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九十四章 猛虎败群狼
宗正被围于崖下,宗剑派、少林派、万象派、极乐派、丐帮、崆峒派和李家寨及白莲教等各大门派高手纷纷上前。

    宗正眼见要遭到围攻,千钧一发之际,却无可奈何。

    一阵清风吹过,吹拂着众人两鬓长发,童音立和尚有为处于顺风之向,两人衣袖飘飘,面露凶光。

    转而,天上的太阳渐渐要逼近一朵淡黑乌云,天光逐渐暗淡下来。

    整个崖底肃杀至极,宗正感到前所未有的畏惧,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尚有为最先出手,一个箭步便举剑自外而内朝宗正腹部砍来,宗正便飞跳而起,剑锋打在崖壁上留下一道印痕。

    有涯见宗正飞身而去,手执浮尘飞身自上而下临空朝宗正头部劈去,此时童音立也举剑从底下飞身朝脚底而来,尚有为从左举剑刺来,悲愤大师从右击来一掌。

    宗正见避无可避,只得使出万象气功,众人在空中不能逼近宗正,尚有为便对有涯等三人使了个眼神,四人便调运内力一起发功,宗正内力抵不过四人,随即万象气波得气圈被强势的功力袭破,宗正立时踢开脚下童音立的长剑,顺势往右躲开有涯的浮尘和尚有为从左而至的剑气,却因此中了功力深厚的悲愤大师一掌。

    宗正前身伏地跌落在地,吐了一口鲜血,未及片刻,童音立随即又朝半躺在地的宗正刺来一剑,宗正以掌击地弹身飞起躲过一剑。

    断涯从上往宗正腰背劈下浮尘,宗正双手向下,调转身姿,用脚踢开断涯,童音立见势飞身旋转从左侧直刺宗正身前膻中,宗正以左手撑地,右手使出‘佛海弹指’将童音立的剑尖弹开。

    此时,有涯见机俯身用浮尘向宗正左手扫去,宗正左手用力蹬起身体,飞向崖壁。

    孙承印便果断摘下几片树叶朝宗正射去,宗正在石壁上游走,一一躲过飞来的树叶,那些落空的树叶打在石壁上冒出几缕烟尘。

    尚有为和童音立见宗正往左边石壁游走而来,童音立随即飞身上前攻上,尚有为留在地上攻下。

    童音立和宗正贴着涯壁互相打斗,童音立朝宗正脸部刺去一剑,宗正头往外偏移躲过一剑,童音立顺势欲朝外往下削去,宗正立时双手抓住童音立手腕扣在涯壁上,童音立便用左手朝宗正左肩击去,宗正腾出左手抵住童音立左手,随即童音力挣脱右手,再次举剑从涯壁往外欲朝宗正腰间砍去,宗正用左手击打了童音立一掌借力往涯壁右侧而去,童音立再次砍空。

    悲愤大师见宗正往右而来便飞身上前贴住涯壁,用右手朝宗正胸前击去一掌,宗正侧身背贴涯壁,悲愤一掌从宗正身前击空,转而悲愤以掌换拳,拳背朝宗正腹部击去,宗正立时右手抓住悲愤手腕,左手抓住悲愤手臂,悲愤欲用左手朝宗正再击一拳,宗正用左手朝石壁方向按下悲愤手臂,悲愤受力弹回涯壁,以背贴着涯壁,悲愤便右手用力往宗正腹部而去,宗正死命抵住,两人一时都被互相制衡着。

    这时童音立从左向宗正刺来一剑,宗正奋力挣扎欲躲开此剑,奈何悲愤力大无穷,死死抵住宗正。

    眼看长剑就往腰间而来,宗正挥起右腿踢开童音立剑尖,失去右腿支撑,宗正跌落,悲愤被拽住一齐跌落,悲愤和宗正同时释手,二人落在地上。

    宗正立时贴住涯壁,尚有为便从左刺来一剑,童音立自上而下击来一剑,悲愤便从右打来一掌,宗正只能用手抓住尚有为的剑身,往左冲去,悲愤大师使得是大力金刚掌,一掌落空打在涯壁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

    宗正抓住尚有为利剑,手上鲜血直流,尚有为当即用力刺去,宗正死死抓住剑身往侧后退去,这时,悲愤从右再次击来一掌,打在宗正右肩,宗正顿时右手乏力,压下剑身,尚有为便一剑刺入宗正腹部。

    宗正感到腹部疼痛不堪,手中依旧抓住尚有为长剑,防止他刺得更深。

    尚有为见长剑死死被宗正扣住,便朝宗正腹部踢了一脚,宗正退了几步,口吐鲜血不止,手上也是鲜血淋漓,忽而又感到右胸疼痛不已,右手已经麻木。

    宗正当即用左手点住自己身上止血的几个大穴。

    尚有为和童音立并未停歇,趁宗正吐血之时又从左朝宗正左右胸各击去一掌,有涯也朝宗正背上击去一拳。

    三人重重打在宗正身上,并同时撤开掌拳。

    宗正随即朝天喷出殷红的鲜血便跪倒在地,众人见此情形,方才停住,不再上前攻击。

    悲愤道:“此人中我大力金刚掌在先,后又连捱两掌一拳,就算内力再强,也决计熬不过三天,我等出手过重了!”

