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零六章 美少女遇老僧(上)
仙婕自乘风御雕逃出美人谷后,一心挂念宗正,便直往谷主所言的尹城而去。她知道尹城乃是自己的故乡,可是,此刻她无心往旧宅一看,只想尽快赶往盘古群峰,她的脑海里只有正哥哥。

    一路打听,一路前行,路上之人皆为仙婕的美貌吸引,仙婕也因此很快将自己的行踪暴露于美人谷的密探之前。

    行得一日,仙婕来到一个热闹繁华的小镇,小镇上聚集了一大片人,乌泱泱的人群让仙婕有些不自在,从密集的人流中穿行,不知不觉间,摩肩接踵的人流给仙婕让开了一条专属之路,这些人立于道路两旁,女人们呆呆地看着仙婕,投来艳羡的目光,男人们则痴痴地望着仙婕,不时传来称赞之音,有的说:“好美啊!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有的则直接称道:“实乃仙女下凡。”

    仙婕就这样一路走着,白色的衣裙裹挟着浓厚的体香,所行过之路,皆是惊羡享受的目光,看着如此清丽美女,嗅着如此芬芳醇香,任谁也不能视而不见,有些好色的男子竟然一直跟在仙婕之后,一路尾随。

    看着道路两旁之人齐刷刷地朝自己看来,仙婕有些不适应,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这样看着自己,更不知道背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子跟着自己,一贯喜欢清静的她受不了嘈杂的声音,更受不了他们如此看自己的眼神,于是,仙婕便提气纵身飞上街路边的楼顶,飘飞的衣裙扬空灵荡,众人看到仙倢飞身上楼的优美身姿,伴着飘飞的衣服,都惊诧不已,皆在心底将仙婕当成仙女般的人物,莫不在心底赞叹。

    仙婕站于楼顶,望着底下的人,他们皆仰着头看着自己,仙婕从他们的眼神看到了自己内心的害怕,一如她初次走出仙女林那般,于是,便回转头,只一个飞身便不见了踪影,喧闹的街市只余一众舛集的人群和刺耳的嘈杂。

    仙婕自此不敢再往热闹的地方而去,一路皆选择山林小道而行。

    美人谷的眼线本来一路跟随着仙婕,自仙婕从闹市突然飞身离开后,那些尾随着的眼线便失去了仙婕的踪迹,加之仙婕不再往大路而去,故而,这些人一时半会便失去了仙婕的踪迹。

    仙婕沿着小径来到山林之中,她心中惶恐不已,待走进山林之中,呼吸着山中清爽的空气,看着眼前密集的树木,幽深寂静的环境让她逐渐平静下来。

    一呼一吸间,仙婕隐隐闻到一股肉香味,循着香味而去,仙婕躲在一棵大树后,远远便看见一位老和尚正在烤肉,此人正是悲哀大师。

    悲哀听到有人朝自己而来,便大声说道:“谁啊?出来。”

    仙婕便踱步上前,悲哀见是一位清新靓丽的女子便惊异道:“哪里来的俊俏姑娘,长得可真漂亮。”

    悲哀素来没个正经,见到靓丽的女子自然也是口不由心,随意而说。

    仙婕见眼前这位来和尚竟然出言不逊,不似出家人该有的谈吐,便心生一层警惕,心中估摸着,眼前的这个和尚可能不是个正经的好和尚,便要转身离去。

    “哎!姑娘别走啊!”悲哀见仙婕要转身离去,便一个飞身上前,拦住仙婕的去路。

    仙婕一时紧张起来,“你想怎样?”仙婕厉声问道,

    悲哀是个不正经之人,见仙婕油然对自己生了一层畏惧,眼睛一转,忽而想到一个主意,既然眼前这位姑娘认定自己是个坏和尚,那不如就演个坏和尚给她瞧瞧,反正这些日子过得很无趣,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漂亮的小丫头,逗逗这个小丫头也是蛮开心,悲哀肚子里的坏水不停地在翻涌,以致于他不自觉地想到了些好笑的事情,情不自禁地在脸上泛起微微坏笑。

    仙婕看着悲哀一脸隐隐的坏笑,便是全身警惕,忽而转过另一边又要离去。

    悲哀又是一个翻身,跃然仙婕之前,这次,悲哀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客气,而是直接抓住仙婕的衣袖,口中放肆地说道,

