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零七章 美少女遇老僧(下)
仙婕脸上一阵晕红,望着悲哀问道:“大师猜到什么了?”

    悲哀并未直言两人关系,自与仙婕交手,心中本就好奇,当见到宗正的画像后,对于仙婕和宗正的关系,悲哀心中便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自宗正被当成了武林公敌之后,悲哀一直隐于深处,誓要找到武林结怨真相的他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宗正的身上,随后也暗暗跟踪过宗正,只可惜看到的皆是宗正为蒙古人效力的一面,只是悲哀对于宗正的为人深信不疑,加上悲哀一直隐身局外,对所有事情看得较为通透,不似不明真相的武林人士那般看不到当中繁多的疑点。

    也因此,悲哀一直未敢对宗正是否是背后主使下确切定论,那日崖下一战,悲哀一直躲在暗处,亲眼见着各大派高手与宗正对阵,也亲眼见识了宗正使出少林、万象派及宗剑派的精深武功,而他所使的少**功也并不是当初自己教他的那套,故而,悲哀便如同所有人那般对宗正不自觉地形成了偏见。

    可是,当宗正被打得重伤之际,他最后那声质问不禁又激起了悲哀的疑惑,一个人在临死前是没有必要再掩饰什么的了,可是宗正那声‘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却又分明说明他也不知情,之前的对质,悲哀也确实感觉到当中的疑点太多,而且,他知道武林各派口中所言的中山八狼并不是宗正的师父。

    原来,悲哀自从发现丢失了那本无字真经书后,便折回寻找宗正,那时武林中人还未将宗正当成武林公敌,悲哀的怨屈自然也未昭雪,故而,悲哀不敢公开抛头露面地寻找宗正,便是一路暗中打探着,他就如同一个隐形人,自宗正出得美人谷后不久,在孙承印盯上了宗正之后,悲哀便有了宗正的踪迹,只是那时宗正已经成了武林公敌,悲哀对于宗正亦心有疑惑,便未出面与宗正相认,他想一直躲在暗处查明真相,后来在岳州,悲哀亲眼见到宗正背后竟然有中山八狼等人物出手相帮,从老大等四人与有涯和孙承印的对局来看,悲哀觉着中山八狼的功夫自成一家,刚烈中带着几分邪毒,与宗正的武功路数完全不一致,在功力上与宗正不相上下,决计不可能是宗正的师父。

    只是,那日盘古峰下,悲哀虽有疑惑,却不敢挺身而出,指出当中的疑点,并就中山八狼一事当着众人为宗正澄清,因为,他有自己的顾虑,他本以为众人会为了揪出宗正的师父而不会伤害宗正的性命,却不想众人急切围攻之下竟然会出手如此之重,以致于将宗正打成重伤。

    悲哀想起近日与宗正有关的种种事情,看着仙婕,问道,

    “姑娘可是寻找画像中人?”

    仙婕见悲哀有意问起,想着或许他可能知道正哥哥下落,便急忙问道:“大师,你是不是知道他在哪?”

    悲哀神色黯淡下来,“我说出来,姑娘可不要伤心。”悲哀说话间,语气有些伤感。

    仙婕早就有所准备,她早就下定决心,只要不是确定正哥哥已经死了,她便要誓死找到他,无论天涯海角,故而,仙婕并未有过多的紧张,而是坦然说道,

    “大师请说,我受得住!”

    听到仙婕此言,看着仙婕淡然的神态,悲哀看得出仙婕早就有所心理准备,便对仙婕说道:“你要找的那个人,前几日在盘古群峰的崖下被众多武林高手围攻,被打成重伤,后来被一匹马驮进了盘古群峰,生死未知。”

    “果然如此。”仙婕说话的口气虽然并未表现出内心的沉痛,然眼睛却已经微微有些湿润。

    悲哀见仙婕并未过于悲痛,便也没有过多安慰,忽而想起事关宗正清白的要事,便开口询问仙婕道,

    “姑娘年纪轻轻,但是功力却颇为深厚,不知姑娘师承何处?”

    仙婕疑惑地望着悲哀,“师父?我没有师父。”

    悲哀复又问道:“那姑娘一身武功却是从何而来?你分明会万象派和宗剑派的功夫。”

    仙婕正欲开口解释,将上官前辈和欧阳前辈之事细说,话到嘴边忽而又停住,心下暗想道:“既然这位大师与正哥哥相识,却为何不知道此事,难道是正哥哥刻意隐瞒,我是否该告诉他呢?”

    仙婕正在犹豫之际,悲哀复又说道:“姑娘快将实情告知老衲,此事关乎宗正清白。”

    仙婕愈加困惑,茫然望着悲哀,“清白?大师所言何意?”

