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都市小说 > 限时蜜爱,总裁强行撩妻100天 > 219对付你这样的女人!只有狠点!才能让你长记性!
    门外的简悠川听出她声音的反常,但也没往别处想。

    “梁少在楼下等你呢,收拾完东西就早点下去吧,今晚天气预报有小雪。”

    叮嘱完,便离开了。

    听到外面脚步声渐渐走远,唐嘉千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

    然而,紧接着,迎接她的是男人肆意的攻占。

    顾斯白一个挺身,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唐嘉千!你特么竟然敢骗我!”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唐嘉千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实在太疼,便用起了激将法。

    “不是嫌我脏吗!你顾斯白还不是真的跟我发生了关系?!”

    哪知,这男人不怒反笑:“要不是真的要了你!我又怎么会到现在才发现,你说起谎来是这么的如火纯青!”

    “梁祁凡根本就没有碰过你对不对!”

    “对不对!”

    他每问一句,力道都会更用力。

    唐嘉千疼的眉心紧皱,咬住下唇,根本就不回答。

    见她这样,顾斯白猛地将她抱起,搂紧了她的腰,“到现在还嘴硬!果真是欠收拾!”

    话落,压向她的唇,敲开牙齿,将她的气息吞噬。

    没有丝毫的怜惜,疯狂的要着她。

    事后。

    唐嘉千气喘吁吁的瘫躺在沙发上,微卷的长发凌乱的散在肩膀,遮住了半边脸。

    两片唇明显已经红肿。

    身上的连衣裙也被男人撕扯到腰间,白皙的肌肤泛着淡粉色。

    微眯着眸看着不远处还没穿衣服的顾斯白。

    因为是背对着,后背上的抓的血痕清晰可见。

    提醒了她,刚才那场情事中,自己是有多疯狂。

    察觉到背后的视线,顾斯白手指夹着烟,放在唇边吸了口,大口吐出烟圈。

    捡起地上的裤子穿上,白色衬衣早已皱褶,领口敞开,露出胸膛上的抓痕。

    走到沙发前,一把将还在休息的女人拽起来,勾起唇角问道:“爽吗?”

    唐嘉千冷冷瞥了他眼,“技术真差!”

    哪知顾斯白却轻蔑一笑:“下次,我绝对会把全程都录下来!让你好特么看看自己是有多/爽,免得又像现在这样嘴硬!”

    话落,将烟头摁灭,双手捧起她的脸,再次吻向她的唇。

    直到把她吻的再也没有力气反抗,才微喘着气将她抱在怀里。

    再次开口,话风已经彻底转变。

    “不想放你走了怎么办?”

    顾斯白的嗓音中夹杂着淡淡的伤感。

    一想起只要唐嘉千从这里出去,就要到另外一个男人怀抱里,明知道他们之间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但那种感觉依旧快要把他逼疯。

    “离开他,我娶你。”

    唐嘉千的心猛地一颤。

    但她仍旧装作不在意的表情,开口嘲讽道:“顾斯白?你是不是肾上激素跑到脑子里了?做/爱做的搞不清楚现状了?”

    “我唐嘉千!婚内出轨!新婚之夜跑去跟另外一个男人做/爱!现在又跟你纠缠不清,难道你就不怕娶了我后,你的头顶一片草原?”

    顾斯白手背的青筋瞬间凸起。

    眸底的怜惜转瞬即逝,不屑的轻笑道:“一句玩笑话,你特么也信。”

    心中泛起苦涩的同时,唐嘉千微微一笑。

    从腰间将连衣裙往上拉,背对着顾斯白整理好衣服。

    “以后说娶我这种玩笑话就不要再说了,被别人听到了,顾大律师你会被笑话的。”

    说完,朝休息室走去。

    从包里拿出粉盒,开始补妆。

    而门外,顾斯白凝视着半闭的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梁祁凡在楼下等了许久,看了看时间,都已经11点半了。

