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物仍是人已非
    仙婕受了重伤,自知需要找寻一个静谧隐蔽的场所疗伤,以图来日再行报仇。√

    思来想去,便趁着夜色往仙女林而去。

    行行复行行,仙婕白天不敢露面,昼伏夜行躲避追踪,连续行了几夜,待至仙女林外小镇时已经快要天亮。

    仙婕虽然受了重伤,可是,想到马上就要回到仙女林,想到这个曾留给自己美好回忆,曾在美人谷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近在咫尺,心中难免一时激动,便赶紧加快了脚步,纵身飞起,想趁着天亮之前赶到仙女林看一看那里的日出。

    借着暗白的微光,仙婕翻过几道山梁,终于来到了仙女林,太阳亦刚刚从仙女林背后的大山缓缓升起。

    那金黄的光芒霎时射入整片仙女林,本是进入深秋的萧凉树木,在温暖的熙光之下,又焕满了活力,给人温暖之感。

    仙婕闭上眼睛,伸开双手,静静地感受着身边的一切,微风吹拂着自己两鬓长,她感觉阳光正在轻抚她的身体,凉风亦在触摸她的肌肤,她能够感觉到仙女林的静谧,能够感觉到仙女林的惬意,更能感觉到仙女林带给自己的安全。

    在这里,没有世外的喧嚣嘈杂,在这里,没有世外的人心险恶,也只有在这里,她才能真正感受到世界的美好,才能感受到,自己还真真切切地活着,而不是在世外那般浑浑噩噩。

    仙婕自由地旋转,衣裙亦伴着节奏旋飞开来,好不优美,最近,她太累了,好久没有沉下心去享受大自然的安静,如今,重归仙女林,难过也好,伤痛也罢,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只想好好地开怀一把。

    待转得晕了,仙婕便随心地躺在地上,双手尽力摊开,贴着这块熟悉的大地,她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儿时,这里是她成长的地方,是自己的摇篮,她手指触摸着地上的一丝丝泥土,就像婴儿触摸自己伏躺的摇篮那般。

    睁开双眼,天高云淡,温和的阳光充盈视野,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

    只是,这样的场景似乎又勾起了她与宗正的往日回忆,曾经无数个日子,自己和正哥哥就是这样惬意地躺在仙草林的草丛中,看着天上飘过的白云,想着想着,方才的轻松惬意瞬间不再,她忘不了,她时刻都记挂着正哥哥,她的梦里,她的记忆里,无一没有正哥哥的影子。

    仙婕再也不能静下心来,她立时又紧张地站起身,两眼婆娑地往无名洞的方向而去,形单影只,好不可怜。

    身边的树木百叶凋零,枯叶随风飘飞,飞至脚边,勾起无尽感伤。

    一草一木仍旧,却是人已非。

    离无名洞越近,仙婕便越不敢靠近,倒不是‘近乡情更怯’的原因,而是,她不敢看到无名洞里的一切,因为,那里的一切都只会勾起自己无尽的回忆,若是自己与正哥哥一同返回无名洞,那些回忆只会是甜蜜的,而如今,孤身一人返回,那些勾起的回忆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

    但是,她很清楚,她必须面对这样的现实,而自己唯一活下去的动力便是无尽的等待以及报仇,所以,无论前路多坎坷,心境多么凄苦,自己也需要忍耐。

    来至无名洞前,仙婕驻足凝望,看着洞前蔓延的枯草萎藤,不禁眼里涌动着一颗热泪。

    神狼天性灵敏,它似乎听到了仙婕的脚步声,它激动地从无名洞窜了出来,摇动着尾巴,直直朝仙婕而去。

    仙婕见到神狼,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情思,眼中滚动的热泪瞬间滑落,她伏身抱住神狼,将脸静静地贴在神狼的头上。

    神狼似乎明白了仙婕的心境,竟也不挣扎,而是静静地陪着自己的女主人一起忧伤,或许,当它看到仙婕一人回来之时,当它看到女主人黯然神伤之时,便已经明白了仙婕的心境。

    “神狼,他没有回来,他,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仙婕哭呛道,

    神狼听到此语,竟莫名地挣开仙婕,对着尹城的方向,上窜下跳。

    仙婕安慰道:“我知道,你也想念他,可是,他真的可能回不来了!”

    仙婕道完,岂知,神狼竟然摇了摇头,颇有人的灵性。

    仙婕似乎看懂了神狼的意思,好似神狼在暗示些什么,想着神狼乃是有灵性的动物,或许,它能告诉自己些什么,仙婕复又问神狼道,

    “你是说,他还活着吗?”

