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三十八章 惹事遇追杀
悲哀和宗正一齐走入客栈,悲哀捡了一处靠内的桌子坐下。

    小二跑过来问道:“两位客官,来点什么?”

    悲哀神色自然地说道:“给我们来一只烧鹅,另外再弄一壶好酒。”一副满是期待过瘾的样子。

    宗正听后正要说话,不料小二却先说道:“大师是出家人,怎么可以喝酒吃肉呢?”

    悲哀吃过上次在宗剑宫的大亏,不想再生事端,便对小二谎称道:“哦,这些是我代旁边这位客官点的,你给我来碗素面就好。”

    宗正正欲对小二说不要酒和肉,悲哀抢先用手堵住了他的嘴,然后对小二厉声说道:“快去上菜,杵着干吗?”

    小二便赶忙离开了。

    宗正两手扒着悲哀的手掌,松脱悲哀的手掌后,责骂道:“大师怎么可以用我的名义喝酒吃肉呢?”

    悲哀见宗正有些愠色,便双手合起,又开始摆起大师的谱来,

    “茫茫人海,我们能够相遇,那便是一种缘分,佛不渡与佛无缘之人,我是佛,你和我有缘,所以我要渡你成佛!”

    宗正本就生气,又听到这些莫名其妙之语,厉声问道:“这跟我刚才问的问题有关系吗?”言语间忘却了悲哀的长辈身份。

    悲哀却嬉皮笑脸地回道:“没有,但是和等一下发生的事情有关系。”

    宗正看着悲哀玩闹的样子,觉着定是又在耍什么心眼,便只是淡淡地问道:“什么关系?”

    悲哀笑了笑,狡黠地回道:“我要渡你成佛,所以等会,你吃素面,我吃肉。”说完后边‘哈哈哈’地笑个不停,还一阵手脚抖动。

    “吃荤即是杀生,难道大师就不怕罪孽深重,死后下地狱。”宗正一脸严肃地问道,

    悲哀听后镇定下来,神色也严肃起来,宗正以为悲哀开始良心发现,谁知他一本正经地说道:“阿弥陀佛,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宗正听后立时沉默,心中想道:“跟这个和尚斗嘴莫不如和疯狗撕咬。”

    默想之际,小二便过来了。

    小二端过烧鹅和酒放到桌面靠近宗正的位置上,把素面放到悲哀身前,悲哀一脸佛相地说道:“阿弥陀佛,有劳施主了。”

    小二客气回完话后便走开了。

    待小二刚走,悲哀便把面前的青菜素面端到宗正面前,把宗正面前的酒和肉移到了自己身前。还一脸慈悲地说道:“阿弥陀佛,烧鹅啊烧鹅,就算我不吃你,那也会有人吃你,与其给别人吃,还不如给我吃,我起码会超度你。”说话倒是流畅,似乎这种类似的话已经成为详熟之语,每餐破戒吃肉前的范例之语般,不过倒也显得悲哀确实没个正行。

    悲哀说完后,便和昨晚一般抓起整只烧鹅,狠狠地朝鹅屁股咬去,一股油汁瞬间漫抹嘴边,悲哀一脸享受。

    宗正看着悲哀滑稽可笑的样子,觉得实在好笑,但是又不敢笑出声来。

    悲哀吃东西没个吃相,但是吃起东西来却很是讲究,绝无着急忙慌之意,倒是很享受其中的过程,一顿饭就吃了半个多时辰,两人吃饱后便打算离去。

    悲哀朝小二喊道:“小二,结账。”

    小二跑了过来说道:“二位客官,一共二两。”

    悲哀听后并无掏银子结账之意,倒是示意宗正结账。

    宗正不明白悲哀的意思,半天也没掏银子的意思,悲哀急了,喊道:“梅出息,结账啊。”

    宗正不明所以地问道:“结什么账?”

    悲哀拍了拍宗正的脑袋骂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就是掏银子啊。”

    宗正一脸无辜地说道:“我没有银子。”

    悲哀不信,便把宗正搜了个,愣是没有搜出银子。

    小二在旁焦急地看着二人。

    悲哀这八年游离,何曾自己结过账,一路要么蹭吃蹭喝,要么索性吃霸王餐,如今见蹭吃不成,只能吃霸王餐了。

    悲哀便指着小二的后方说道:“看,我徒弟来给我结账了!”

    小二扭转头去看,发现什么也没有,回过头来,转眼便发现老和尚拉着身旁的客官便跑到了门口。

    小二喊了几个人瞬间追了出去。

    宗正被悲哀拉着满大街跑。

    宗正甚是奇怪,边跑边问道:“大师,我们跑什么啊?”

    悲哀瞪着宗正苛责道:“还不都是因为你,还以为你带有银子呢?”

