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五十六章 落入计中计
宗正被谷主所出的一道死题困住,一时陷入窘迫困境,忽而想到以非常之法解出此题,似若成竹在胸,却又缺少破题的引导,一时踌躇沉思之中。

    仙婕是个聪慧之人,心中亦感到此题之难处,也估摸得出此题乃是死题,无论正哥哥是否出手,他都无胜算可能,为此揪心不已。

    谷主一脸自信,见宗正愁眉紧锁,心中甚是欢快,然,又觉着还需加紧逼着宗正出手,遂又对着满座宾朋言道:“如此耗着时间也不是办法,想来诸位宾客也心中甚是着急,莫不如就给燕居士一个时辰的时间,如此,既不会让众宾客久等,也不会太过苛刻,不知诸位以为何如?”

    众宾客自然满心欢喜的答应,谷主见此情势,遂问宗正道:“燕居士可有异议?”谷主表面上是客气询问,实际上却又何尝不是暗地里的一种威逼呢,宗正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见此情势,也只好暂且应允。

    宗正一时半会不能确定当中玄机奥妙,心中一直回想着方才的所有过程,有那么一刹那,宗正觉着有所不对之处,只是究竟为何,一时不明。

    一番思索,忽而豁然开朗,愁云淡开。

    “何须再过一个时辰,现在便可!”宗正胜券在握,满是自信,对着谷主及满座宾朋放出豪言。

    众宾客甚是惊讶好奇,此题,众人皆心知定有蹊跷,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何以此人在如此之短的时间便想到解决之法,众人带着好奇之心,直直地望着宗正。

    但见宗正行至碧嫣身旁,将右手递进瓶中,缓缓抽出,拳头紧握,众人皆盯着他右手之拳,暗自估摸着他打开手掌之后,掌中是否有那枚晶莹之豆出现。

    宗正将手举起,并未舒展,对着一众宾朋及谷主说道:“既然弱水三千,取其一瓢饮,那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一饮而尽。”说着便将手中之物塞入嘴中,一口吞下。

    众人大骇,皆摸不清宗正欲意何为,明明是要公示答案,为何却将证明答案之物一口吞入,着实让人犯迷糊。

    宗正其实并未吞下任何东西,或者说,宗正压根就没有在花瓶中取出任何一粒黄豆。

    谷主神色未改,心中却暗自欣喜,她知道宗正已经解出了此题,也着实佩服宗正的智慧,却也感到一丝丝惋惜。

    宗正对着正在忙乱猜疑的众人说道:“诸位莫急,不妨反过来想一想,若是瓶中没有那枚晶莹之豆,是不是就可以说,方才本居士吞下的就是那枚晶莹之豆呢?”

    众人经宗正一番提点,豁然开朗,纷纷望着碧嫣手中的花瓶。

    谷主自然明白众人之意,遂向碧嫣投来一个眼神,碧嫣当即明白,随即将瓶中黄豆轻缓撒于大理石板上,经过一番仔细寻找,并未见到谷主初始投入的那枚与众不同之豆,碧嫣朝众人摇了摇头,众人便明了,地上没有那枚晶莹之豆,心下佩服不已,暗自称叹。

    马奕和常风心下大安,不禁对宗正感到由衷的惊喜和赞叹,想不到,跟在身边和自己一起称兄道弟之人竟然如此了得,二人皆觉着有些幸运,能够与此等英才结识,也算人生一大幸事。

    谷主似乎并无惊讶之意,仿若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那般,这让欣喜的宗正感觉有些异样,在他面前,他隐隐感到,谷主仿若浩淼烟海,自己则是海中一舟,不得不让宗正反思这当中有什么错漏之处。

    谷主恭谨地对着宾客言道:“此番结果,老妇由衷欣喜,如此才子,倒也不负我美人谷的佳人,既然,燕居士才智无双,美人谷甘拜下风,自当按照规矩,将帐中佳人亲赐予你。”

    仙婕一直隔着纱帐,并未见到方才所发生之事,经谷主宣布结果后,心中暗喜不已,想着马上就要和心爱的正哥哥见面,先前中毒之事皆抛诸脑后,脑海中转而满是正哥哥的模样,想着近一年未见,暗自臆想着正哥哥又是何种模样了。

    “管事,还不赶快将佳人请出。”谷主厉声命令中谷管事道,

    众宾客虽然对佳人他人得去的事实颇为失望,但是,一睹佳人风采的好奇却是时刻萦绕脑海的,想着马上就要见到佳人仙容,不禁心跳飞快。

    管事搀扶着仙婕自纱帐走出,然,下半脸依然遮着白纱,如此也只能让宾客愈发紧张和好奇而已,对于宗正,当看到仙婕出来的一刹那,看着她的身姿,再看看她的那双明媚眼睛,心中已经万分确定,这就是仙儿,与自己相依为命七年的仙儿。

