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七十四章 明月隐暗星(下)
晚宴散去,忽必烈独留宗正一人,似若有事相问,宗正心中有数,早有准备。

    忽必烈从主位席案上起身,来至宗正身前,“梅少侠,可否随本王一同到外面赏月?”

    宗正起身答道:“有何不可,我也许久未赏过月了!”

    两人便悠然信步来至帐外露天开阔之处,忽必烈并无王爷的架子,倒是随地席坐,并无讲究。

    宗正觉着忽必烈并不像其容貌那般令人敬畏,倒是有着和蔼亲切的一面。

    子时的月色最为清冷,却也最为透亮,忽必烈望着天上那轮明月,心中想起了蒙哥,想起了阿里不哥,心中一阵凄恻寒冷。

    “梅少侠可思念你的亲人?”忽必烈问道,

    宗正望着天上一弯冷月,被忽必烈问到了伤心处,

    “我出生那会便没了父亲,十岁那年,母亲也离世了,从此便孤零于世,对于亲人的思念,自然是有的,不过,渐渐地也就淡了。”宗正语气深沉,面色凝重,眼睛有些湿润。

    “你可有兄弟?”忽必烈复又问道,

    “听母亲说,我倒是有一个兄弟,不过,在出生后不久便和我父亲一同死了。”宗正答道,心里泛起一阵悲凉。

    这些事情,若是忽必烈不问起,宗正倒也觉着淡淡无痕,无所感念,如今被忽必烈提起,宗正不由得开始深思当年自己的父亲和兄弟究竟是怎么死的。内心一颗追寻当年真相的火苗便从此微微点燃。

    忽必烈问起宗正亲人之事,自然是知道了截杀自己那帮人乃是阿里不哥所派,想起昔日兄弟一心的场景,再对比今朝,大哥离世,旭烈兀远在西方,阿里不哥更是和自己兄弟相残,忽必烈的心不免黯淡阴沉,颇有感慨。

    宗正问道:“王爷叫我出来,恐怕不仅是为了赏月吧?”

    忽必烈见宗正直问,便也开门见山,“实不相瞒,找你确实有些事。”

    “王爷定然是心中有疑问,为何我知道你会在西焦山附近遭遇刺杀?”宗正没等忽必烈开口,便先行将忽必烈疑惑道出,这让忽必烈觉着宗正有些识人的智谋。

    “没错,听张柔将军说,是你写了封匿名信,让其在入山半个时辰后派兵跟进,那么,你定然是事先知道有人预先埋伏在那附近,不是么?”忽必烈反问道。

    “没错!”宗正毫不避讳隐瞒,转而继续说道:“王爷也看出了有埋伏,不是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王爷倒是够有气魄!”

    忽必烈听到此话,黯然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看出了埋伏?”

    宗正回想了那日张将军父子救下忽必烈的场景,回复忽必烈道:“以大王的睿智,岂有看不出身边暗藏祸患,无非就是想让他现出原形,那日,两位将军赶来救援比我预想的足足提前了一刻多,若非您早有安排,援军又怎会如此之快抵达。”

    忽必烈听后并未有何反应,倒是对宗正的身份感到好奇,“梅少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我会遭遇刺杀的?“

    宗正觉着忽必烈的心思远比自己想象得更为深沉,若是编些谎话,倒反而更加引起揣测,莫不如坦言相告。便回复道,

    “实不相瞒,我的任务便是暗中保护你,所以,我自然知道有人要置你于死地。”

    忽必烈一脸疑窦,“任务?是谁派你来的?”

    “这个王爷不必知道,还请王爷不要勉强,总之,杀手武功非常高强,王爷还是小心为上,至于是何人欲对你不利,想必王爷心中定然有数。”宗正下意识地将话题绕开。

    忽必烈轻叹了一口气,眼睛闪过一丝忧伤,情绪有些激动,“想不到我对他仁慈,可他却丝毫不顾兄弟之情,竟然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欲置我于死地,不过,那天刺杀我的人,我在和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那么厉害的人,这倒让本王一时失算了,幸好梅少侠及时出现,不然,后果难料。”

    宗正倒不在意这些,他所关心的是如何保证忽必烈近日的安全,想到他们一定不肯就此罢休,宗正便仍觉着心下不安,好在,任凭他们武功再厉害,他们也不敢闯进千军万马之中,所以,只要忽必烈留在军营之中相对还是安全的,不过这并非长久之计。

    宗正虽救下忽必烈,却并非真心相救,在他眼里,美人谷无非就是蒙古人的污秽之所,而身边这位蒙古王爷,将来若是登得汗位,便也就是这个污秽之所的主人,故而,宗正对忽必烈并无好感。

    然而,忽必烈却并不知道美人谷的存在,依着先辈对美人谷的规制,美人谷拥有相对独立的权利,只有蒙古的大汗才有资格知道并指挥美人谷,在现今情势不明的情况下,美人谷不主动告知,则蒙古国内没有一人知道美人谷的实际存在,又谈何让美人谷听令呢。

    忽必烈见宗正沉默不语,似有沉思,便询问道:“梅少侠在想什么?”

