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十六章 宗剑剑谱叙(上)
自忽必烈返回大理,便整军攻宋,宋军抵抗异常顽强,蒙古军虽然最终攻下了四川众多城防,但是终究没有速战速决,受到粮草的限制和天气因素的影响。战事一打就又是三年。

    皎洁的月光伴着繁星,洒下温和的亮光,一闪一闪如那水波泛着鳞光。

    星空下,宗正和仙婕躺在绵密宽阔的草丛之中。四周虫鸣清响,微风游游。

    仙婕身穿白色衣服,把头枕在宗正胸上,眼望星空。

    那双明媚的眸子即使在黑夜也能看出眼睛里面发出的动人的光芒,两边长发飘漫开来,如活水般沁透在男的胸脯周围,面容清新,让人一见似有冰泉沁面、微风拂体之感,如此超凡脱俗只会让人误以为下凡仙子,咋一看,肤如雪脂,宛若初绽的白莲,可谓雪落松山,清风拂面。

    仙婕平躺在地,右腿微屈抬起,腰细腿直,一袭玉白之服映衬着身材的曼妙娇俏。

    手指苍穹,衣袖微下,露出纤纤玉手。

    宗正面目愈发俊朗,皓齿明眉,身着灰色布衣,身材已经少年初成,嗅着仙婕散开的秀发,幽香入鼻,一时心神荡漾。

    仙婕指着天上的一颗明亮的星星。

    “正哥哥,你看那颗星星!”

    声音娇嗔柔美,让人听罢顿觉蜂浆入喉,颇有凉泉淌壁之感。

    寒暑交易,岁月姗孄,转眼二人在此深山密林中便呆了近七年,两人一个年近十七,一个年逾十四,出落地金童玉女般羡煞旁人。

    宗正未有回应,仙婕复又叫了几声。

    “正哥哥...”

    宗正依然毫无反应,仙婕有点急了,起身看着宗正,见宗正眼睛动也不动,便伸出纤嫩的手在他眼前晃动。

    宗正被眼前晃动的手带回现实。

    面红耳赤地说道:“仙儿,你干嘛?”

    仙婕反问道:“正哥哥,应该是我问你这个问题好嘛!”话语中带着几分少女的娇俏,颇惹人怜爱。

    宗正神色有点慌张,胡乱地说道,

    “没,没什么。”

    仙婕瞪大了眼睛,直直地望着宗正,宗正有些尴尬,便岔开话题问道,

    “对了,你刚才是不是有说什么?”

    仙婕想到宗正刚才爱理不理的情形便草草地回复道:“没什么,天色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吧!明天说好开始练剑,早点休息吧!”

    “嗯,那我们回去吧!”宗正没有注意到仙婕的不开心,也只是淡淡地回了句。

    仙婕生着闷气,‘哼’了一声便站起匆匆离开。

    宗正赶紧站起追了过去。

    仙婕见宗正追了过来,不想搭理他,于是提气纵身便飞身而起,身姿曼妙轻盈,长袖衣裙飘舞宛若仙女曼舞,好不优美!

    宗正也飞身而起,踏着松枝一路赶追。

    二人在山林中七年,已经把《万象更新录》的武功练得十有七八成了,那储功玄冰也早已被二人吸释殆尽,故而,二人的轻功异常了得,只片刻便赶回了无名洞府。

    仙婕轻盈落于无名洞前,宗正随后便赶到落在仙婕背后,伸手拉住仙婕。

    “仙儿,你怎么了?怎么说走就走!也不等我。”

    仙婕也有些莫名其妙,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就突然生气了。当宗正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自然泛起疑惑,只是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仙婕不知道如何回答,神色有些茫然,既然已经生气,索性就把宗正晾一下,故而,仙婕推开了宗正的手,不作回答便径直走入洞府。

    两人像往常那般,仙婕睡在石床内侧,宗正睡在石床外侧。

    最近几天,宗正有些反常,他总爱半夜起来,看着仙婕睡觉时的面容。

    今夜子夜时分,宗正也似往常那般醒来,他悄悄起身,看着仙婕雪白的脸,痴痴地盯着。

    不由自主地便俯身要亲吻仙婕的面颊,就在快要亲到仙倢的时候,感觉心脏都要几乎跳将出来。

    就在此时,仙婕突然睁眼醒来,宗正一时惊慌失措,赶紧起身,两颊绯红,宗正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噗通直跳的心也跳得愈发急促。

    “正哥哥,你怎么啦?睡不着吗?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仙婕盯着宗正一脸关切,一下连问了几个问题。

    宗正压住惊慌之情后低声地说道:“没,没什么,仙儿,明天还要练剑,早点睡吧!”

    说着便倒头就睡,以背对着仙婕。

    仙婕困意十足,听罢便也倒头便睡了!

    宗正见仙婕躺下后,心里蓬乱不已,竟头一次失眠了。

    翌日清晨,仙倢摇晃着宗正的身体。

    宗正舒摆了几番,口中喊着“别闹”便又睡了过去。

    仙婕抓起宗正的手,只稍作力道,便将宗正上身抬起,复又摇晃起宗正。

    宗正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朦胧,只感觉身体在被什么抖动着。

    “正哥哥,你快起来罢!你今天偷懒了!你看,已经很晚了!”仙婕一个劲地喊道,七年中,自从练功以来,二人便过着规律的生活,此番,宗正确实睡得过晚了,他自己也浑然不知。

    宗正忙问道,“几时了?”

