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龙引阙 > 第八章 误入盘古峰
司徒夫人举着火把带着两个女儿火速地在地道奔跑。

    只一刻钟的功夫便来到了地道的出口。为防有所埋伏,遂叫两姐妹在地道内躲起来,自己举着火把故意暴露目标以求证是否藏有埋伏。

    待确定安全之后,返回地道,两手各拉一位女儿紧张地从地道出来。

    地道通往城郊小树林,一时隐藏,敌人不一定能够找到,眼下最为要紧的是安置好这两个孩子。

    司徒夫人想道:“强敌很快就会醒悟,如跟着地道,不消片刻便能抵达,唯今之计需尽快隐藏,但是往哪里藏身呢?城门定有重兵把守,城中小镇不易隐藏,只能往密林的地方暂避了,尹城西北群峰绵密,山溪环绕,是个天然的迷宫,姑且暂避于那。”

    司徒夫人打定主意便吹一口哨,但见一匹黑色骏马奔跑而来。

    原来,自尹城被蒙古人占领后,司徒博文夫妇便早有防备,特意在地道口附近藏有坐骑以备应急逃生之需。

    司徒夫人扔掉火把,见仙婕尚小,于是抱起仙婕坐于马前,拉着玉悠上马坐于马后,待二人抱紧即刻扬鞭纵马往西北而去。

    刀陀等人半个时辰不到便恢复了功力。

    阿速台恢复功力后,立时叫属下之人全府搜查。

    过得一刻,属下回禀未发现司徒夫人和两位小姐。

    鬼脸老怪看着司徒博文抱着必死之心周旋,顿时觉悟道,

    “我们把司徒府围的水泄不通,司徒博文拼死周旋,定是此间存有密道,司徒博文为了给自己的妻儿争取时间,故而费尽功力与我等相搏,甚至于不惜牺牲性命!”

    阿速台听后横着脸说道:“斩草除根,给我搜,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地道给我找出来。”

    众人便俯身在各处敲击地板,只一会功夫,便有一人发现桌台处敲击地板发出沉闷空寂的声音,似有不对。

    刀陀大喝道:“快让开!”。

    随即运集真气于右脚,奋力自上而下悬空而踏。

    顿时桌台下方的地板便被震飞,一人之大的地道口便露了出来。

    阿速台吩咐道:“鬼脸老怪,还烦请您老带着几个属下从地道追赶,务求斩草除根!我等在外围搜索,想这地道口也就在附近,届时以‘通天雷’回应集合!”

    “哈哈哈哈!我最喜欢嫩娃子的鲜血了!”鬼脸老怪操着阴冷怪异的口音回复道,随即带着十几名蒙古士兵跃入地道。

    阿速台则带领众多士兵往城外各处去了。

    只一刻不到,鬼脸老怪便领着一队蒙古兵到达了地道口。

    众人出来,发现是个小树林。

    鬼脸老怪吩咐道:“副尉,放通天雷,其余人等立刻搜索这片密林。”

    身着铁帽的副尉从衣袖掏出一个二指粗细的烟花筒,只见他提手一拉筒底的细绳,一簇火花便旋飞上空,飞出十几丈之高,临空而爆,响声巨大,爆开的彩花色彩斑斓,光炫夺目。

    不一会功夫,阿速台则率众举着火把赶来。

    “老怪,抓到人没?”阿速台问道。

    “将军莫急,司徒夫人带着两个小女娃逃不远!”鬼脸老怪回道。

    恰在此时,副尉欣然走来回禀道:“禀将军,属下未发现司徒夫人和小娃,但是在小树林西北角发现大人和小孩的脚印还有深深的马蹄印。”

    阿速台疑问道:“西北山林是何地方?”

    副尉拿出新制的地图借着火光看了一会回复道,

    “回将军,此处是尹城盘古群峰,传说里面山环水绕,川泽网罗,树密烟袅,进去者迷途难返。”

    阿速台听后心里有些责难,只怪自己一心对付司徒博文,不小心放走了余孽。遂马上命哈赤率队往西北网罗搜索。

    司徒夫人带着两小女来到盘古群峰峰底,眼前只有一块崖壁,旁边右侧便是陡峭的山路。

    遂放下两女,取出火折,隐约看见一块石碑的影子,凑前一看,碑上斗然刻着“进有盘古群峰,死无葬身之地”两列竖文。

    说起盘古群峰,里面确有玄机,传闻,大金灭北宋之后曾占领该城,六十多年前,大金皇帝被大宋高手入宫行刺,刺杀不成,大金皇帝大怒,举重兵和高手誓要杀尽逆贼,行刺者都是绝顶高手,却均被一一擒杀,只有一位名唤‘三重人——袁天地”之人逃入盘古群峰,大金数名高手和数百士兵进山围捕却杳无音讯,而袁天地三十年后从盘古群峰出来便武功精进,开创了极乐派。

    司徒夫人早有听闻,故而一时之间,陷入了茫然之中,前有强敌,后是绝地,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思前想后之时,突然听到凌空一响,抬头望去,正是地道出口的地方。

    心中暗惊:“不好,敌人已经探知密道,一路匆匆,未及清除脚痕,不及片刻,敌人必将赶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唯今之计,只盼绝处逢生了!”