    仙婕望着宗正,虽然宗正有所易容,但是,眉宇间还是能够辨认出,他就是自己早思暮盼的正哥哥,虽隔不到一年,此番美人谷重逢,却恍若半生。

    情至深处,总是不受所控,尽管之前百般暗示和掩饰,一到相见之时,仙婕和宗正还是没能够忍住激动之情,两人眼睛交汇的刹那,便已包含万感前言,遂未言明,当中情思却也不难看透,两人相视良久,谷主老练深沉,此前好不容易放下的怀疑复又燃起,凭着自己几十年的经验,她料定仙婕和燕居士定然以前认识,且关系非一般,不,她几乎可以断定,她们就是情侣。

    当两人缓过神色,忽然清醒之际,已经来不及了,两人都似乎感觉到犯了致命错误,下意识地回避各自的视线。

    台下聚涌着人海,到了如此关键之时,皆按捺不住,呼吁着要仙婕揭开面纱。

    管事向仙婕投来一个眼神,仙婕便举起右手,挽到左脸之畔,轻轻揭开面纱。

    宗正不敢正面直视,但不是为了刻意的回避,而是发自内心的不敢。他曾经在过去的梦里无数次想过仙婕的模样,但是,这次,他有些犹豫了,内心一种莫名的愧疚和害怕。

    只那一刹那,宾客的心便提至嗓眼,待这层朦胧面纱全部揭开,留下的便只能是不住的钦羡,赞叹还有遗憾。

    望着大理石台上的佳人仙容,冰肌玉骨宛似雪落松山,一种莫名的清爽从脚尖漫至心底,‘得佳人如斯,夫复何求。’想来,此种甘甜只能伴着不可得的遗憾而深深地感到揪心了。

    谷主和管事及碧嫣等人虽身在谷中,但是却也从未见过谷中美人,自她们运送至此便依着谷中规矩戴着面纱,如今,初次见面,却也由衷感到仙婕之美,不知何语形容,谷主素来狠辣,想起仙婕全身已经漫透香毒,并无遗憾可惜和自责之感,然,碧嫣和中谷管事却不由得泛起一阵愧意,如此仙女般的佳人,本应如天山的雪莲般纯粹干净,却被尘世玷染了污浊,任谁有良心之人,皆会感到一阵惋惜和自责。

    微风游游,吹拂着仙婕乌黑的发丝和洁白的衣裙,艳羡的目光盈余她的四周。

    一场盛事就此终结,当中深藏的阴谋和毒瘤却逐渐生长,在无尽的岁月里,谁又能预料后续祸福呢。

    常风和马奕见着二人相遇,倒也满心祝福和欣慰,悄悄地在嘈杂的人群中渐渐隐去。

    谷主望着仙婕和宗正二人,心下暗暗想道:“此二人关系绝不简单,如此倒是对我蒙古更为有利,一个才子,一个佳人,倒是天作之合,若是联手为我蒙古效力,倒是颇多助益,既然二人有此关系,倒不如像驯服那两只白雕那般好好驯服此二人。”

    想起白雕遭遇,不得不说谷主心思之歹毒,为人之狠辣,心计之高深,世间罕有。如今,又要故技重施于宗正和仙婕两人身上,想来便觉着后怕。

    今时今刻,宗正明面上风光无限,出尽风头,也是如愿以偿和心爱的仙婕在一起了,却始终没有想到已经堕入谷主计中计。

    那挑豆之题,虽是道难解的死题,但是,谷主再清楚不过,若是遇到智谋高深之人,以倒剔之法便可解答,那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又何尝不是谷主刻意留给宗正的提示呢,为的就是请君入瓮,宗正涉世未深,比起老谋深算的谷主,终究欠了一点火候。

    按照美人谷才子佳人节的规矩,为了保证佳人出谷后的安危,特意立下一项规定,今夜便是才子佳人完婚的日子,大婚后还需在谷中待上一些时日,待所有宾客离开方可自另外一条路出谷,为的就是断了未得到佳人者的念想。

    看着宗正抱得佳人归,宾客们自然是嫉妒的,好在,那些淘汰的待选佳人还可以另外的形式分配给失意的宾客,虽然不能得到最好的,但是能够得到其余不错的佳人,也算心有安慰,不虚此行。

    南谷嘉宾撤出南谷,宗正和仙婕则安排在中谷,两人未能在一起,而是暂时分开。

    谷主望着宗正被管事带走的身影,忽然想起蒙哥交代的一件重要之事,这位燕居士智慧非常,便想着或许可以交由宗正一试,风老琴的秘密没准就真的被他解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