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五十九章 美人谷谷主(下)
宗正望着仙婕,仙婕亦望着宗正,两人细细回想,便顿觉自己有所大意。

    “既然,谷主已经知道我和仙婕的关系,那你准备如何对付我们?”宗正靠近仙婕,直言问道,大有无所畏惧之心,

    谷主并未回复,而是拿起拐杖,淡定从容地支撑着身体站立起身,绕到座位后方,轻轻抚摸着后方桌台上的风老琴说道:“这把琴,名唤风老琴,传闻,它是开启龙引阙的五件上古宝物之一,老妇耗智多年,终究未能解出当中奥秘,我知道,正公子才智非凡,若能替老妇解出当中奥秘,老妇自当不为难你。”

    宗正和仙婕往台上的古琴看了一眼,觉着此琴确实年代久远,与其它琴想比,有着独特气韵。

    “若是解不出又当如何?”宗正盯着谷主,反问道。

    谷主将拐杖用力往地上一顿,地板发出‘嘣’的一声,“美人谷所选之人皆是有用之人,若是对美人谷没有用处了,我想,你们自然知道下场。”谷主恶狠狠地盯着宗正,大有威胁逼迫之意。

    宗正从谷主摄人心魄的眼神中似乎看到她的阴狠,“谷主智慧远在我之上,若是谷主都难以解开当中奥秘,我又如何能够解出?”宗正辩驳道。

    宗正所言不无道理,他也心知,谷主对自己有所不放心,加上风老琴的秘密事关重大,若是破解了风老琴的秘密却假意不告知,如此,对谷主便是极大的威胁,谷主稳练老道,自然一开始便做好了准备,若是解不出当中奥秘,自然便可舍弃宗正这颗无用却又带着威胁的棋子,若是解开了当中奥秘,为了防止秘密外泄,她也断不能容下宗正。

    仙婕自然也明白,无论正哥哥是解开抑或解不开此题,宗正都无存活可能,至于自己,就算谷主有意开恩,若正哥哥遭遇不测,又岂能独活于世。

    宗正和仙婕所虑,谷主早先预料,故而,早就有所策划安排,在谷主的筹谋里,从来就不会让有用的棋子在利用价值未榨干之前就丢弃,要想留住二人性命,又能守住风老琴秘密,只需找到二人命门,便可牢牢控制二人,仙婕和宗正的关系便是最大的命门,何况,仙婕和宗正都身中美人谷亲调的剧毒,要想取二人性命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按照谷主先前的计划,若是宗正确实不能解开风老琴之秘,那么就会命其做其他有助蒙古大业之事,为了驯服控制住宗正和仙婕,她准备每次羁押一人于谷中,放一人出去,犹如那对白雕那般,倘若二人均有背叛之嫌,则直接引发二人身上之毒,可谓后招齐全,有备无患,着实驭人之术高明,如今,为了给宗正解开风老琴秘密的压力,自然不会将实情坦言。

    “怕是,无论我能否解开当中奥秘,怕是我都没有活路吧?”宗正冷冷地问道,眉宇间依旧保持着那份自信和从容。

    “既然正公子有所疑问,我也不妨坦言相告,其实,你已身中剧毒,是死是活只能由本谷主说了算。”谷主对控制二人深有把握,便索性将实情道出。

    “少危言耸听,你以为我会信你吗?自我入得谷中便小心谨慎,你有何机会下毒?”宗正反问道,言辞犀利,全无将谷主所言放在心中。

    “在饮食起居中下毒,对于你这种聪明之人,当然不行,但是,恰恰是你自恃聪明,才让你中了本谷主之毒。”谷主语气笃定,说话沉稳,这句话既有训导之意,又有半分嘲弄,不得不让宗正将信将疑。

    宗正神色微变,眼睛有些飘忽,仙婕听到谷主所言,不禁异常担心,眉宇微蹙,心下一紧,想我身中剧毒也就罢了,怎么连正哥哥也中毒了呢?

    “昨日,那道弱水三千之题,你以为本谷主会如此轻易让你破解吗?”谷主语气恺昂,话语间大有不屑和轻视。

    宗正仔细回想着昨日答题的情形,自觉并无疏漏之处,那时确实有过一刹那觉着不对劲,但却是识别谷主计谋的线索而已,只因谷主将那粒晶莹之豆放入花瓶之时,跌落瓶底的声音让宗正觉着有些熟悉,自练过万象更新神功,宗正对世间万物的敏感便是超乎常人,这种声音一开始只是激起了神经,后来仔细回想,便有几分断定是冰粒撞击瓷器的声音,转而回想谷主取出晶莹之豆的举动和神色,便不难猜出,那粒所谓的晶莹之豆,无非是谷主运功化水为冰形成的冰粒,为的就是掩人耳目,待冰粒融化,自己便根本无法找出那枚晶莹之豆,可是,当中也没有任何纰漏啊,自己怎么就因此中毒了呢,宗正不禁有些难以理解。

