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硬闯大营救人(下)
    董文炳亦未有下令放箭,他想将剩余两人引诱现身,一举擒住。

    就在此时,一个鬼魅般的声音向众人传来,

    “快放了那些人!”弓羽队外围有一人押着一位蒙古妇人朝着众人喊道,

    刘秉忠与董文炳等人即刻将视线转移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但见那名蒙古妇人正是忽必烈的爱妻察必,不禁神色大惊。

    忽必烈在众人的簇拥下挤到前方,看到正是自己的爱妻被人挟持,立时紧张起来,“快放了她。”忽必烈冲挟持察必之人大声喊道,

    鬼脸老怪见到那人正是南罗星,不禁露出欣喜之色,竺韵诗与刀陀亦是心下暗喜。

    而箫琶圣手丽琦丝和尚门赛罗二人则仍旧不敢现身,唯恐忽必烈不受南罗星要挟,以致局面更糟。

    南罗星以三指夹着察必脖子,故而,察必说不出话来,南罗星对忽必烈喊道:“快把法赤大王交出来,让你的人退开一条路,不然我就捏碎你夫人的喉咙。”

    忽必烈失声交道:“夫人,夫人。”

    刘秉忠对南罗星喊道:“你只能选择救出阿台或者这些人,你自己选。”刘秉忠指着竺韵诗、鬼脸老怪与刀陀等三人说道,

    南罗星不禁大怒道:“我要你们将所有人放了,不然我就捏死她。”说着便将察必的喉咙捏得更紧。

    察必是忽必烈的爱妻,而阿里不哥深知这一点,他知道察必是忽必烈的软肋,而当派出鬼脸老怪等人后,他冷静一番便知道自己犯了大错,既然忽必烈有意将阿台抓走,自然也会知道我会派人来救,定会设下圈套,想到此,他便急忙找到聚贤阁的南罗星,南罗星知悉情况后,问及阿里不哥忽必烈的软肋,阿里不哥思度一番后,终于想起了察必,南罗星心中便有了主意,拿到察必的画像后,他便立即辞别阿里不哥,前去追鬼脸老怪等人,只可惜,日夜兼程亦还是没有追上。

    忽必烈眼见爱妻受南罗星折磨,立即答应道:“好,只要你放了察必,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刘秉忠和董文炳劝道:“大王,好不容易将这帮刺客围捕,怎可轻易放过。”

    忽必烈心中只顾念察必,他知道刺客放走了还有机会再抓回来,可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若是出了意外,却是永远也回不来了,自己也可能终生后悔,故而毅然决然地回复刘秉忠和董文炳道:“望你们体谅我的一番深情,本王已经决定,还望两位将军不要阻挠。”

    刘秉忠和董文炳见忽必烈心意已决,便也不再劝告。

    察必深情地望着忽必烈,对忽必烈不顾一切地救自己而感动,却也因为自己耽搁了忽必烈大事而内疚。

    “好,叫你的人即刻让开一条路。”南罗星叫唤道,

    忽必烈便朝手下之人做了一个手势,底下的人随即让开了一条道路,竺韵诗和刀陀便小心翼翼沿着那条让开的通道走出,退到南罗星的身后。

    竺韵诗悄声对南罗星说道:“幸亏你赶来了!”

    南罗星亦轻声回复竺韵诗道:“现在不是感激的时候,退出去再说。”

    “把鬼脸老怪和法赤大王放了!”南罗星复又叫唤道,

    忽必烈思度片刻,继而大声回道:“若是我放了你要的人,你不放了察必怎么办,本王不信你。”

    南罗星便应承道:“好!叫你的人退到另一边,我们各自退开一百米,将各自想要的人绑住,扶到马上,一齐放人,如何?”

    忽必烈觉着此计甚妥,便要答应,却被刘秉忠拦住,忽必烈知道定是刘秉忠有了其它主意,便没有立即应承,刘秉忠大声对南罗星说道:

    “不妥,我们这边释放两个人,而你们这边只是释放一人,除非,你们也再派一人绑住身子,亦扶到马上,立于两方正中,待两方之人过了那立于正中之人,那么我们也可以确信你们的诚意,而你们那立于中间之人也可安全脱身,我们也会有所保障,如何?”

    南罗星并不乐意,“不行”他大声回复道,

    “那就没商量,那我们只能留下这两人了。”刘秉忠亦刚硬地回道,

    南罗星又捏着察必的脖子要挟忽必烈道:“漠南王,你心爱的女人难道你不要她了吗?”

