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八十三章 感念父子情
红阳微露,一刹那的光亮划破天穹,大地逐渐敞亮开来。

    鏖战一夜的蒙古士兵拖着疲乏的身躯往大本营迤逦而去,最前端的先行部队抬着担架一路疾行,直往营门劲步而去,担架所过之处隐隐一道血痕。

    宗正正在浑噩微醒之际,便听到外面慌乱嘈杂之声,睁开惺忪睡眼,出得营帐,便见张宏彦拉着军医疾走,神色匆忙。

    宗正赶忙上前询问,张宏彦告诉宗正,张禧将军在昨夜攻打鄂州城之际,身中多箭,性命垂危。

    听到这个消息,宗正不禁触恸非常,昨夜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今早便身负重伤,命在旦夕,想到此,便不由得觉着战争着实残酷。

    一路跟随,来到张禧所在营帐,但见一人双眼通红,伏于张禧榻前,紧握着张禧双手,张宏彦低声告知宗正那位便是张禧将军的儿子,张弘纲。

    宗正看着张弘纲哀伤的眼神,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张弘纲作为张禧的儿子,父亲身负重伤便如此伤痛不已,而自己的父亲死去多年,自己身为人子,这么多年竟然丝毫没有挂念于心,不禁暗生愧意和自责。

    军医术赤里进帐后便立即来到张禧身前,帮其脱掉身上铠甲,止住流血,并仔细检查着伤势。

    忽必烈闻讯后亦立即赶来,进帐后便急忙来至张禧榻前,张弘纲见忽必烈驾临,赶忙让开立于一旁,忽必烈看着插入张禧腹中的箭矢,自责和心痛流露脸上,这倒不是矫作之情,确是发自忽必烈的内心,对于忠于自己的将领,忽必烈都寄以深情,这既是他的秉性,也是他能够获得如此多汉地忠实将领的原因。

    张禧此刻神情恍惚,已经意识不清,身上血渍斑斑,白色的内衣已经渲染红透。

    忽必烈对军医厉声命道:“术赤里,本王要你不惜一切全力救治张禧将军。”

    术赤里此时已经仔细检查过了张禧伤势,心知情况不容乐观,便直言相告道:“回禀大王,张禧将军失血过多,腹中受多处箭伤,恐怕,”

    术赤里望着忽必烈凌厉的眼神,不自觉地顿住了。

    忽必烈狠狠说道:“恐怕什么?”

    术赤里一阵惶恐,立时跪下回禀道:“恐怕,回天乏术。”术赤里声音有些低颤,倒不是惧怕忽必烈,而是由衷地感到惋惜和自责,作为医者,每当看到一位病患命在旦夕,而苦于自己医术有限,无能为力之际,术赤里都会莫名地涌起一阵愧意和伤怀。

    张弘纲听到术赤里此言,不禁神色黯淡。忽必烈亦是心中一揪,一阵痛心。

    宗正在钓鱼城救治王坚之际,曾有一段时间虚心向胡适聪求教过悬壶济世之术,胡适聪所存医典也被宗正阅览了个大概,对于当中某些精妙医术,宗正无法领会,但是对于这种创伤,宗正却记忆犹新。

    当时,王坚将军便是受了类似创伤,宗正见着胡适聪行医救人的样子,颇为敬佩,便对医治刀剑等创伤意趣兴浓,胡适聪觉着宗正秉性纯良,禀赋极高,有着医者风范,便将自己所藏医术典籍借与宗正相看,宗正遇有不明之处便会诚恳求教,胡适聪亦毫不隐晦。

    宗正记得在胡适聪所存的一部医治创伤的医典中,曾经提到针灸止血、内功护脉和血竭化瘀互配的治疗法子,当时,宗正还很是好奇,仔细研究了一番,于理论已经领悟了八九,只是未曾试过。

    在宋军军医馆时,胡适聪虽有以一般病患为例让宗正践行创伤治疗之术,可是却也从未遇到像张禧将军这般伤势严重的情形,所以,宗正对救治张禧也是并无把握,也不想尝试。

    在蒙古的军医里,自然不懂汉地的针灸之术,及一些中药典籍,故而,术赤里见到这种严重的创伤,自然是没了把握。

    张弘纲想到自己的父亲在关键时刻,以身护住自己,为自己挡住前方射来之箭,便万分愧疚,如今听到术赤里所言,再也掩抑不住,便立即扑倒在术赤里脚下,放声哭泣道:“求求你,救救我爹,救救我爹。”

    张禧似乎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哭泣,一阵激动,口里喷出大量殷红的鲜血,随即晕死了过去,张弘纲跪在地上,见到自己父亲口吐鲜血,硬是趴伏着来到张禧身前,眼泪婆娑地用手擦拭着张禧嘴角的血渍,嘴里不住地喊着“爹,爹,,”

    在场众人,无不为这对父子的深情感动,却也无能为力,颇为无奈。

    宗正一来对自己医术并无把握;二来实在不想再多管此事,毕竟之前救治忽必烈已经耗费诸多功力,若是此番再行施救,便是又要耗费许多功力;三来,连番救治不同阵营的人已经让宗正失去了宗旨;故而,一直站于旁边,未敢挺身上前一试。

