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七十五章 迷雾罩心扉
宗正说自己所设之局能够一举三得,帮忽必烈一举解决所有难题。忽必烈听后好奇地问道:“如何一举三得?”

    时下,宗正已经知道忽必烈的战略意图,故而,对他心中所虑一清二楚,便扬然坦荡地说道,

    “大王时下的困局无非有三个,杀手的存在,如鲠在喉,不仅时刻威胁大王性命,束缚大王行动,而且,大王也担心分兵北上之事被他们识破,毁了大计;此为大王第一个困局。”宗正说完,望着忽必烈,忽必烈没有过多疑问,此事确实两人心知肚明。

    宗正继续说道:“北方有潜在之敌,时机稍纵即逝,分兵北上是必然之举,也是迫在眉睫之事,然,大王担心在分兵之际,宋军得知消息会趁势袭击大营,北上作战贵在速战速决,大王必须派出精兵强将,一旦宋军袭击大营,大王恐怕难以支撑,此为大王第二困局。”

    忽必烈听后眼睛微转,以不屑的语气说道:“就算分兵,我带着剩余兵马又何惧宋军来袭。”

    宗正不明白中原武林和大宋朝廷之间的关系,自然也不清楚中原武林和蒙古的仇怨,更不清楚外围已经有大批武林高手正在等待着自己。而忽必烈见着中原武林大批人马聚集,便误以为是来支援鄂州战局的,故而,引以为虑。

    宗正见着忽必烈虽有不屑,脸上的表情又暗示确实存有顾虑,便想着或许有其它威胁逼压着忽必烈。

    两人一阵缄默后,忽必烈再次开口道,

    “你继续说吧!方才第二个困扰,本王承认确实存在,不过你只说对其中一半。”

    宗正并未继续说出忽必烈第三个困扰,而是询问忽必烈道:“还请王爷将剩余一半告知,不然,我怕我所设之局有所遗漏疏略之处。”

    忽必烈想着宗正所言也有道理,指挥过大小战役无数的他深知谋局的关键,便回复宗正道:“据探子来报,中原武林有大批人马聚集鄂州,我担心,他们会对我军不利。”

    宗正一开始对忽必烈所言还有不解,后仔细一想,恍然大悟,中原武林之人毕竟是汉人,归属宋境,自然和蒙古人是敌对的。

    想到此,宗正不禁有些混沌了,自己也是汉人,一直以来,却并没有归属之感,如今又在帮着蒙古人,想着想着,宗正便越发有些迷惘,天地之大,无所归依之感漫袭身心,处处透着一股寒意。

    “说说本王第三个困局吧!”一阵沉默后,忽必烈询问道,

    宗正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继续回复道:“既然大王要分兵北上,大部队调动,自然会引起宋军和北边守敌的注意,如此不仅容易遭受宋军袭击,还会影响北边偷袭的效果。此为大王第三个困局。”

    忽必烈听完宗正所言的三个困局,望着宗正,不禁对宗正的身份更加好奇,身边此人,不但武功高强,颇有智谋,好似也懂些兵法谋略,如此人物,绝不简单。

    “既然,梅少侠知道本王心中的顾虑,不知你所设之局可否真的能帮本王脱开所有困境?”忽必烈觉着宗正既然能够识破自己心中的顾虑,定是想好了应对之策,便试探性地问道。

    “多了些变数,大王再给我一天时间,明晚我便能将局设的更精妙些。”宗正对武林各派一事尚未看透,故而,不敢直言计谋可行,出于谨慎的考虑,想着还是再仔细打磨一番才好,便向忽必烈多要了一天时间。

    分兵北上迫在眉睫,忽必烈心急如焚,本想冒险一试,如今宗正提出有可行之策,多出一天若是能够避开危险,那也是值得的,忽必烈便点头答应了。

    吹着清凉之风,忽必烈的酒劲很快便过去了,转而有些疲累,想着诸事商量妥定,今晚也算别有收获,便安心回营休息了。

    苍茫天穹,只余一弯冷月高悬于空,倾洒一地清辉。

    宗正返回营帐,毫无睡意,心中烦虑颇多,疑问横生,着实难受。

    细细究来,宗正出得仙女林也近一年,近一年发生的事情让宗正感到茫然混沌,立身天地,宋也好,蒙古也罢,都似乎并不是自己的归属;这是宗正的茫然之处。

    好不容易与仙婕相遇,两人却身中奇毒,为了摆脱美人谷控制,全身而退,宗正无奈地做着违心之事,身不由己,束缚颇紧;这是宗正的无奈之处。

    方才,忽必烈问及自己的亲人,让宗正想到了自己父亲和兄弟的死,一股追寻当年真相的火苗在内心燃起,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害死了他们,这些问题以前没有去想,如今却一股脑地萦绕心际;这是宗正的迷惘之处。

