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三十四章 一计惊诧人
宗正说到正在想不费一兵一卒而烧毁粮草的方法。

    张钰一听惊疑道:“不用一兵一卒而毁敌粮草物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相信,直勾勾地望着宗正。

    宗正据实回道:“是这样的。”眼睛并无闪烁不定之态,想来也有几分把握。

    张钰和众将不禁对宗正所说的话感到惊奇不已,烧敌粮草已然不太可能,还要不费一兵一卒,岂不是空口说白话。

    张迟不免打趣道:“梅兄弟平时一言不发,想不到,一鸣则惊人啊。”

    李自章亦附和,摇着头说道:“不可能,绝无半点可能!”

    张钰、王安节和朱全易虽然也不相信,觉着这是天方夜谭,但自宗正显示武功救了王将军性命之后,倒不敢轻视眼前这位年轻人,故而未加戏谑之语,只是保持沉默。

    宗正脑中想到《伤城攻略》里的一段话便不由自主地背道:

    “用兵之道,在于善用天时,地利,人和。以武对武非智者所谋,以智对武,虽武力不足,亦可取胜有余,智之大者化万物为奇兵,实则无兵,而胸中已然万马千军。”

    众人听后觉得梅用所言深得兵家指导,对其顿时又突然刮目相看。

    张钰是个老将,宗正方才所言乃是‘帝’家总结的兵家精粹,他岂能体味不到其中的精髓,不禁暗自佩服。

    “想不到梅兄弟不仅武功高强,而且也精通兵法谋略,张钰佩服。”

    “张大哥,您过誉了,您给我一天时间,我尽快想出一个法子,烧掉蒙古军粮草。”宗正一脸谦恭,略带自信地回道,

    张钰看到宗正自信的样子,心中充斥着惊奇和期待,倒不再觉着宗正似有开玩笑的样子。便说道,

    “那好,明日我们还是在这个地方,听你的妙计。”

    宗正怕自己刚才一闪而过的灵感消失便急着告辞。

    “那我先回房斟酌去了,先告辞。”说完便转身回房。

    张钰等人面面相觑,看着宗正离去的背影,好似做了一场梦,皆暗自期许着好梦能够成真,而不是做了南柯一梦。

    宗正回房后细想道:“马上就要到五月,此时,蒙古军大营正好处于顺风之处,和《伤城攻略》所述风向吻合,只是这乘风之物到底是什么呢?”

    宗正想这个问题直想到深夜,仍无头绪,想着想着便也就睡着了。

    翌日,轮到汪德臣和阿克台领兵主攻,张钰等人经过奋战艰难打退敌人多次进攻,只是愈发感觉吃力了,尤其在兵力调动上,已经有捉襟见肘之感。

    那边战争打得如火如荼,宗正却一大早便起来继续思索着‘乘空之物’,似乎并不受战争的丝毫影响,心态倒也平静。

    待至入夜,蒙古军撤退。宗正仍旧没有想出乘风之物。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可他却并无焦急慌乱之态,反而坐于台阶之上,吹着徐徐微风,望着头顶上的星空,只一刹那,脑海中便闪过那日在牢中看到孔明灯随风飘荡的情形,顿时恍然大悟,终于想到了乘空之物。

    是夜,按照昨日所说,众人都齐聚内堂听闻宗正的妙策。

    所有人皆已经到齐,马上就到时间了,宗正却依然没有现身,众人不免心中暗自一阵揣测,觉着宗正是放大话过了头,不好意思便不再露面了。

    张钰却依旧淡定从容,王安节盯着那张空空的椅子,不曾想过宗正会因想不出法子而逃避,只是揣度着宗正到底会有何办法。

    正在众人即将等不住之际,宗正从堂外院子走入,月光静静地洒在这位英姿少年身上,他安静从容地走入堂内,轻轻地坐下。

    张钰见所有人都到齐,便问宗正道:“梅兄弟可想出妙策了?”

    众人齐刷刷地望着宗正,大有欲一饱耳福,大开眼界之感。

    宗正客气地说道:“妙策不敢当,只是拙计而已,其实,我也是方才才想到的,让诸位久等了一番,着实不好意思!”

