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一百零一章 病痛缠身之苦
溪洁问起宗正身上所受元极掌出自何人。

    宗正一脸惶惑,“元极掌?什么元极掌?我不知道。”

    “你当真不知道?”溪洁望着宗正,复又反问了一句。

    宗正摇了摇头,“确实不知,我只记得,当日有许多人围攻我,至于我身上究竟中了什么掌,我浑然不知。”

    溪洁听完宗正所言,便解释道,

    “你身上所受之伤旁的我不知道,但是这元极掌确是出自我师父的元极功,若非你功力深厚,另有化功缕衣在身,恐怕你早已没命了。”

    宗正疑惑道:“你怎知我身上有化功缕衣?”

    溪洁回道:“那日,我替你疗伤之时,掌间不时有寒气反冲,正是化功缕衣化功之效,师父他老人家曾经跟我提到过此衣,他说,化功缕衣虽有减轻伤害之效,却也有阻碍运功疗伤之弊,那日见你性命垂危,我便顾不得许多,替你解掉了化功缕衣。”

    宗正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化功缕衣确实已经不在身上了,既然是洁姑娘去了自己的化功缕衣为自己运功疗伤的,如此岂不有损溪姑娘清白,宗正想到此不禁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问道:“我身上的化功缕衣是你......?”

    溪洁并未有显现出普通女子的羞涩,亦没有尴尬的心理,于她而言,自小在深山之处成长,对于礼仪教化看得过于平淡,也疏于此方面的管教,故而并无男女授受不亲的想法,依旧平淡地回道:“那日,见你气若游丝,为救你性命,便把你身上的化功缕衣去了,如此方能汇聚全部功力为你疗伤,加之你腹中又有剑伤,不去掉化功缕衣,无法清理伤口。”

    宗正听后立觉溪洁慈善心肠,心中也不由得泛起一丝对溪洁的亏欠,赶忙说道:“洁姑娘大恩,宗正永生永世难忘。”

    溪洁并未对什么恩情有所在乎,而是听到宗正的姓名似乎有所印象,便疑问道:“你叫宗正?”她的眼神莫名地闪过一丝难得的惊讶。

    宗正心中自觉对溪洁有所愧疚,未敢正视溪洁,便没有注意到她方才的眼神,微低着头,想着洁姑娘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便不再掩饰自己的真实姓名,恭谦地解说道:“对,宗族之宗,正直之正。”

    溪洁陷入了一阵回忆,久久未有回音,宗正便稍稍抬起头,望了一眼溪洁,见其两眼呆滞,似乎在沉思些什么,便稍稍大声地呼唤道,“洁姑娘。”

    溪洁从回忆中渐渐拉回现实,

    宗正便询问道:“洁姑娘,你还未回答我,我的伤势究竟如何?”

    溪洁并未有过多的关切,只是据实回复道:“实不相瞒,我只是以内力暂时压住你体内之伤,你的肺腑均皆受到损伤,怕是以后几个月都会时不时疼痛难当,更为紧要的是,你所受内伤汇合了好几种真气,带着半分阴寒,半分阳刚,更具几分邪毒,若是阴阳调和得宜,你便会如现在这般精神抖擞,若是阴阳调和不当,便会如今日巳时那般胸口一阵疼痛,口吐鲜血。”

    宗正听着溪洁所言,暗自细想道:“少林以阳刚著称,这阳刚之气怕是受了那位大师一掌的缘故,而阴寒之气绝非出自万象派,亦非出自宗剑派,难道是那个老道?还有这邪毒之气究竟又出自何处呢?”

    溪洁复又继续说道:“这两日,你一直昏睡,可能不知道,到了子时,你便突然浑身冰冷至极,就算烤着火也无济于事,此等阴寒绝非掌力所为,而你所受之伤又透着几分邪毒,我估摸着,你应该是中过一种极为阴邪的毒。”

    宗正正在思考这邪毒之气的由来,复听溪洁所言,方才意识到自己身中冰豆之事,定是这两日昏迷,未按时服用解药之故,冰豆之寒毒侵入了体内,想到此,便赶紧下意识地翻弄了下袖口,从袖中掏出那瓶解药,打开瓶塞细看,见到只余三两粒解药了,不由得忧容满面。

    溪洁望着宗正紧张的模样,以及手中拿着的药瓶,好奇道,

    “这是什么?”

    宗正解释道:“洁姑娘猜得没错,我身上确实中了一种叫冰豆的毒,每至子时,冰寒之气便会漫袭周身,痛楚难当,我手中拿着的便是压制寒毒的解药,可惜只剩三两粒了。”宗正语气复而低沉,有些惆怅。

    溪洁听到冰豆二字,不由得心中一颤,“冰豆,我好像在师父书房中的一本书册里见到过,待明日去查查看。”

    宗正想到自己那日遭到美人谷暗算,想来谷主定是蓄谋已久,既然谷主早就对自己起了杀心,那么自然也会对仙婕下手,故而,自己决不能在此地久留,延误了救回仙婕的时间,当尽快好起来,赶到美人谷,想到此,宗正不由得心下有些急躁不安。忽而又暗想道,

    “既然洁姑娘知晓自己的伤势,那么也应当知道些许解救之法。”

    宗正随即向溪洁跪下,恳求道:“求洁姑娘救救宗正,宗正身负紧急之事,需尽快出得山外,去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溪洁扶起宗正,回复道:“且不说,我一时没有法子医治你身上之伤,就算医好了,你也出不去。”

    宗正听到溪洁所言,立时更为急切紧张,立即问道:“洁姑娘此话何意?”