    见唐嘉千还没有出来,只好下了车,准备进去找。

    刚走到门口,便看到那道倩影。

    唐嘉千也看到了他。

    佯装出一副刚忙完工作,又觉得抱歉的表情。

    “对不起啊,马上就要放假了,手里堆积的文件太多了,让你等太久了。”

    梁祁凡却微微一笑,张开手臂将她抱在怀里,“不要跟我说对不起,你加班到现在,也挺累了,我们先回家。”

    “嗯。”

    点了点头,与他手牵手朝外走去。

    身后,转角处,目视着他们离开的顾斯白背对着墙壁,身上依旧是那套保安制服。

    一支烟在手中缓缓燃起,却没有任何想吸的冲动。

    直到快燃尽,才走出大楼。

    脱掉了身上的制服外套,朝马路上走去。

    抬头,却发现天空已经飘起了雪。

    第二天。

    雪依旧还在下,只是变成了鹅毛大雪。

    苏黎从车上下来时,风有些大,吹乱了她的发。

    但还没等她整理好发,一双黑色皮鞋已经出现在视线中。

    抬头,看到单手为她撑伞的男人,瞬间皱起了眉。

    “走吧,一起进去。”亨利贤直接将她嫌弃的眼神无视。

    这让一旁的陈东看的极为不舒服。

    但又不能说些什么。

    好在苏黎及时开口,“几步路而已,我自己能走。”

    说完,立刻从伞下走开,大步朝黎氏大楼走去。

    亨利贤自嘲的扬起唇角,注视着她绝情的背影。

    而后,又扭头看向对面的马路。

    那辆黑色劳斯莱斯车里的男人已经摇上了车窗,并且启动了车子。

    看到车子远行后,他才收回视线。

    *

    那辆车里,其实坐着的并不是别人,就是沐衍琛。

    杨宇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总裁脸上明显不悦的表情,试探性的问道:“总裁,难道您还不准备公布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恐怕亨利贤那边”

    “陆向凯还没除掉,如果公布出去,就等于把苏黎和暖暖推出去,所以,现在还不是时候。”

    “好吧,我只是担心,毕竟亨利贤这个人,意图太过明显。”

    沐衍琛怎么会不知道亨利贤的意图?

    但比起亨利贤,他最在意的,还是苏黎和暖暖的安全。

    “现在陆向凯那边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亨利贤选择黎氏,就等于是让陆向凯把矛头对准黎氏,这男人向来阴险狡诈,能把陆向凯耍的团团转,自然不容小觑,接下来你通知简悠川,让他多提防点亨利贤。”

    杨宇点头,“嗯,我会通知简副总,黎氏这边就先交给我,总裁你先忙沐氏那边,毕竟夫人她”

    “我知道。”沐衍琛淡淡说道:“有些事情,该来的终究会来”

    躲都躲不过。

    沐氏。

    股东大会上,龚欣以最大股东的身份出席,坐在正中间,一副女强人的姿态。

    因为她手上现在不只是有沐建成给的百分之50股份,还有女儿沐熙璨的百分之15。

    所以,她有十足的把握,在这次选举中,绝对能成为沐氏的新总裁。

    最让人意外的是,她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人——陆向凯。

    众所周知,盛世跟沐氏是死对头。

    陆向凯却出席沐氏的股东大会,这怎能不让人好奇?

    而沐建成,就坐在她的对面。

    眼神淡然的看着变的早已面目全非的女人,以及她身边一脸必胜笑意的陆向凯。

    “身为盛世的总裁,我知道我出席沐氏的股东大会很让大家意外,但是我这次是带着非常真诚的心过来参加的,因为,在座的各位应该很清楚,我们盛世已经拍下了那块商业地,打算与春水苑项目一起进行。”

    “我与龚总是多年的挚交,这次也是受她邀请才过来,因为我准备,等她上任后,与沐氏合作,一起开发商业楼盘,盛世提供地皮,沐氏提供方案。”

    “这样一来,我们两家公司等于双赢。”

    好一个双赢!