    出得美人谷便莫名其妙遭到连续的追杀,且涉及的门派越来越多,宗正丝毫不明,这些武林人士究竟与己有何恩怨,对于这些武林人士,宗正一知半解,更不知自己究竟处于何种境地;这是宗正的疑惑之处。

    为了摆脱美人谷的控制,取得解药,全身而退,宗正不得不取信忽必烈,为其出谋划策,如今却又困局重重,如何完善谋局,为其解得纷忧,宗正有些费神,更无绝对把握;这是宗正的困顿之处。

    对于宋军,对于蒙古军,对于武林人士,宗正都是一知半解,心中是非不分明,救王坚将军,出计对付蒙哥,救忽必烈,出计帮其应付宋军,这一切都让宗正失去了宗旨;这是宗正的混沌之处。

    一时间,迷惘、茫然、困顿、无奈、疑惑和混沌之感涌至心头,夹杂着对仙婕的思念,宗正长舒一口气,满是愁苦的心绪。

    帐外莹莹钩月,照不进宗正那已经塞满愁绪的心扉,宗正立于帐内良久,竟不知今夜何时方能休,明日何时方能始。

    宗正心绪紊乱,时下,整个鄂州城,乃至整个天下又何尝不是糟乱一片呢。

    宗剑派、少林派、极乐派、万象派和丐帮等各大帮派的武林代表齐聚鄂州城后,见宗正一直在忽必烈大营,便没有机会对其下手,只有耐心等待时机。

    中山八狼确定忽必烈无恙后,对宗正表现颇为满意,一面向美人谷汇报进展,一面暗中监视宗正和保护忽必烈,并无重大举动。

    聚贤阁的五大杀手知道忽必烈中毒痊愈后,心下颇为不安,一直在等待时机,策划下一场刺杀。

    忽必烈自九月初四水战大捷进围鄂州后,便一直对鄂州强攻,处于先发优势,宋军守城主帅贾似道一面奋力守城,一面节制中游剩余两路人马前来增援。

    阿里不哥趁忽必烈猛攻鄂州之际,加紧暗中对开平和燕京的布兵,企图彻底截断忽必烈北部大本营。

    忽必烈一面与宋军于鄂州城对峙,一面有计划地分兵北还,欲意突袭开平和燕京,稳定北方大本营。

    一时间,无论战争局势,还是武林间的局势,都陷入异常混乱的状态,六方势力,无论是朝廷势力,抑或是江湖势力,不管势力大小,似乎都对整个格局能够产生难以估测的作用,宛似朝寂静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子,漫开的涟漪能够推到湖面的每一个角落,而宗正在六方局势中则处于非常微妙的境地。

    宗正正在忧思之际,一枝利箭忽的躲过守卫,射穿帐布,径直朝宗正身侧射去,宗正运气以手接住,想着此箭并非要了自己性命,而发箭之人竟能躲过守卫,劲道如此精准,估摸着必是中山八狼的人。

    宗正仔细看了看那枚箭矢,在箭身处明显有个裂痕,宗正将箭身旋动一番,便将箭身分成了两半,原来,箭身是空心的。

    宗正从箭身取出一张卷好的字条,舒开一看,上面写着:“中原武林齐聚,意在诛伐你,好自为之,切莫耽搁任务!”

    中山八狼将宗正两次遭遇中原武林人士袭击之事如实禀报美人谷谷主之后,谷主便命中山八狼暗中查探宗正遭遇截杀的原因,近两日,虽未查证清楚原因,倒是获得一个重要消息,那便是中原武林此番齐聚鄂州,其意就在于诛伐宗正。

    中山八狼得到消息后,怕宗正有性命之忧,从而耽搁保护忽必烈的任务,便想着赶紧给宗正传递消息,老二轻功最为厉害,晚宴时分便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宗正居住的营帐之旁,只是,晚宴结束后,宗正又陪着忽必烈赏月闲聊,故而,等到宗正返还营帐,老二才得到机会将此消息传递给宗正。

    宗正得到消息后,有些愤懑,更有满心的疑惑,他不明白为何武林中人要一齐诛伐自己,若说自己帮助蒙古人,而中原武林与蒙古人又水火不相容,那倒说得通。可是,自己也曾帮助过王坚将军,更曾出计毁掉蒙古先汗蒙哥的粮草,若是论起这番恩怨,那也是有功有过,何以中原武林如此同仇敌忾,齐聚鄂州来诛伐我。

    宗正百思不得解,忽而想到,会不会和自己的真实身份有关,今夜忽必烈提起自己的亲人,宗正难免又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临终遗信中交代焚信改名,想来就是怕我的真实身份给自己带来诸多是非,想到此,宗正不免又对自己的父亲产生了好奇,越发想要弄清楚当年的真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