    “小姑娘长得水灵水灵的,让我这个老和尚看得好不动心哦!”说着便要用手抚摸仙婕的下巴。

    仙婕见眼前的和尚言辞轻薄,举止更是轻浮,便认定悲哀是个十足地坏和尚,便想着出手教训悲哀一番。

    未及悲哀触碰到仙婕的下巴,仙婕便一掌朝悲哀胸口击去。

    悲哀想着如此弱不禁风,文雅谦和地姑娘,怎会有武功,便丝毫没有避让。

    仙婕一掌打在悲哀胸口,悲哀立时感觉胸口一阵疼痛,退开了几步,心下大惊,想不到这小姑娘竟然会武功,着实看不出来,功力竟还不弱。

    仙婕并未想取人性命,只想教训教训悲哀,故而,出掌亦只是带着两三层功力,不敢太狠。

    悲哀是个习武之人,武功造诣也不弱,自然感受到了仙婕的厉害,他好奇地望着仙婕,随后装作不服气地样子再次出手,想要试试仙婕的武功深浅。

    仙婕毫不示弱,遂与悲哀打斗在一起,悲哀只想跟仙婕开个玩笑,试试仙婕武功深浅,故而,出手的功力也是由浅至深,收缩有道。

    交手几个回合后,悲哀大为诧异,此女所用的武功竟是万象派的武功,万象派虽有收女徒的规矩,可是像仙婕这般功力深厚的女徒,自己从未听闻,想着便加了几层功力。

    仙婕见悲哀越来越厉害,便顺手拾了个树枝,直接使出总监剑术中的狠剑路数。

    悲哀与步听后交过手,也识得宗剑派的剑术,他见仙婕使完万象派的功夫,忽而又使起宗剑派的剑术,一脸惊诧,此女究竟是何来头,竟然又会宗剑派的剑术,宗剑派从来不收女弟子,却不知她师承何处。

    两人打斗之际,仙婕身上忽而掉下一幅画卷,悲哀抢先一步抢夺在手上,仙婕正要出手取回,悲哀飞身退开三丈,顺手解开画卷,待画卷舒展开,悲哀见到画像中人,神色大惊道,

    “怎么是他?”

    仙婕听到悲哀此话,立时疑问道:“你认得画像中人?”

    悲哀说道:“当然认得,就在几个月前,我们还在一起呢!”

    仙婕对悲哀没有好印象,望着悲哀似若严肃却又不正经的样子,觉着有诈,先前的喜悦之情忽而又变得凝蹙,便对悲哀说道,

    “大师既然识得此人,可否说说此人性情如何?”

    悲哀知道仙婕此话背后的暗意,也心知自己先前的胡闹已经在这位姑娘心底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有此警惕之心,也实属正常,便一本正经,异常严肃认真地回复道,

    “此人很有正义感,爱打抱不平,也很讲义气,颇有智慧头脑,是个可塑之才。”

    仙婕听此,便知道眼前这位和尚倒是确实与正哥哥相识,只不过,怎可知他就是正哥哥的朋友呢?不禁还是心有警惕戒备。

    “不知大师如何称呼?”仙婕转而客气地询问道,

    悲哀并未打哑谜,而是双手合起,颇为坦然真挚地说道:“老衲法名悲哀。”

    “悲哀,”仙婕听到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些什么,只那一瞬间便记起了与正哥哥在美人谷相逢的那夜,正哥哥讲述了自己在外的游历,特意提到了悲哀,故而,仙婕脑海里对悲哀大师印象算较为深刻,便一下子记起了悲哀的名字,不禁指着悲哀失声道:“哦!你就是正哥哥说的那个不正经的老和尚。”

    仙婕先前的警惕瞬间放下,转而对悲哀报以友好客气地态度。

    悲哀听后立时耷拉着脸,撅着嘴,很不开心,“他就是这样说我的?岂有此理,我哪里不正经了!”悲哀很不爽地说道,

    仙婕看到悲哀可爱的一面,忽而觉着眼前的老和尚还真是和正哥哥所说的一模一样,活脱脱一个老顽童。

    “大师哪里正经了?明明一个出家人,却对我一个小女子言语轻薄,举止还如此轻浮,更是出手无缘无故地欺负我一个小女子。”仙婕替正哥哥辩解道,亦是带着自己对悲哀方才举止的几分苛责和抱怨。

    悲哀忽而轻笑了一下,捋着胡须说道:“呵呵,刚才,刚才是闹着玩的嘛!已经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说话了,好不容易见着你一个小姑娘,你二话不说便要走,岂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那我自然要教训教训嘛!”

    “那大师还要再教训教训吗?”仙婕反讥道,

    悲哀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不了!我哪里教训得了你啊?”脸上一阵惭愧,说着便将画卷递回给仙婕,忽而又问道,

    “不知道姑娘和画像中人是什么关系?”

    仙婕支支吾吾道:“我们,我们,我们一起长大,我们是,是,”仙婕一时不知以何身份应答,若是夫妻,却也在美人谷行过夫妻之礼,可是,却也不是真正的夫妻,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悲哀见仙婕吞吞吐吐的样子便直说道:“哎呀,算了,老和尚我已经猜到了。”

    仙婕脸上一阵晕红,望着悲哀问道:“大师猜到什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