    司徒夫人心意决然。

    转身,拍拍马儿脑袋:“乌姬,此经一别,不知能否再见,去吧!”

    扬鞭挞马,马儿便飞奔离去。

    司徒夫人见爱马离去便抱起小女,拉着大女朝山里走去。

    道路崎岖环绕,玉悠摔了一跤,但是不敢哭泣。不管前方道路如何艰难也毫不吭声。

    三人前行了半个时辰,却也稀里糊涂,不知道到了哪里。

    一时之间,司徒夫人也怕进之俞深,出之趋难,加之黑夜前行,情势不明,料想敌人黑夜一时也不敢贸然上山,于是便觅得一处屏障环绕之地,在外围以真气驭力将一排长针嵌入地上防止野兽侵扰。

    司徒夫人打算暂歇一晚,待明日天亮视情形而定后计。

    待安置妥定,正待闭眼休息,突然看到山下火光汌动,杂吵盈盈。

    心里不禁大惊:“原来自己走了半个多时辰竟也没有走开峰口一带。”

    阿速台等人集齐峰底,人头舛动,火把通明。

    石碑清晰可见,阿速台看见上书“进有盘古群峰,死无葬身之地”十二字,不免傲气扬然:“多年战场厮拼,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一个盘古群峰又如何。”

    鬼脸老怪阴笑道:“将军,此峰非同小可,当年金世宗完颜雍被大宋逆贼刺杀,逆贼刺杀未果反惹世宗大怒,遂调遣众多高手和士兵追杀,贼人之中只剩一人存活,最后逃进此峰,世宗仍不放过,几百人和数名高手进去搜索无一返还啊!”

    刀陀等人听后心下骇然,阿速台便语道:“我们蒙古士兵的命金贵的很,传令,哈赤率大队返回尹城,原野雷率小队人马驻留此地,待明日天亮,在峰口一带搜索,记住,不要深入此峰,只需把他们逼进此峰深处即可,搜寻不得,再在峰口守上三天,我要让他们迷路困窘而死。”

    原野雷和哈赤齐声应命。

    阿速台和箫琶圣手等人便随哈赤部队返回尹城,原野雷留在峰口驻扎。

    司徒夫人静气凝神地关注着峰下敌人的举动,侧耳倾听一阵絮说之后,便见大队火把往东南而去,而峰下却仍旧火光重珑。

    未见火光向上移动的迹象,顿时也明白了敌人的意图,于是安慰两个孩子好好安睡。

    经过彻夜的折腾,两个孩子不明所以,却也疲累不堪。

    玉悠问道:“娘,爹爹呢?爹爹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生死关头,司徒夫人只顾保护二女性命,如今暂时安稳,却被大女的话刺入心锥,因为她心里再清楚不过,自己的丈夫多半已经遭遇不测了。

    她强忍伤悲答道:“孩子,睡吧!明天还要赶好远的路!”

    玉悠和仙婕见娘亲泪光婆娑,便再也没有多问。

    晨气雾绕,露珠凝滴,鸟飞鸣语,玉悠和仙倢从睡梦中被娘亲摇醒,未及清醒,司徒夫人便拉着两人朝石岩凹凸、山藤纏缘的路径走去。

    不一会便听到后面山草劈掀的声音,司徒夫人暗自心惊:“想不到,他们的动作竟那么快!”

    原野雷片刻功夫便找到了司徒夫人昨夜休息之处,他看着地上的脚痕,对副手说道:“脚印异常新鲜,她们一定刚走不远,叫你的人从这条小径搜索,记住,一定要沿途留下记号。”

    副手立刻召集下属往布满山藤的岩石小径追去。

    司徒夫人带着两女一路行走较慢,眼看敌人越追越紧,一时之间不知去往何处。

    但见山谷泥泞纵横,烟斜雾横,只好拉着二女往山顶走去。

    行至半山腰,荒石之上,枯骨骈连,二女莫不心惧。

    原野雷等人一路系绳做标,俞进俞深,本想遵令返还,眼看三人即将追上,却也不舍,却怎知看似将得而复不可得,不可得时重现可得,反反复复,终于还是追了过来。

    行至半山腰,众人看到暴露的冢骨,不免大惊失色。

    副手对原野雷说道:“将军命我等只需逼她们进入群峰深处,如今我们深入群峰,恐遇不测啊!”