    宗正回过神来,回道:“我在想一个计策,让那些想刺杀大王的人彻底死心。”

    忽必烈听到宗正所言,不禁暗自好奇,满眼期待地想要听听宗正的妙计。

    宗正对忽必烈说道:“只有死人才会让杀手死心,要想让杀手彻底死心,只有让他们亲眼看见王爷已经死去,不然,他们决不会罢手!”宗正道出此语,生怕忽必烈心存芥蒂。

    忽必烈自然听懂了宗正的意思,时下局势有些变化,若是阿里不哥确实够狠辣,那么他将不顾一切地先要置自己于死地,若是让他事先站稳脚跟,到时从北边派兵施压,南边又有宋军对峙,届时自己的处境就真的很危险了。

    宗正的这个计策,明显是让自己诈死,如此不仅可以躲过追杀,反能让阿里不哥掉以轻心,自己也能杀他个措手不及,可是此计若是推行,怕是有利有弊,何况,理是这个理,也确实是个好计策,关键是如何巧妙施计骗过一众杀手呢?

    宗正看出了忽必烈心中所虑,直言说道:“王爷大可不必担忧,此计我已经筹划好,定能骗过那帮杀手。”

    忽必烈还是愁云不展,似乎另有所虑,宗正细细思索,初始以为忽必烈对自己心生疑窦,不敢相信自己,故而有所顾虑,仔细一想,自己两次救他性命又怎会真的害他呢,将心比心,他应该是相信自己的,那么他究竟在担心什么呢,宗正见忽必烈望着宋军驻扎的鄂州城方向,目光深邃,不禁感到不解。

    忽必烈自听到末哥所言之后,尤其是遭遇刺杀后,便决定分一部分兵力北还,趁着阿里不哥立兵未稳,先行夺得站脚之地,以待日后争雄,可是,眼下又和宋军对峙,战事胶着,若是撤去部分兵力,自己又在这个当口诈死,犹恐宋军趁势偷袭,届时将没有足够的兵力布防。

    另外,还有一件事一直让忽必烈忧心忡忡,顾虑颇多,今早,探子来报,最近,中原武林各大派的大部人马齐聚鄂州,意图不明,忽必烈很清楚,中原武林虽然和朝廷并无联盟,然,那些武林人士的家国之情非常深重,尤其是面对外族入侵时,二者虽不会协定共击,然却在侧面起着御敌的作用,当年天翼卫队的覆没便是最深刻的教训。

    为此,忽必烈欲意分兵,却又碍于诸多顾虑,不敢轻易做出这个决定。如今,宗正又提出诈死之计,虽能骗过聚贤阁的杀手,然,却带来诸多麻烦,故而,忽必烈犹豫不决,似有顾虑。

    “王爷可是有何顾虑?”宗正望着忽必烈,询问道,

    宗正虽救过忽必烈两次性命,但是,作为一军统帅,未来的一国之主,忽必烈还是异常慎重,对于这种战略大计,忽必烈还是不肯轻易对宗正透露,听到宗正的询问,只是犹做深思之状,未有回复。

    宗正见忽必烈一直望着宋军驻守的鄂州城方向,联想起那张柔、董文炳两位老将出入忽必烈营帐的情景,便觉着,忽必烈近日定是有重大军事举动,若是攻城,则不必病卧榻中还如此关切,想来定是有非常紧急之事,更何况,只是召集张柔和董文炳两位老将而已,其他重要将领并未涉及,如此,便可排除攻城的军事行动。

    宗正暗自揣摩着,想起那日夜探蒙古营,忽必烈的另一个兄弟说到阿里不哥暗中在开平和燕京一带布兵,末哥劝忽必烈趁着阿里不哥立兵未稳,抢先杀过去,忽必烈好似并不担忧,似若成竹在胸,宗正有一种预感,忽必烈的重大军事行动必是和此事有关,看他今日的神色和谈话,那日的刺杀应该对他刺激很大。

    宗正分析了一番后,大胆猜测,忽必烈定是要分兵北上,张柔顾全大局,身经百战,最擅速战速决,董文炳执管骑兵精锐,忽必烈定是想抽调兵力让张柔和董文炳速返蒙古突袭开平,打乱阿里不哥阵脚,之后又立刻返回鄂州,以应付对宋战局,而时下的局势,分兵北上已经冒着很大风险,若是在张柔和董文炳分兵之际又诈死,被宋军趁势偷袭,忽必烈恐难招架,故而心有所虑。

    “王爷可是要分兵北上?”宗正试探性地询问道,心中并无确切把握。

    “你怎么知道?”忽必烈很自然地反问道,好奇地望着宗正,神色颇为惊讶。

    宗正听到忽必烈的反问,便心知自己猜中了忽必烈的心思,想着若是能够在此重重难关之下,帮助忽必烈度过难关,必能获得忽必烈进一步的赏识和信任,便决心帮助忽必烈。

    “我如何知道并没有多大的意义,重要的是,我所设的这个局能够一举三得,解除大王心中所有顾虑和难题。”宗正此语答得甚是精妙,直接以忽必烈最为关切之事转移开话题,忽必烈果然没有追问,只是好奇地问道,

    “如何一举三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