    宗正醒悟道:“哦,原来在客栈吃饭是要付银子的呀,怪不得上次我在客栈吃饭,我没有银子,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

    悲哀听后喘着气说道:“想不到,你小子也吃过霸王餐。”

    二人跑出了好远,见后面没有人追来,便停了下来,喘着粗气。

    凉风劲吹,树叶摇动,宗正和悲哀来到一处山林。

    悲哀以内力调和气息,待气息平和,悲哀便用手拍了拍宗正的肩膀夸道:“行啊,梅出息,能跟着我跑如此远。”

    宗正见悲哀一会功夫便呼吸匀称,便知悲哀内力深厚,怕暴露自己武功,故而未敢运用内功调息,便上气不接下气地回道:“你一直,拉着我,跑不动,也得,跑啊。”说话受呼吸影响,也是断断续续的。

    悲哀跑了一阵,加之喝了点酒,觉着有些渴,又不想再走动了,便以手搀着自己的气穴之位,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声音嘶嗟地说道:“哎!我不行了,你搀着我找个地方坐坐。”

    宗正看着悲哀的神色,便知道悲哀是假装的,只是自己又不能道破,一旦道破便又会惹起悲哀对自己的怀疑,便依着悲哀,搀着悲哀找了个木桩,把悲哀搀扶着坐在木桩之上。

    悲哀坐下后捶着胸口舒坦了一口气说道:“梅出息,我走不动了,你去给我弄点水来。”说罢递给宗正一个酒壶。

    宗正立时领悟悲哀的用意,应承道:“那您在此稍候,我去去就来。”接过酒壶便走了。

    待宗正离开后,悲哀便坐在木桩上,哼着小调,神色悠扬,好不惬意自得。

    正在自由享受之际,突然两个手持长剑,身穿白服之人跃然悲哀之前,他们正是元虚散人童音立和冲虚散人尚有为。

    尚有为骂道:“哼,就知道客栈内吃肉喝酒的老和尚就是你。”悲哀看到是宗剑派的两大高手,想到昔日和他们的师弟步听话打斗,步听话剑法凌厉,悲哀心中泛起一丝惧意,知道肯定敌不过二人联手。

    悲哀便解释道:“两位散人,我们之间真的有误会。”

    童音立怒道:“误会,难道你杀了我步师弟一句误会就能解决吗?”

    悲哀一脸无辜地解释道:“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杀你们步师弟。”

    童音丝毫不听,当然,听了也不会信,想起昔日步听话的惨死便说道:“废话少说,我们今天就为步师弟讨回公道。”

    说罢,二人便举剑刺来。

    童音立一剑便往悲哀脖子刺去,剑法稳迅而精准,悲哀用两掌以内力夹住剑尖,这时尚有为则剑指悲哀胸骨的华盖穴,悲哀不能松开双手,但是尚有为已经逼近自己的死穴,知道刺中后不死也是重伤,赶紧往右一个倾斜。但是还是没有完全躲过剑锋,左手手臂被刺破了皮。

    宗正拿着装满水的酒壶往悲哀而来,远远便听到了打斗之声,于是便轻悄地走了过去,躲在一棵大树后面。

    宗正看到悲哀被两个手持长剑之人围攻,细看之下大惊,

    “他们二人一个使得是宗剑派准剑,另一个使得是宗剑派狠剑,内力又是如此深厚,只怕不消几招,悲哀大师就会受伤啊,我该怎么办呢?”

    悲哀躲过一剑后接着脚下一蹬飞身而起,顺势松开童音立的剑,此时尚有为立刻飞身而上往脚底涌泉刺来,悲哀一脚踢开童音立的剑后立即空中反转用两掌夹住尚有为的剑尖。

    尚有为怒道:“老和尚,你就会用‘佛掌夹叶’一招吗?”

    悲哀连回答的时间都没有,转眼童音立便一个旋转身躯飞身刺来,悲哀夹住尚有为之剑,以剑为着力点顺势前身弯曲用脚朝尚有为持剑的手踢去,悲哀一个前身弯曲向下便避开了童音立,童音立从悲哀上空掠过扑了空,尚有为用左手抵挡悲哀的脚踢。

    悲哀松脱双掌,站在地上。

    童音立脚蹬树身借力再次飞回往悲哀命门穴刺去,尚有为挥剑也往悲哀侧胸刺来,悲哀使出金刚指以食指和中指夹住尚有为剑身,一个跪地拗膝,顺势用尚有为的剑格挡住童音立的剑。

    宗正站在一旁,看到宗剑派剑法如此凌厉,不禁感叹上官前辈的厉害,但是心中不免为悲哀担心起来,心中想道:“悲哀大师一直都是防守躲避,而二人则攻杀越发厉害,若不尽快想个法子,怕是悲哀大师会死于二人剑下啊,若是贸然出手相救,只怕惹出诸多是非,该如何是好呢?”

    宗正正在焦急之时,突然看到树上的蜂窝。

    顿时心里便有了主意。

    悲哀借力以‘金刚指’驱剑格挡住童音立之剑后,二人两剑瞬间并合,用力压住悲哀,悲哀本身跪地拗膝,再加上二人之力,悲哀重重地跪在地上,用双肘抵住两柄剑的剑身。两人再加了一把力,悲哀脸上汗珠直落。

    就在此时,一个蜂窝扔到三人之间,瞬时马蜂便飞出,见人就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