    沐建成怎能不知道他的野心?

    打着合作的名义,一步步的将沐氏吞掉。

    所以,当宣布龚欣为新任总裁时,沐建成失望的缓缓闭上眼睛。

    预料之中的结果。

    哪知,就在龚欣站起身接受掌声的这一刻,会议室的门却被推开。

    沐衍琛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进来,表情很淡定。

    “抱歉各位,机场的路上有点堵,来晚了。”

    话落的同时,让出门口的位置。

    一名戴着黑色镜框眼镜,轮廓看起来跟沐建成极为像的男人走了进来。

    龚欣一看,竟然是沐建祥后,突然悬起的心才又放下。

    因为,在她心里,就算沐建祥来了,也是站在自己这边。

    “二叔回来怎么也没打个招呼?我好让熙熙和衍琛一起去接你。”

    沐建祥听后,淡淡的笑了笑,而后看向沐建成,“我今天过来,不为别的,是想当着在座的所有股东面,问大哥一个问题。”

    “之前父亲还在世时,有赠与我沐氏百分之25的股份,先前因为我的心思不在商业上,就暂时交与大哥你管理,但是我记得,我好像并没有把股份转增于你名下,可是为什么?大哥你却连商量都不与我商量,就把我的股份也给了大嫂?”

    “大哥这样做,未免也有点太不合理了?”

    沐建成一听,原本还在犯愁的脸上突然增添了几抹笑。

    而龚欣,却在听到沐建祥的话后,表情微微一愣。“二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要将原先交与大哥管理的股份,转增与我侄儿衍琛名下。”

    说完,从沐衍琛的手里拿过复印好的文件,命杨宇一一发给在座的股东。

    “大嫂你跟大哥离婚,在法律上来说确实是要分走大哥一半的身家,但是,那百分之25股份并不在大哥名下,而是在我名下,大嫂你是没有权利拿走我的股份的。”

    龚欣表情明显一囧,没想到沐建祥竟然是过来拆台的。

    “二叔凭什么说那百分之25在你名下?”

    沐建祥指了指她面前的文件,“大嫂不妨先看看你面前的文件,看完你就知道我的话是真还是假了。”

    此刻,已经有部分股东看完文件。

    对沐建祥的话自然深信不疑。

    再加上,本来沐氏的大部分股份就在他们沐家手里。

    他们这些小股东,自然不敢开口,得罪任何一个沐家人。

    就这样,原本已经投龚欣为总裁的股东纷纷弃权。

    表示一切都由沐建成定夺,他们不干涉。

    而陆向凯,此刻心里也有些小慌,毕竟他是一个外人。

    纵然再想帮龚欣,也只能沉默。

    所以,会议最后,宣布选举无效。

    股东们离开,陆向凯也灰溜溜离开,会议室只有沐家人后。

    龚欣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拿起文件怒吼道:“就算你有百分之25的股份又怎样!我手上依旧还是有百分之25的股份,再加上熙熙的百分之15,仍旧是沐氏最大的股东!”

    沐衍琛就知道,自己母亲属于不见棺材不落泪。

    打电话给顾斯白。

    让他过来,把关于沐熙璨在未嫁前,无权分配自己的股份的协议书读给了母亲龚欣听。

    以及,提醒她之前父亲与她离婚,所给她的百分之25股份等于无效。

    “凭什么无效!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龚欣这一刻已经失控了。

    平白无故少去了百分之25股东,女儿沐熙璨的股份又不能被她所用。

    好不容易还剩下百分之25,竟然又被说是无效!

    “建成,你说话啊!就算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欺负我啊!我们可是做了30几年的夫妻啊!”

    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沐建成,抬眸看向眼前表情狰狞的龚欣。

    只觉得她,很陌生。

    当着儿子沐衍琛,弟弟沐建祥,以及顾斯白的面,开口问道:“你知道当初离婚,我为什么要给你百分之50的股份吗?”