    张钰心急道:“梅兄弟,你就说吧,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世间真的是否有不用一兵一卒就毁敌粮草的妙计。”

    宗正见众人目光迫切,便不卖任何关子,直接叙说道:“此时蒙古军正处于顺风的风向,据我们五里之遥,我们做上千个大的孔明灯,在灯下系上一个坛子,坛内装满燃油,用一根线绳联结坛中燃油和孔明灯内的烛火底座,算准耗费蜡烛的量,等到孔明灯飞至敌军上空自然就会熄灭,灭之前,蜡烛底座的绳索会自动引燃,传导到底下的装有燃油的坛中,同时,孔明灯也会坠落,坛子坠地便会破裂,燃油散开,落在蒙古营帐之上,到时,乘着风势,蒙古大营势必陷入火海之中。”

    众人听后,听懂了的则不禁目瞪口呆,未听明白的却依旧一脸迷茫。

    宗正随即取来事先画好的图纸,指着上面标注的图稿一一详细地又解释了一遍,众人方全部明白。

    张钰惊叹道:“想不到,还真有如此奇妙的破敌妙法,果真是不用出动一兵一卒啊。”

    众人亦暗自叹服,觉着此计策可行,不禁欣喜之色,浅露脸颊。

    宗正却面露难色,语气低沉地说道,

    “此法,最关键的是算准蜡烛的量和风速,所以需要试验一番。”

    张钰道:“这有何难?从今晚起,梅兄弟你负责整个计划,有任何指令皆可传达,我等皆一一遵从。”

    众将领都应答道:“梅兄弟,如有差遣,我们定当服从。”

    宗正见群情激昂,便顺势布置任务道:“现在我布置一下任务,张钰大哥着人两日内尽快制出三百盏大的孔明灯,明日先赶制七盏不同颜色的孔明灯,我要先实验一番。”

    张钰答道:“没问题。”

    “朱大哥,两日内,你命人准备好上三百个坛罐,并在坛罐内灌满燃油,记住坛罐不能过大。”

    朱全易回应道:“一切照办。”

    宗正对着李自章说道:“李大哥,你着人两天内准备尽可能多的蜡烛。”

    李自章快意地答道:“好的。”

    待吩咐完毕,宗正想到一事,不免又面露难色,蹙眉紧锁,对着众人说道,

    “这试验倒不是难事,难得是如何在试验之时,不被敌军发现我们的计策,若是被他们发现,之前准备再充分也是茫然!”

    张钰等人和蒙古军打过多年交道,自然觉着宗正所言在理,蒙古军不乏善谋机智之士,如何瞒过他们,倒需要一番手段和谋略。

    宗正早已想好一举两得的应对之策,只是此举有大不敬之嫌,故而不敢轻易提起。

    宗正转身对张钰说道:“张大哥,有一事希望您不要介意晚辈的无礼。”

    张钰客气自然地回道:“梅兄弟有什么吩咐尽管说,不用介意什么。”

    宗正见张钰爽快地答应了,便不再顾忌地说道:“那好,晚辈就无礼了。”

    说完后便对张迟说道:“张迟大哥,你先着人在城上摆上丧礼所用的素服,明日全军哀哭,对外宣称王将军已经过世。”

    张迟大惊道:“这,王将军不还活着吗?”

    张钰陷入疑惑之中,但是宗正既然提起,便知道其必有深意,遂不禁问宗正道:“不知梅兄弟是何用意?”

    宗正解释道:“晚辈这样做一来是为了麻痹敌人,明天晚上我还要借着哀悼将军之名点灯做试验,不然,我怕敌人事先察觉我们的计划,到时候就功亏一篑了;二来,是让蒙古军三日内不敢攻城,以缓解目前紧张的局势。”

    朱全易不解道:“这麻痹敌人,我们明白,这让敌人三日内不敢攻城又是为什么呢?”

    宗正觉着此时解释不合时宜,遂推脱道:“这个,日后再给你们解释。”

    张钰则似有所悟,叹服道:“梅用兄弟如果投身入军必是一流的帅才啊。”

    宗正客气回道:“张大哥过誉了,愧不敢当。”

    张钰既然已经明白宗正用意,便同意了宗正的提议,转而命令众将务必按着梅兄弟的吩咐行事。

    众人领命后便一一离去,各司其职去了。

    第二天,蒙古军集齐军队一如前几日,准备再次攻城,来到城下,看到城墙上挂满白布,士兵哀哭之声不绝于耳。

    前锋汪德臣见此情势,便对蒙哥说道:“大汗,这几日都未见王坚,想必那王坚已经中箭身亡,近两日我军不宜攻城。”

    蒙哥不禁疑问道:“既然王坚已经身亡,何不趁势猛攻?”

    汪德臣作为先锋大将,又是蒙哥谋士,拥有多年沙场经验,也知道宋军心性,自然知道此情形之下隐藏的危机;遂向蒙哥解释道:“一方面,恐防有诈;另一方面,兵法有云,哀兵必胜,宋军刚丧主将,哀怨愤恨之气正盛,此时攻城,我军定会伤亡惨重啊!”

    蒙哥思忖一番后觉着汪德臣所言不无道理,随即传令,全军撤退,待三日新丧之后再行强攻。

    随后,蒙古军气势汹汹而来,复又齐整整撤去。

    朱全易等人看到蒙古军兵临城下却又突然撤去,和宗正预料的一模一样,心中佩服不已。

    张迟叹服道:“想不到,敌人真的不再攻城。”

    朱全易赞道:“这梅兄弟果然厉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