    溪洁解释道:“这里是盘古群峰,乃是祖师依照玄门精深的奥理而布局设置的,只有破解了当中的奥理,方能走出这片山林。”

    “难道洁姑娘就没解出当中的奥理?”宗正反问道,

    溪洁摇了摇头,“本门玄门奥理,颇为精深,山水草木,风雨霜雾皆包罗其中,构置衔配,皆暗含精妙,稍有不慎,要么遁入迷局,难得出来,要么直接被伤,性命不保。我一来资慧浅薄,二来,从未想出去,故而至今不得其解。”

    这盘古峰由来已久,早在黄帝之时,‘天帝玄屠’中的玄家便落居于此,玄家师祖命几万人耗费两年方才把盘古峰依着玄门奥理改造而成,随着世代更替,盘古峰万木青葱,山石风化,早已没了当年的斧凿之痕,宛若一个天然的大迷宫。

    玄家致力于玄黄之术,善星相卜算,易卦测命及死生之道,朝代更替,盘古峰内玄家门人凋零,可是,盘古峰终能有人进入继承玄家奥妙精学,自溪洁师父两年前过世,溪洁便成为了最新一代的继承之人。

    宗正听完溪洁所言,一时茫然无措,心中更添几分焦虑。

    “这么说,必须修习你们玄门精妙之术方能出去。”宗正失落地说道,

    溪洁回复道:“诚是如此,不过,玄门之术不传外人,只有本门弟子方才有资格修习。”

    “若是修习,又岂能三两天悟通,眼下我便有紧急之事急需出得山外,这可如何是好?”宗正暗暗想道,不免有些困顿无助,无可奈何,仔细一想,也别无他法,便询问道,

    “若是修习玄门之术,多久方能有所成?”

    溪洁回道:“此事因人而异,愚钝者可能终身只能学得皮毛,聪慧者亦有可能一年半载便可入得门道,大有所成。”

    “那入得玄门可有何要求?”宗正复又询问道,似乎已经别无他法,希望尽力一试,欲拜入玄门之下,尽快修行玄门精妙之术。

    溪洁回道:“本门立有门规,凡入得盘古峰者若愿意遵守本门法旨,皆可拜入玄门之下,成为玄门之徒。”

    “什么法旨?”宗正问道,

    溪洁望着宗正急切的模样,觉着宗正此刻拜入门下极为不冷静,便回复道,

    “此刻法旨于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需要考虑清楚,如今,你太过急躁,极为不冷静,若是以此心态修习玄门之术,怕是只会有弊而无利。”

    宗正听着溪洁所言,亦深觉有理,忽而,神色暗淡,不知该如何是好。

    溪洁复又说道:“其实,你身上的内伤固然严重,但是若能修习我派元极功,便可早日痊愈,只是我派元极功和玄门之术一样皆不适合急躁之人修炼,若是如你这般,怕亦只会徒增弊害。”

    宗正心神不定,根本无心理会溪洁所言,心中所念唯有尽快出去,觅得仙婕,故而,一脸迷惘踌躇,不知应当如何,此刻,他从未有过像现在这般惘然无措的情形。

    石壁的蜡烛发出莹黄之光,勾嵌着两人昏黄的影子,一股清凉的气流在脚下游走。

    溪洁见天色已经不早,宗正又心神不定,自觉今日话语繁多,便要离去,遂对宗正说道,

    “天色已不早,你伤势还很严重,还是早些歇息吧!入玄门修习玄门之术及元极功一事,你还是仔细考虑清楚,待冷静些再说吧!我走了,明早再来看你。”

    说着便立起身姿,悠步往洞外走去,那道身影渐渐消逝在洞口。

    宗正仍旧陷于惘然之中。

    是夜子时,宗正冰豆之毒复又发作,依着往常那般服下解药后,虽能暂时压住寒冷,却似乎未有以前那般灵光了,不仅需要熬得一刻方能见效,而且,冰毒压制住后仍旧能够感到血液里透着一丝冰凉。

    冰豆引发的寒气直接又导致阴阳两气失调,继而内伤发作,混杂着冰豆的半分邪毒,宗正的体内便充斥着带着半分邪毒的阴阳二气。

    此刻宗正方才意识到溪洁所言的厉害,前两日昏迷了便好,如今,醒着却着实难受,身体的冰冷,加上血气的滞涨和冲伏,以及内伤发作的疼痛,宗正有些吃不消,时而额头渗出冷汗,时而嘴唇薄白,身子僵硬。

    宗正耐不住身体的痛楚,便强撑住坐起运功疗伤,却发现,愈加运功,体内真气涌动愈快,胸口不由得一时剧痛,喷出一口鲜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