    原野雷看着眼前几百米处正在仓皇逃跑的三人,蒙古族人的傲世情怀油然而生。

    原野雷大怒道:“想我蒙古部族,一路西征南下,如狼驱羊,她们三人近在眼前,却奈何不得,有何面目回去。”

    副手看原野雷气意决然,便不再劝阻,继续标记追进。

    日光烝涌,热气非常,晌午时分,司徒夫人一路退逼到山峰之顶。

    三人从早至今,滴水未饮,粒米未进,一路攀岩附藤,骈体伤狠,二女羸弱,已是身竭力尽,再也无法动弹。

    司徒夫人功力较为深厚,却也不免困顿。

    于是司徒夫人捡一阴凉之处,让二女靠背而坐,休息片刻。

    此时她思绪万千分:“蒙古鞑子,凶残至此,竟然连两个孩子也要穷追不舍,非要致我们于死地,文哥已去,我了无牵挂,倒是文哥骨血断脉我手,于心何忍!”

    司徒夫人转而看着两个娇俏的女儿,不禁黯然神伤。

    正待伸手抚摸小女脸颊,一只利箭便嗖地射到跟前。

    司徒夫人赶紧抓过两女避在岩石下方,由于空间狭隘,为避免伤及二女,司徒夫人则以身躯护住姐妹俩,身边没有武器格挡暗箭。

    一时情急,便捡起跟前那箭枝拼命挥挡,奈何箭雨簇湧,仍旧被一枝利箭射中小腹。

    箭雨一停,司徒夫人当即折断箭身,抓住二女提气纵身往山峰背侧飞去。

    原野雷等人手持弓弩紧追不舍。

    司徒夫人停身落在山峰背侧,却不免掩面而泣:“为什么,上天真的那么残忍吗?”

    原来山峰背侧乃是断背悬崖,高不可测,司徒夫人朝山崖下方望了望,但见烟环淼淼,深不见底,一时激愤,头晕目眩,竟吐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此时原野雷等人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司徒夫人想道:“我身受创伤,难护二女周全了,相拼唯有一死,坠崖尚有一线生机,若天可怜见,自当有命。”

    回头看着二女,两手各摸着二人脸颊说道,

    “玉悠、仙婕,娘亲已经无力保护你们了,你们怕死么?”

    自从看到娘亲中箭吐血,二人早已泣不成声,抽噎地齐声答道:“娘,我们不怕。”

    司徒夫人一把将她们二人的头抱入怀中,母女三人哭声悠荡群峰。

    哭泄之后,司徒夫人放开两女,拉着她们走到崖边。

    原野雷看出司徒夫人的心思,命令不准放箭,只是步步逼近。

    原野雷想要给司徒夫人精神上的最后一击。

    于是大声呼道:“司徒夫人,司徒博文已经被我家将军打死了,经脉尽断,血管崩裂,死状恐怖啊!”

    两位小女听后抽噎之声顿时放声而出:“爹爹!”。

    司徒夫人听后却并无大惊的表情,因为她知道自己心爱的文哥定是使了“万象俱灭”的功夫。

    生死死生,此时司徒夫人已是淡然超泊了!她想起了司徒博文和自己初识的情景。

    “青草曼泥,潇湘河畔,女子划一叶扁舟唱着‘湘女心谣’,一个男子架舟溯来,两舟相遇。

    男子看着戴着斗篷的女子:“姑娘之音,黄鹄啼啭,空灵飘悠,虾游鱼仰,山触河恸。不知在下是否有幸目睹芳容。”

    女子不为所动,男子紧张道:“姑娘,切莫误会,我只是实在好奇,能唱出如此天籁之音的会是什么样的女子呢?”

    女子见男子并无歹心,缓缓摘下斗篷,一袭长发随而顺风飞扬,但见姑娘雪脂凝肤,新丽脱俗,初见刹那,宛若清泉拂面,雪落青山。

    男子痴痴沉醉,女子含羞晕红……..”

    司徒夫人想着想着便也沉浸其中,不自觉地摘下束卷发髻的玉簪,借着崖边的山风,长发飘然,裙扬袖飞,司徒夫人唱起了那熟悉的‘湘女心谣’。

    “濯濯湘水,浅浅鳞光。咿呀摇橹,哗啦流汤。遥遥河山,昭昭我目。”

    轻妙的音符伴着山风的飘悠空灵游谷,山溪忘记了流动,群鸟停却了飞翔,司徒夫人的歌声把人们带到了山水无穷,渔舟翩唱的潇湘河畔。

    原野雷等人虽不知道歌声的含义,但是悠扬凄转的声调却激起了他们思归之情。

    两个女儿从未听自己的娘亲唱过歌曲,今日突然听到如此优美凄恻的歌声,不禁心中大为赞美。

    司徒夫人唱罢,抱着二女毅然跳入深不见底的山崖。

    原野雷目睹三人纵崖之后,不免心中升起一层伤感。

    他走到崖边,右手握拳横斜胸前,做了一个鞠躬的手势,发自内心地对司徒夫人感到钦佩。

    原野雷等人循着标记沿着原路返回,未及回到山底,所有路上所系红绳均莫名消失,所有士兵摸索着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发现又是回到了原地。

    原野雷一时陷入了慌乱之中,最后一行人等在山林之中一个个地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