    “巳时了,赶紧起来练剑了!”

    宗正一听,立时起床,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开始修炼《宗剑剑谱》的日子,宗正非常重视,也非常期待。

    两人来到石室。自从储功玄冰被二人吸释完后,石室便开始有灰尘,虽然二人也经常打扫,却也没了先前这般效果。只不过,石室没有先前那般阴冷了。

    宗正来到书架之前,取下《宗剑剑谱上卷》,看着上面几个大字,宗正不免有感而发。

    “仙儿,我们练万象更新神功练了整整七年才练成,不知道这宗剑剑法,咱们要练多久才成啊?”

    “我们学了万象更新的功夫后,有了淳厚的内力修为,学起其它功夫自然是会事半功倍的!”

    这七年,宗正教仙婕识文断字,更教会了仙婕许多深层次的东西,仙婕本就聪慧,故而成长进步是极快的,方才所言已然看出她的自信和渐趋沉稳的心态了。

    “嗯,不错!仙儿说的有道理!”宗正赞同道,“那我们开始吧!”

    未及宗正翻开书册,仙婕便从宗正手中夺过剑谱。

    “以前都是正哥哥读给我听,这几年你教我识文断字,以后就由我來念吧!”

    说着便拾起剑谱翻开了首页,朗声读将起来。

    “宗剑剑谱分上下两卷,总共五大章,上卷有三章;第一章快剑,第二章准剑,第三章狠剑。下卷有两章,第四章破剑,第五章合剑。宗剑剑法以快、准、狠为三大纲要,第四章破剑和第五章合剑为最高层次。修习者需牢记心决,将心决贯彻整个剑术。内力醇厚者可以真气贯于利剑,威力更甚。”

    仙接读罢,宗正一如往常,喜欢品评一番。

    “快、准、狠,每一字都是剑法的精髓呀,就以这四字来看,宗剑剑术必定非常凌厉狠毒。”

    仙婕已经不似往年那般懵懂,对于其中文义和奥妙也能参透七八分,不禁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随后,仙婕又翻开一页。

    “第一章快剑;剑术之快在于三者,一者心、意与行动的合一程度,心意不到而行动先到,此谓乱,心意到而行动迟滞,此谓钝。二者内力、真气的醇厚度,内力强者,以力补行动之钝。三者所持宝剑的顺手情况,剑与形合,是故能得心应手,是以能疾。内力为内在修为,宝剑为外用之物。快剑之道在于心、意、行三者相通稳迅。快剑之法根基在于突破形体速度之限,法门在于修习出手快捷制敌之剑术。”

    仙婕读完便习惯性地望着宗正,宗正并无话要说,只是做了个翻页的手势。

    仙婕便又翻过下一页:

    “根基篇;突破形体速度只要决在于秉借外物之强力阻滞,练法有二。其一,置身急湍之下,逆流袭击,急湍逆袭练之愈快,则陆上袭击快十倍之上;其二,以弹缩之物系于四肢,袭击相距深远之物,击之俞近则行速俞疾。此二者,视练功之需择一即可。”上面附有人在湍急河流之中,逆流击打的图解和人体四肢被橡筋所缚击打远处木桩的图解。

    仙婕读完停了下来。

    宗正觉着有些难解之处,便同仙婕商量道,

    “这两种练功之法却也深得练快剑之要,只是选用何种为好呢?”

    仙婕思虑了一会说道:“橡筋之物,我们这里没有,倒是水流湍急之处有一现成。”

    “你是说仙女潭”宗正醒然道,

    仙婕点头道:“正是。”

    “仙女潭好是好,只是......”宗正嘟哝了好久,

    “只是什么啊?”

    “只是要天天泡在水里了!”

    “你还怕水吗?”

    宗正扭了扭头:“不是,你接着念吧!”

    仙婕复又端起书本,翻开了另一页:

    “法门篇;据历代高深剑谱总结得出快剑一十三式,口决为‘上开横阳下劈月,身旋体转回环刺;,左右斜划弹跳起,长虹贯势应天斩;近得盘下扫秋风,溅落繁花中间挑。新月初弯。”后面共有一十三页图像点明每一招式的精要之处。

    仙婕读完便和宗正一起看完所有一十三招式的图解。

    宗正对武侠书籍深感兴趣,故而看着看着便不自觉地将书挪到了自己身前,仙婕斜侧着头看着,不到一会便感觉脖子有些不适,遂往墙壁望了望,偶然间似乎发现了什么。

    “哎!正哥哥,你看前面的墙壁,”仙婕指着一块石壁,

    宗正往前方墙壁望去。

    原来墙壁起头处的人图和书上一模一样,只是这些年一直在练万象神功,便没有注意到石壁上的人形图。

    宗正激动道:“定是上官前辈将所有招式刻在石壁之上,方便每日练功!”

    “那我们背下武功口诀后便可依着墙上招式来练了!”仙婕提议道,

    “是的,不过,按照书上根基篇所说,待我们把招式练熟悉之后还是要回到水里练剑,这样才能事半功倍!”。宗正欣喜之情渐淡。

    “莫不如,我们先把上卷全部看完,再练习石壁上的招式,如此便会更凑效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宗正望着仙婕回道,二人已经默契非常,这种天长地久积累的情愫是不可言明,却又非常暧昧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