    悲哀回道:“你可知道,宗正就是因为兼具各大派武功绝学才遭到各大派高手围攻的。”

    “这是为什么?”仙婕关切地问道,对于宗正被各大派高手围攻一事,仙婕本就困惑,悲哀提到原因,仙婕大为不明。

    悲哀解释道:“前些年,各大派中陆续有人被各派的绝学所杀,武林因此相互结下冤仇,而宗正却恰巧兼会诸多门派的武功绝学,故而,各大派便将这笔账记到了宗正头上。”

    “岂有此理,难道就因为一个人兼具诸多门派的武功绝学,就要被认定是引起武林仇怨的罪魁祸首?如此也太荒谬了吧!”仙婕有些愤慨。

    “不光如此,宗正还私下与蒙古人勾结,救下蒙古漠南王在先,打死丐帮之人在后,桩桩件件,却是铁证如山,联想起他又会诸多门派的上乘武功,怎能不让武林中人相信当年挑起武林恩怨的就是他呢?”悲哀复又指出宗正遭到围攻的深层次原因。

    仙婕听后,一颗滚烫的热泪滑落脸颊,她很清楚,正哥哥之所以救下蒙古漠南王,之所以被众人误会与蒙古人有所勾结,那都是因为自己,若不是自己中了香毒,受到美人谷的挟制,正哥哥又岂会被逼无奈地去做有违本心之事,又岂会替蒙古人做事,想到此,仙婕自责不已,她觉着正哥哥是因为自己才遭此大祸。

    悲哀有些纳闷,说到宗正受了重伤,生死未卜,眼前姑娘尚且坦然,可是,为何提到宗正遭到各门派围攻的原因,她却悲伤地哭起来了呢?

    “都是我害的,都是因为我,正哥哥,是仙儿对不起你!”仙婕情绪有些激动,不禁哭喊起来。

    悲哀见眼前姑娘哭喊起来,不禁有些尴尬,只好双手合起,闭上眼睛,口中念道:“阿弥陀佛。”

    “大师可知,当日围攻我正哥哥都有谁?我正哥哥若是活着便好,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必会不顾一切杀死他们,为我正哥哥报仇。”仙婕一阵哭喊后,转而平静下来,她已下定决心,若是正哥哥真的被打死了,她便无心留于世上独活,可是,正哥哥却是被冤死的,决不能就这样放过那些害死正哥哥的凶手。

    悲哀听到此话,立时睁开双眼,看着仙婕悲伤复而转为怨怒的神色,心知不好,便劝抚仙婕道,

    “姑娘,你先冷静下来,我想此事定是有所误会,方才我问起姑娘师承何处,便是要为宗正证明清白,可否告诉我,你所学万象派和宗剑派的武功究竟是怎么回事?”

    仙婕忽而发狂般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告诉了你又怎么样?我正哥哥已经被打成重伤,生死未卜,告诉了你,就能还我一个完好的正哥哥吗?”仙婕此话大含饱受怨屈的愤怒,更有对自己的自责。

    悲哀听到仙婕的反问,自知对不起宗正,一脸愧色,透过仙婕的话语,悲哀似乎能够感觉到宗正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而打开误会的关键便是眼前这位姑娘。

    “大师只需告诉我,当日打伤我正哥哥的究竟有谁?”

    悲哀神色凝重,口中念道:“阿弥陀佛,冤冤相报何时了,老衲是不会告诉你的。”

    仙婕转而冷冷地望着悲哀,似乎带着莫大的失望,

    “正哥哥将悲哀大师视为朋友,然而,正哥哥蒙受不白之冤,大师却不肯告知打伤正哥哥之人,大师可对得起他?”夹杂着对宗正的自责和对宗正蒙受怨屈的不平,仙婕不禁厉声质问悲哀道,

    “既然蒙受不白之冤,姑娘就更应该告知老衲真相。”悲哀急切地说道,很是希望仙婕能够将真相告知。

    仙婕向后退了几步,冰冷的脸已经没有了表情。

    “好,既然大师不愿说,那我就自己打听,待我前去盘古峰寻找正哥哥,若是他死了,我定会为他报仇。”说完便飞身离开了,消失在茫茫山林中。

    悲哀未有追赶,心下很是不安,盘古群峰是个天然的迷宫,若是这位姑娘贸然进去寻找,恐怕只会身陷其中,欲找宗正不得反会搭上自己性命,想到此,悲哀便准备再次去趟盘古峰崖下。

    仙婕幼时随同其母逃命盘古群峰,自然知道盘古群峰的厉害,上次能够逃脱也全凭运气,可是此番,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她的脑海满是正哥哥的影子,既然生死未卜,就意味着有一丝存活希望,既然有一丝希望,仙婕便会不顾一切地去抓住,哪怕是赔上自己的性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