    然而,此刻,看着张弘纲对张禧伤重时的深情,再联想起自己对父亲之死的冷漠,同情和愧疚的情绪涌上宗正心头。在救与不救之间,宗正徘徊复又徘徊,纠结不已。

    就在众人掩面哀伤之际,一道缓沉的身影朝张禧而去,就冲着张弘纲对父亲的挚爱,就凭着自己对父亲之死不曾闻问的愧疚,宗正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出手相救。

    宗正将手搭在张弘纲肩膀上,一阵紧握,沉稳地抓住张弘纲的肩膀,张弘纲回过头来,眼角挂着泪痕,陌生地望着宗正。

    “张公子,若是信得过在下,可否让我一试?”宗正对张弘纲说道,

    此言一出,张弘纲两眼立时光亮,张弘纲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曾经救过大王性命,想着他必是有着行医济世之术,或许能够救下自己父亲一命,心中很是同意,本想让其即刻施救,可是,仔细一想,还需忽必烈同意方妥善,便两眼望着忽必烈。

    军医尚且束手无策,何以宗正能够救下如此垂危的张禧,忽必烈听到宗正所言,早就和在场诸将一般惊奇不已,不过,忽必烈心中还是对宗正满怀信任,俗话说‘死马当活马医’,不救,性命不保,施救,尚且留有希望。

    众将皆满怀期待地等着忽必烈发话,时间宝贵,忽必烈只是稍作思考便果断点头同意。

    张弘纲见忽必烈同意,便立时跪在宗正面前道,

    “求梅少侠救救我爹性命。”

    宗正急忙扶起张弘纲,转而脸色微沉,语气低沉道,

    “实不相瞒,我也并无确切把握,只能尽力一试,如今,要想救下张将军,还缺一味极为珍贵难得的药材。”

    张弘纲立时问道:“什么药材?”

    “木血竭”宗正回复道,

    忽必烈脸色微蹙,立时反应道:“木血竭?”看着神色,似若知晓此物。

    “没错,我可以针灸之法辅以内力护住张将军性命,只是,张将军箭伤累累,失血过多,若无活血化瘀,生肌敛疮的灵药木血竭,怕是难以熬过三日。”宗正解释道,

    张柔立时问起术赤里道:“术赤里,我问你,军中可有木血竭?”

    术赤里听到木血竭三字,满脸疑惑,听到张柔询问,只能摇头回道:“木血竭,未有听闻,更莫提有无此药了。”

    张柔有些失落,术赤里转而有些惭愧。

    宗正向张柔解释道:“这木血竭乃是南海之地出产的灵药,整个宋境,乃至蒙古怕也没几个人知晓,不怪军医,只是,此药极其难得,时下又极其需要。”

    张弘纲神色坚定地说道:“就算千难万难,我也要寻得那药。”

    忽必烈听着宗正的解释,不禁仔细回忆,记得西南海番邦夷国的通商之人曾经给皇族进贡过一批当地珍宝,其中就有一种叫‘血竭’的东西,这东西确实具有活血生肌之效,他的妻子察必知道忽必烈戎马半,担心忽必烈安危,便向宫里要了些救命之药,尤其是治疗刀剑创伤的灵药,还专门备了一个锦盒将这些灵药装在一起,每逢打仗,必会将锦盒交予忽必烈,万般叮嘱。

    “内侍监,快到本王营帐,将王后给本王的那个锦盒取来。”忽必烈记起此物后便立即命内侍监道,

    内侍监便立时往忽必烈营帐而去。

    不一会,内侍监便将锦盒取来了,那锦盒确是精致的小匣盒,锦盒绣着蒙古特有的图腾,外面上着一把小锁。

    忽必烈从脖子上取下一佩戴的纤绳,那纤绳拴着一枚别致小巧的钥匙,忽必烈急忙拿来那枚钥匙将锦盒打开。

    锦盒中放着好几种珍稀灵药,忽必烈对其余药材并不在意,只是直接从匣盒里取出来一块血红色的东西。

    “可是这个?”忽必烈问宗正道,

    宗正从忽必烈手中接过木血竭,定睛细看,脑海中出现了医典中所载所画木血竭的样子,一番比对,宗正确定是木血竭无疑。

    “对,就是它。”宗正肯定地回答道,

    张弘纲听此,稍微舒心,众将亦一阵欣喜。

    “快,快用它救治张将军。”忽必烈对宗正说道,满是急切。

    宗正见张禧将军性命垂危,既然木血竭已经得到,便叫众人到帐外等候,留下术赤里协助。

    待众人撤出帐外,宗正便向术赤里要了几枚细长银针,在张禧身上几处关键之穴下了几枚针,随即,运用内力为其疗伤,护住心脉。

    术赤里趁着宗正以内力护住张禧心脉之时,小心拔去张将军身上箭矢,并及时止血,清理伤口。

    历经一个多时辰,术赤里才将张禧身上的箭伤处理完毕,为了救治重伤的张禧,宗正不知不觉间便耗损了不少功力。

    好在,一番折腾,张禧暂时勉强保住性命,只是,能否安然活下,还需静待木血竭功效和张将军个人造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