    “你右手手臂上可有一个红点?”谷主见宗正半信半疑,便进一步提点道,

    宗正遂挽起右手长袖,仙婕亦紧张地往宗正手臂望去,但见宗正手臂上侧确实有一黄豆大小的红点,宗正和仙婕两人不禁诧异地对视了一番。

    宗正转过头,疑惑地望着谷主,那双明媚闪动的眸子似乎要将谷主吞没似的。

    谷主是个极为稳重之人,暗藏韬晦,并未对当中宗正如何中毒的细节挑明,宗正心知定是那枚冰粒有所蹊跷,可是究竟自己如何中毒,心中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谷主那句‘恰恰是你自恃聪明,才让你中了本谷主之毒’深深地刺痛着神经,越发让宗正感到不解,不过,此时纠结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

    “冰豆已然种下,再过三日,若无解药,到了子时,你便会全身发冷,宛似置身万年寒冰,寒冰之苦,非常人所能忍受,要是能够和本谷主好好合作,本谷主自然会给你服用解药,免去这份活受罪。”谷主瞥了一眼宗正,试图找到宗正的弱点,意图逐渐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宗正放下袖子,仙婕抓住宗正的手,望着宗正,眼里满是柔情,心中担心不已,她深知谷主手段,她情愿自己受这份苦,也不愿意看着正哥哥如谷主所说那般活受罪。

    宗正轻轻释开仙婕的手,眼睛微动,示意仙婕不要担心,随后两眼直望谷主,口中言道:“好!我答应你。”

    谷主有些好奇,这个小子不是怕死之辈,何以如此快便屈服,自己还未用仙婕威胁,他便服软,似有不对,难道,这小子在跟我耍什么心眼,谷主心里有些发毛。

    仙婕倒是有些明白,她素知正哥哥性情,如此转变,定然心中已有对策,只是,对于宗正所想对策,仙婕亦是不明,故而,脸上终究是疑云密布。

    宗正看出了谷主心思,便对谷主言道:“放心吧!如今,你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不敢耍什么花招。”

    谷主细细想来也是,如今,他身陷美人谷,又身中苦痛之毒,就算耍什么计谋,想来,也是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掀不起什么浪。

    宗正拉着仙婕往古琴走去,谷主下意识地退开一旁,二人盯着那把风老琴仔细端详了一番。

    仙婕最先看到的便是六根断弦,不禁疑惑道:“奇怪,怎么这把古琴琴弦尽断?”

    风老琴琴弦尽断之问直戳谷主心扉,这似乎牵扯到了她的神经,这一问,让这位心如静水,大风吹不起半点涟漪的老谋深算之人不由自主地一怔,宗正下意识地注意到了谷主表情的细微变化,他猜测,琴弦尽断之事定然和她有着诸般关联。

    “这不就是一把断了弦的破琴嘛,有什么奥秘可寻?”宗正故意大声说道,言辞间大有戏谑不敬。

    谷主脸色忽然难看起来,将手中拐杖直直顿在地板之上,宗正和仙婕明显感到脚下一阵翻涌,一股潜在的巨大推力,差点将二人掀翻在地。

    宗正和仙婕脸色大变,互相凝视,神色大惊,经此一试,仙婕和宗正便已然感知,身旁这位老妇除了智谋高深,还深藏不世武功,就刚才那一阵推力,宗正便可断定,谷主功力远在自己和仙婕之上,故而,二人威胁之感愈发更深,若是以前,宗正还对这位老妇无所畏惧,那么,此时此刻,心中不得不生起半分敬畏。

    仙婕不禁感到庆幸,那日夜探美人谷,倘若自己一不小心,被谷主发现,怕是早被谷主当场击毙,又岂能和正哥哥重逢。

    谷主收住功力,渐渐镇静,忽而意识到,方才被这小子激怒,有所失态,已经暴露了自己的武功,不过,倒也另有收获,能够挨得住自己三成内力之人,想来,武功自然高强,也难怪自己没有看出二人身怀武功,倒是司徒仙婕,隐藏得够深,在谷中半年多,竟然未被发觉,不过,如此正好,只能说,二人的利用价值又多了几分,想到此,谷主嘴角微翘,浑身散发着一阵诡谲之气。

    仙婕和宗正也心知暴露了武功,在强者面前,只此一试,双方便心知肚明,只是,双方皆未言明道出,暗自藏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