    宗正嘴角,身上全是鲜血,呼吸急促,手指颤抖,他的眼里噙着泪水,此时,他想到了自己的娘亲,想到了仙儿,这个在世上他唯一牵挂的人。他用尽最后力气缓缓爬向涯壁,地上留下一道血痕和爬行的印迹,宗正背靠着涯壁坐在地上,眼里开始出现幻觉。

    他看见仙儿穿着白色的衣裙,还有临走前送给他的白色狐衣,缓缓地走来,伸出了纤白的手。

    宗正想着便也伸出了手,那双沾着灰尘滴着鲜血的手在风中颤抖着,宗正仿佛抓住了仙儿的手,他开心极了,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众人在旁,看着宗正,却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悲愤大师觉得眼前之景有些凄惨,心里不觉生出一丝丝愧疚,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宗正幻想着仙儿拉着自己奔跑在仙草林上,于是挣扎着站起身子,往人前艰难地地走来,口中滴着血低声喊道:“仙儿,仙儿。”

    其实在他眼里,已经没有众人的存在了,眼前只有仙婕的身影。

    **丘见宗正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想到方才被宗正一脚踢飞,便余气未消,提脚便朝宗正狠狠踢去,宗正摔倒在地,这一脚把宗正打回了现实,宗正爬起坐在地上,眼前开始变得清晰,口中再次喷出鲜血。

    宗正扫视了一遍眼前之人,弱弱地说道:“你,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宗正复又舛集力气声嘶力竭地责问道。

    断涯面露愧色道:“我们众多高手对付如此一个年轻人,本已有违侠义公道,如今他已经身受重伤,命在旦夕,就不要再为难他了。”

    悲愤道:“阿弥陀佛,断涯施主所说极是,老衲出手过重,罪孽铸成,现下已是万分后悔,老衲恳求各位,看在老衲的份上莫要再动手为难了。”

    断涯和悲愤所言除了对自身以多欺少的愧意,又有对**丘方才趁人之危的苛责,更有发自内心的请求。

    尚有为说道:“趁着他还有命,必须赶紧问出失踪同门的消息才是。”尚有为说着便往宗正走去,口中言道:“小子,只要你老实交代,我们便不会再为难于你。”

    宗正并未理会尚有为,而是心执一念:“仙儿还在美人谷等着我回去,我不能死在这个地方,临死前,我定要再看仙儿一面。对,仙儿,仙儿。”

    忽而,一声马鸣,一匹黑马径直往人群飞奔而去,众人见势不得不让开一个通道,让那匹黑马跑入,

    那黑马一路直闯,进入人墙之中便停在宗正身前,宗正看到正是自己当日放生的那匹老马,便用尽最后的力气爬上马背,紧紧抓住缰绳后便晕倒伏在马背上,众人怕宗正逃走便举剑围住黑马。

    那黑马眼中映出咄咄逼人的气势,后腿刨着地上的泥土,嘶鸣起来,众人提剑慢慢踱步向前。

    尚有为忽而想到一个主意,便对众人说道:“此马颇有灵性,竟然识得主人,前来救驾,既然那小子已经晕死过去,我们莫不如跟着这匹有灵性的黑马,说不定能够找到他师父的居所。”

    有涯和悲愤深表赞同,众人也觉此计甚妙,便纷纷赞同。

    “快,让开一个通道,让那马儿离开。”尚有为随即喊道,

    未等众人让开,那黑马便往右侧薄弱之处径直冲去,待至右方斜坡小径,便临空跃起,硬是往陡峭不堪的石路上挣扎而去,驮着已经昏死的宗正消失在密林之中。

    众人正待要追,有涯当即拦住道:“莫追!”

    忽而来到右侧边上,指着一块写着“进有盘古群峰,死无葬身之地”两列竖文的石碑道:“此林正是盘古群峰,进者必死无疑,我们也不用追了。”

    尚有为冷冷说道:“如此重伤,量他也活不过几日,只可惜未能揪出他背后的师父。”尚有为不免又叹了口气。

    悲愤则惋惜道:“此子内力深厚至极,只是不擅运用,年纪轻轻尚能如此,以后更是不可限量,只可惜误入歧途啊。”

    童音立宽慰道:“不管怎样,我们总算为武林除去一害,只是没有问出有用的线索,甚是遗憾,事已至此,师弟,我们就此离去吧。”说罢二人便拜别众人,纵马离去。

    随后各派人士皆先后离去,一阵风吹过,地上的黄沙覆盖了众人的脚印和宗正的血迹,只余涯壁上深深的一个掌痕。

    那老马驮着宗正爬过一段陡峭不堪,岩石林立的山路后,进入了盘古峰深处。

    山中烟雾缭绕,无半点鸟鸣之音,马蹄踏过之处尽皆骸骨。

    老马漫无目的,只是这样一路往前走着,走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