    忽必烈一阵心痛,便要妥协,又被刘秉忠拦住,他向忽必烈会意了一个眼神。

    “我相信,你不敢对我们王爷夫人怎么样,倒不如开诚布公,老老实实将人质交换做好。”刘秉忠坦言道,他摸准了南罗星的心理,知道南罗星必是奉了阿里不哥严苛的命令,务必救回阿台。

    南罗星知道刘秉忠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却也无奈,便只好同竺韵诗商量,让竺韵诗立于两方正中,竺韵诗也并无异议。

    “好!我答应你们。”

    继而丽琦丝和尚门赛罗便牵着几匹快马现身,来到南罗星身后,丽琦丝替竺韵诗绑上绳子,打了个活结,并轻声提醒竺韵诗见机行事。

    刘秉忠自然知道对方打的主意,故而告诫南罗星要检查竺韵诗的绳结。

    丽琦丝无奈,复又将活结改为了死结,并将竺韵诗转过身,让刘秉忠检查了下绳结。

    待绑住竺韵诗,丽琦丝复又将察必绑上,与刀陀一道将竺韵诗与察必扶上马背,而忽必烈亦命人将阿台和鬼脸老怪绑上,扶上了马背。

    依着约定,竺韵诗驾马停在两方正中,在弓羽队射程之内。

    随即,忽必烈喊道:“我们一齐放人。”

    话音刚落,双方便立刻放开马匹。

    双方的马儿一步一步朝对向走去,每走一步都牵动着众人的神经。

    好不容易挨到竺韵诗所停中间位置,哪里便是中间地带,是交换人质最为关键的地带,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唯恐对方耍诈。

    待双方的人离对向只有二十多米远之时,鬼脸老怪与阿台忽而加快了脚步,亦在此时,竺韵诗亦灵活伏于马背,调转马头往南罗星而去。

    刘秉忠当即命令弓羽队放箭,无数的箭矢朝竺韵诗而去。

    鬼脸老怪等人在射程之外,亦管不得竺韵诗了,南罗星与箫琶圣手亦立即跳上马背,疾纵马离去。

    忽必烈的骑兵亦马上骑马追赶。

    竺韵诗身子被绑住,为了躲避箭雨,身体失去平衡,跌落马下,被弯刀营的人冲上来生擒。

    忽必烈见到察必,立时抱住察必,急切问道:“夫人,你有没受伤?”

    察必自责地回道:“妾身坏了大王大事,有罪!”

    “夫人莫要说此种话,快告诉本王,你有没有事?”忽必烈并无责怪之意,满脸关切呵护。

    察必回道:“大王,妾身没事!”

    忽必烈见察必确实无事,这才放心多了,随即叫人带上察必的侍女,一番苛责后,一气之下便要杀了这些不中用的侍女,却被察必拦住道,

    “大王不可,此事也不怪他们,求大王放过他们。”

    忽必烈冷静细想,倒觉着此事也不完全怪罪这些侍女,就连自己也疏忽了察必的个人安危,不禁有些自责,便免去了对这些侍女的处罚,嘱托他们将察必带下去,好生照看。

    继而,又命董文炳安排一支亲王卫队专门守护察必安危,董文炳随即领命调拨一支队伍随同察必一同离开。

    士兵将生擒的竺韵诗带了过来,问忽必烈道:“大王,这名刺客该如何处置?”

    忽必烈想着留下此女定有大用,便命人将其暂时关在地牢,重兵看护。

    南罗星带着鬼脸老怪等人奋力纵马逃走,箫琶圣手与刀陀留下断后,经过一番缠斗,几人还是安然撤离。

    忽必烈回到房间后生气至极,骂道:“岂有此理,他们竟公然来军营劫人,聚贤阁还真不把我的大营看在眼里,哼!”

    董文炳劝慰道:“大王莫气,我们定会加强防卫,确保大王的安全。”

    刘秉忠也附和道:“我和思巴也定会全力保护大王。”

    忽必烈叹气道:“总不能一直让你们守护在我身边,得必须想个法子除掉聚贤阁的这帮高手,不然,本王时刻如临大敌,不得安宁。”

    刘秉忠在心底暗自分析了一番,继而说道:“经此一战,他们也知道大王身边有高手护驾,也知道我们有所防备,近期必不会再行刺杀,只是,要想除掉这些高手,恐非易事,需要从长计议,此番我们若不是事先有所准备,恐怕难得占据上风。”

    思巴亦附和道:“我也赞同刘将军所言,此事需要仔细斟酌谋划,时下还是应该着力于严密防护。”

    忽必烈余怒未消,可是时下也并无他法,心中更为忧心的是那四大尊者之事,此番那些刺客失利,阿里不哥难保不会逼急了动用四大尊者,看来还需尽快拟定防身之策才是,便命刘秉忠加紧制定一套缜密的防卫体系。

    刘秉忠领命后离去,其余人皆依次退离。

    喧闹动荡一时的燕京大营,即刻又恢复了宁静,只余一弯冷月高冷悬于天际,铺洒一地清辉,今日未下雪,燕京上空也格外地澄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