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二十一章 随性终惹祸
悲哀偷偷跑到山下小镇,直接奔着人流兴盛的地方而去,驻足于一客栈之前,看到酒旗上写着‘醉翁之酒’几个字,暗自偷笑了一番便走了进去。

    悲哀四下张望了一番,找了个靠外的位置坐了下来。

    客栈还是蛮大的,少说也有十几桌,宾客满蓬,生意兴隆,声音也略微嘈杂。

    小二见有客人坐下自然热情上前迎合,只是看到是一位老和尚,料想必定是要几个素菜或者素面。便下意识地说道,

    “这位大师,请问您是要碗素面还是什么其它素菜?”

    悲哀并未作答,只是朝小二瞪了一眼。

    “给我来瓶酒,切两斤牛肉!”

    小二惊了一跳。

    “大师,您是和尚,怎么可以喝酒吃肉呢?”

    悲哀见许多人的目光投来,有些难为情,便开始假装正经,双手合起,行着佛家大礼。一本正经地说道,

    “心中无佛,不吃酒肉也不是佛,心中有佛,虽吃酒肉也是佛。”

    小二哪听得懂这些,听后只是笑道:“呵呵!胡说八道!我看你根本就是假和尚!”

    悲哀觉着小二太不懂事,正欲大骂小二,突然从客栈内侧传来一句声音。

    “吃肉喝酒,竟然还心中念佛!却也不害臊!”

    悲哀听后不禁暗自生气,拍着桌子大声喝道:“谁在说老衲,出来!快出来!”

    只见后面走出一位身穿素服,衣着邋遢,手持宝剑,年纪约莫四十的男子。

    “出来就出来,怎么着!臭和尚想打架么?”

    悲哀看着眼前之人衣着邋遢,行为不恭,说话粗俗,料想定是市井流痞,暗自想教训他一番,于是便展出动手的架势。

    男子不甘示弱,拔出宝剑相迎。

    掌柜看到那男子正是山上凝虚散人步听话,自然清楚这个混世魔王般的人物,便赶紧出来相劝。

    “二位,二位,小店小本经营,砸坏了桌椅可不好!能否请二位捡个宽敞的地方比试,这样才能显示出真本事,你们说是吧?”

    悲哀想了想亦觉有理。步听话担心在山下把事情闹大了,对掌门无法交代,便对悲哀说道,

    “好!咱们另寻其他地方比试,臭和尚,敢不敢跟我来?”

    悲哀怎会示弱,听此话语只想更好地收拾收拾这个可恶之人,搅了喝酒的兴致不说,还当众嘲讽,让其难堪,不出了这口恶气,又怎会是悲哀的风格。

    二人气愤地从客栈走出。

    悲哀跟着步听话来到一片竹林。

    竹林苍翠秀丽,竹子生的密密麻麻,地上积满了飘落的枯叶,一脚踩在上面倒有软绵绵的感觉。

    二人站定,悲哀大师摆出一副谦让的模样,似乎不把眼前之人放在眼里。打架之前定要嘲讽羞辱一番对手,这是悲哀一贯的风格。

    “不要说我以大欺小,你先动手!”悲哀气势咄咄,却掺杂半分冷意。

    “不要说我以少欺老,你先动手!”步听话竟一个灵活之语巧妙推脱。

    悲哀不想在打架前便输掉气势,遂还了一句。

    “我是和尚,出家人慈悲为怀,理应谦让,你先动手。”

    “我手持宝剑,你赤手空拳,你先出手!”步听话亦不愿在言语上输掉半分。

    老和尚悲哀是个急性子,不禁有些烦躁。

    “我说,我们两个,你推我,我推你,那到底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就回去继续喝酒吃肉。”

    步听话听后心里暗想道:“又是喝酒吃肉,看着这个和尚色迷迷的样子,定然把色戒也破了!今天让我遇见,定要好好教训你一番!”

    想着便以左手使出真气弹出宝剑,右手取剑,跳到和尚面前。

    长剑朝和尚头部右侧朝左脚斜斜划下,伴随身体倾斜后顺势旋转将剑转至胸前上侧,宛若一个外部插着刀剑的陀螺。

    步听话便耍剑招边念口诀说道:“上开横阳下劈月,身旋体转回环刺。”

    悲哀大师先是身体由头到脚后倾,利剑从眼前划过,轻轻划过袈裟,顿时袈裟裂开一道口子,悲哀大师未及注视裂开的口子又立刻全身倒下,躲过一个回环刺。

    悲哀赶紧叫道:“停!停!”

    步听话立时收住剑锋。

    “哎呀呀!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剑法却如此了得,幸亏你小子内力不是深厚,否则就刚才那招早就把老和尚我送去参见如来佛祖了!”悲哀打趣道,

    步听话听后觉着有些可笑,暗自有点得意,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

    “哼!这只是快剑里面的第一式和第二式。”

    悲哀油头粉面,一脸滑稽相,戏谑道:“啊!前面两式就这么厉害啊!这个快剑的名字倒是名副其实,我要是反应慢了一丢丢,恐怕割破的就不是我的袈裟了,只怕我的胸都要被你划破。”

    步听话知道老和尚是在向自己示弱,但是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又生怕有诈,便懒得和悲哀废话。

    “假和尚,休要拖延时间,看剑!”