    “我以为你会把股份给衍琛和熙熙,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为了名和利,不惜挤走自己的儿子。”

    沐建成说完,站起了身。

    走到龚欣面前,语重心长的对她说道:“转增股份的协议书,是假的,所以斯白才会说无效。”

    “假的?”

    这一刻,龚欣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

    当初她还很奇怪,为什么沐建成会那么畅快的给了她百分之50的股份。

    原来后面挖了那么多坑让她跳。

    “沐建成!我没想到你的心竟然会那么狠!”

    走到门口的沐建成却停下,回头看向她,“本来协议书可以是真的,是你让它变成了假的。”

    “什么意思?”

    沐建成没回答,离开了会议室。

    沐建祥也一并离开。

    留下沐衍琛和顾斯白。

    沐衍琛扫了眼母亲疑惑的神色,待顾斯白走后,才拿着那份转增协议书走到她面前。

    翻到中间的第七页,上面有一项内容,虽然很容易让人忽视,但也至关重要。

    “股份不得转增与其他人,否则,将视为无效。”

    龚欣看后,瞳孔放大,身子都开始哆嗦。“我没有转增给其他人,我没有!没有!”

    “如果没有,陆向凯今天怎么敢大张旗鼓的过来?”

    沐家。

    气氛很阴沉。

    自从沐建成回来后,去了书房就再没出来。

    沐建祥得知母亲住院,离开沐氏后,便去了医院。

    客厅里,只剩下沐衍琛一人。

    过了许久,沐建成才出来。

    看到儿子沐衍琛在楼下,才下了楼。

    “这个家,是越来越冷清了。”

    沐建成环视了下四周,开口说道:“跟阿黎结婚吧,把她们接过来住,这里才会有点家的味道。”

    沐衍琛却岔开话题,“您出车祸昏迷的那两年,关于我妈,您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哪知沐建成却摇头淡淡笑了笑:“知道吗?人有时候还不如活的糊涂点。”

    说完,朝窗前走去,看到外面还在下雪,背对着沐衍琛说道:“衍琛,无论她做什么,她终究还是你母亲。”

    沐衍琛回到黎宅后,将苏黎紧紧抱在怀里。

    并没有把今天在沐氏发生的事情告诉她。

    但苏黎能察觉到,他又有了心事。

    不然,不会在接下来的情事中,那般沉默。

    只有不听的索取,没有任何语言。

    事后,疲倦的躺在他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光滑的下巴,“有心事?”

    “没有,睡吧。”

    说完,在她额头一吻,下了床后,又来到婴儿床前。

    凝视着还在熟睡的女儿,突然想起父亲说的,把苏黎和暖暖接回沐宅住。

    念头一升起,又立刻打消掉。

    ——

    两天后。

    关于黎氏与syv合作的消息开始在网上传开。

    不同于盛世那边单方面炒作,这次是syv在官网宣布。

    新闻一出,媒体纷纷大肆报道。

    这让沉寂了多年的黎氏,瞬间成为商圈议论的对象。

    苏黎一时难以适应,毕竟她不太喜欢闪光灯下的生活。

    尤其,两家公司还要进行合作仪式。

    以及各种招标活动,都是需要她一同和亨利贤出席。

    这让本就厌烦的她,更加苦恼。

    “我记得我上次已经跟亨利先生你说的很清楚了,跟syv的合作,我已经全权交给简副总,他会跟你进行交接。”

    亨利贤却不以为然,“苏总你说的是工作上有简副总负责,但是并没有说活动也由他负责,所以,今晚的酒会,苏总你总不能让我和简副总两个大男人出席?”