    那神狼上下点头回应。

    仙婕看到神狼点头,内心有种莫名的激动,‘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正哥哥,正哥哥不会轻易丢下我的。”仙婕颤抖着说道,一股活下去的冲动复又燃起。

    一阵激动过后,仙婕拂开无名洞前的蔓草,此刻,她的心情好多了,至少她愿意相信神狼,愿意相信自己心爱的正哥哥还活着。

    仙婕走入无名洞,神狼紧跟在仙婕身后,进入无名洞,点燃石壁两侧的蜡烛,借着烛光,洞室内的陈设渐渐明亮起来。

    睹物难免思人,看着眼前的石床,仙婕想起,曾经无数个日夜,自己和正哥哥一起睡在这石床,互诉心事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却不堪回,这种心情备受煎熬折磨,好不难受,却又令人不得不去想,不去念。

    收拾一番洞室,仙婕复又来到另一侧的石室,在返回仙女林的路上,她便想起那柄水冰剑,在与悲愤的激斗中,她因为手中钝剑吃了大亏,这让她不禁想起了仙女林中的那把水冰剑,正哥哥取走了火炎剑,而水冰剑却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宝剑若无用武之地,比之钝剑无可两样。

    之前,仙婕不愿拾起那柄剑,那是因为当时的她未经世事,年纪尚浅,自以为不喜杀戮,就不会有杀戮,岂知到了外面的世界,杀戮却时刻存在,此番为了给正哥哥报仇,她便也就有了拿起那柄剑的勇气,有了拿起那柄剑的**。

    她打开那沉睡已旧的木箱,从箱子里取出那柄水冰剑,透着烛光,缓缓抽出剑,那道冰冷的寒光闪过仙婕的双眼,她能够感受到这柄剑的杀气。

    “有了这柄剑,相信,使起‘破剑一十八式’定然威力大增,只可惜,现在我受了重伤,不然定要好好演练一番。”

    想着想着,仙婕便又急地将半露的剑插回剑鞘,放回了木箱,“还是赶紧疗伤为要。”仙婕暗思道,

    两壁烛火映照出石壁上的人形图,这些图案勾起了往日自己与正哥哥一同修习武功,一起练剑的日子,那段日子是如何地快活逍遥,在美人谷时,每当想起,都会有一种恬淡的幸福。

    一段段文字,一个个人形图案,似乎都在扣紧着仙婕的心弦,忽而,仙婕的视线落在了合剑的视图上,她忽而想起了合剑招式里的纲要,也记起了当日与正哥哥提到要修炼合剑,而正哥哥不允的情形,那时她还不明白,如今过了近一年,在外经历了与正哥哥的生离死别,她似乎明白了正哥哥往日不愿练这剑的心思。

    初次回故地,总有一种想要重游的冲动,仙婕看完石壁上的人形图案后,她便不想待在石室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没有正哥哥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都只会是煎熬,尤其是这石室,它最是令人睹物思人的地方,故而,仙婕很快便领着神狼到了仙女潭。

    看着白色的瀑布,听着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仙婕感到自己暂时可以沉浸其中,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了,流水不似夏日般湍急,少了点急湍的过分喧闹,倒贴合仙婕此刻的心境。

    那道悬于两树之间的秋千,如今已经半斜着,却不知何时正哥哥才能够回来修理,何时才能继续往日荡秋千的欢愉,曾记得,每一次自己不开心了,正哥哥便会拉着自己坐在那秋千上,他悠扬地荡着秋千,我惬意地享受着飘荡的感觉。

    如今,仙女潭依旧,那秋千也依旧,只不过,人已经不在,在此的人却已经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的天真少女,多了愁绪,多了离苦,多了思念,更多了世外的浊心。

    仙婕不曾为自己的外出而后悔,令她最后悔的是,在与正哥哥重逢后,没有与他一起出去美人谷,一同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以致于让他一人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

    在外游离近一年,也让她看清了外面的世道,伏身捧起一抔冷水,那冰冷的水剧烈地刺激着仙婕的神经,她不能想象正哥哥每日饱受冰豆寒毒之苦的样子,更不能想象他一人受了重伤如何艰难挨过的日子。

    一声啼鸣,水面略过一对巨大的白影,仙婕立时激动地望着头顶天空,没错,正是那日救下的两只白雕,没想到它们也是如此恋家的雕儿,竟然还是飞回来了。

    暂时与雕儿的欢愉让仙婕忍不住朝天上自由自在盘旋的两只白雕激动地招手欢呼。

    那白雕似若见到了仙婕,缓缓盘旋落地,仙婕凑上白雕之前,神狼满怀敌意,却被仙婕喝住:“神狼,它们是我的好朋友。”

    神狼最通人性,便默不作声地待在远处,静卧着看着仙婕,颇为乖顺。

    两只白雕欢喜地跳跃着,对于雄白雕而言,仙婕既是故人,也是恩人,这种通人性的鸟禽,自然对仙婕有着别样的忠诚。

    忽而,仙婕从袖中拿出了从美人谷带出的一枚短笛,当着两只白雕,当着远处的神狼吹奏一曲,天籁之音漫漾山林,一时间,整座山林没有了箫凉,没有了肃杀的失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