    步听话提气又是一剑,悲哀吓得赶紧起身接招。

    步听话口中念道:“左右斜划弹跳起,长虹贯势应天斩;近得盘下扫秋风,溅落繁花中间挑。新月初弯。”

    随后依次使出了快剑后面的十一式,地上的枯叶随着剑势卷起,在二人之间翻飞旋转。

    老和尚拼尽全力闪躲,步听话使完十三式却并未占到便宜,心中不悦。

    步听话想着既然快剑一十三式耍完未能伤到老和尚分毫,莫如用准剑十六式。

    正在切换招式的瞬间却被老和尚找到空隙,悲哀朝着步听话背后击打了一掌,但是毕竟是闹着玩的,只是用了三分力道。

    步听话中了一掌,心中暗自念道:“老和尚功力深厚,刚才故意掌下留情,我看继续打下去我也占不到便宜,莫不如就此罢了!”

    阵仗虽然输了,可是面子不能丢,步听话说道,

    “老和尚,今天就不打了!我有要紧的事要办,先走了!”

    说罢只一个闪身便踩着竹子飞起,没有了踪影。

    悲哀撇了撇嘴笑道:“打输了就说有事要办!逃跑都要找个台阶下!哎!”

    说着便拍拍袈裟,突然摸到胸口那道裂开的口子,甚为不爽,不禁暗骂道。

    “可惜了我的袈裟,下次再让我碰到,我就撕烂你全身衣服!”

    随后,悲哀又返回了原来那间客栈,在那里沽了一壶酒,买了两斤牛肉,携着这些酒肉来到一隐秘之处,随意吃喝起来。

    当夜,悲哀喝了个烂醉,便随便找了个地方便睡着了!

    非凡遣人找寻悲哀未果,便领着弟子返回了宗剑宫。

    第二天,悲哀醒来,自知已经贪酒误事,便提气以轻功赶回宗剑宫。

    悲哀刚在宗剑宫外的广场露面,就被一群身穿素衣的少年持剑团团围住。

    悲哀望着眼前的阵仗,不明所以,只是一个劲地骂着陆知章。

    “陆知章怎么搞的,竟然那么不懂礼数,你们这些小王八,竟然这样对待你们的客人和前辈!”

    就在此时,陆知章带着玉虚散人等人走了出来,后面跟着非凡和十名弟子。

    陆知章长袖一挥命令众徒儿散去,走上前来,神色异常凝重,眼里湿润通红,带着沉重的语气问道,

    “悲哀大师,我有几个问题,烦请据实回答!”

    悲哀一上来就被一帮人围住,心里自是疑惑,如今没等自己开口提问,那陆老头竟然要先来问自己,觉得不可理喻,便冷冷地回应道,

    “问吧!”

    “第一,大师昨日可是在山下客栈之内与人发生打斗?”陆知章问道。

    悲哀想也不想便答道:“是!”

    陆知章便继续问道:“大师是否和一个身穿白服的人打斗,并且打了那人一掌?”

    悲哀也是想也不想便说道:‘是!”

    陆知章继而又问道:“你是不是杀了他?”

    悲哀顺着前面的问题还是想也不想便答道:“是!”

    其实他自己刚才回答了什么,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一个劲地答道:“是!”

    这下可把一旁的非凡急坏了!非凡赶紧大声斥问道,

    “悲哀师叔,可不能乱回答啊!人命关天啊!何况你是出家人,更不可任意杀生!”

    悲哀听到人命关天几个字顿时感觉事态有点严重,正待要问到底怎么回事。

    只听玉虚散人李清莘说道:“大师对杀害我步听话师弟的罪行供认不讳,却也是出家人的风范,只是杀人毕竟要偿命。”

    悲哀似乎听出了一点,那便是出了人命,赶忙要解释,却被陆知章打断。

    “步听话有没有杀害非常大师尚待求证,大师未免不分青红皂白,做事太过冲动了吧!”

    悲哀大师被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搞的稀里糊涂,却只看着非凡干着急的样子便觉得自己必定犯下了大错。

    正在这时,空虚散人张自涌看到了悲哀大师胸前的袈裟口子,认出正是快剑一十三式的第一式所伤。

    一下子,悲哀陷入被动局面。

    五散人挥动宝剑便将要动手擒住悲哀,悲哀一时情急竟然使出昨日击打在步听话身上的绝情掌,五散人一看,心下更是认定步听话是被悲哀大师所杀。

    悲哀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急转直下,留在此地,只会被五散人擒住,先逃脱才是首要,于是趁五人不注意,便纵身逃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