    苏黎想了想,确实如此。

    毕竟是对方邀请了他们一同出席。

    如果自己不去,反而会落下把柄。

    于是在沐衍琛打来电话,问她今晚有没有时间,为了不让这男人多想,说最近有些累,想早点回去休息。

    听出她嗓音的疲态,低头看了下手中的邀请函,没有强求。

    “那你早点回去睡,不用等我,我今晚可能会回去的很晚。”

    苏黎点头,“嗯。”

    结束完通话,她竟然有种做贼的感觉。

    所以为了减掉这种负罪感,她又叫上唐嘉千一起,最起码有个伴,不是跟亨利贤单独出席。

    到了酒会地点,位于二环内的国际酒店后。

    早已换好礼服的苏黎和唐嘉千一进会场,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毕竟,黎氏最近风头正旺。

    因为是高端酒会,私密性极强,入场不得带任何通讯设备。

    再加上没有记者出席,苏黎才会存在侥幸心理,觉得不会被沐衍琛发现。

    哪知,亨利贤刚走过来,挽上她的胳膊,准备带她认识更多来自海外的投资商时,沐衍琛和顾斯白已经走了进来。

    远远瞧见穿着一字肩修身礼服,与亨利贤站在一起,端着酒杯跟那些投资商有说有笑的女人。

    不是说最近太累,要早点休息吗?

    沐衍琛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好在被顾斯白及时拦下。

    “沐,你可别冲动,说不定是苏黎她是怕你多想,才会瞒着你跟亨利贤一起来参加的。”

    话虽如此,但他也清楚,沐衍琛此生,最大的忌讳就是——欺骗。

    不远处的朵惠就站在陆向凯身边,一身火红色深v礼服,再加上妖艳的妆容,吸引的多数男人都蠢蠢欲动。

    但她却无暇应付那些男人。

    从沐衍琛进来的那一刻,她就无法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所以,当看到沐衍琛眸中的诧异时,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苏黎隐瞒了他,偷偷出席这场酒会。

    不然,他不会这般神色。

    一想到这里,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

    然后踮脚在陆向凯耳边低声说完自己此刻的想法。

    果不其然,陆向凯也赞同。

    毕竟,他也看亨利贤不爽!

    没想到syv竟然派了一个假的亨利贤给他,供吃供住,还特意贡献出自己女儿!

    到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

    偏偏让黎氏捡了个大便宜!

    苏黎跟沐衍琛的关系,虽然隐瞒的挺好,但这个圈的上层人都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

    所以,syv跟黎氏合作,就等于跟沐氏!

    再加上龚欣那个蠢货,竟然连协议都不看!

    百分之50股份成为了泡沫!

    陆向凯是想起来就生气。

    所以,既然今晚有机会挑起亨利贤和沐衍琛的争端,他又怎么肯放过!

    苏黎那边还浑然不知,跟亨利贤继续游走在各大投资商之间。

    好在亨利贤这人比较绅士,帮她挡了不少的酒。

    几轮下来,见亨利贤喝的差不多后,才趁一个空档,开口对他说:“谢谢你帮我挡酒。”

    “不用谢,这是身为一个男人应该为女人做的。”

    说完,感觉到身体有点异常,看了眼手中的酒。

    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苏黎瞧见他眼神有些浑浊,“怎么了?是不是喝太多?我去给你倒杯水?”

    话刚落,正准备转身,却被男人一把拽住手腕。

    “喝再多水都不会管用。”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的酒被人换了。”

    “换了?”苏黎正要问换了什么。

    亨利贤已经攥紧了她的手腕,“先离开这儿。”

    说完,拽着她大步朝电梯口走去。

    沐衍琛一直都在注意他们这边的动向,只不过喝了杯酒的功夫,苏黎和亨利贤竟双双不见。

    去哪里了?

    搜寻了下四周,都没有他们的踪影。

    这时,朵惠见时机正好,便招呼刚才那名倒酒的服务员,让她开始散播消息出去。

    不一会儿,沐衍琛就听到旁边的几个人议论。

    “难怪黎氏能跟syv合作,原来是钓到了syv的继承人!”

    “可不是吗,都说这个亨利贤表面上是syv的副总,但其实就是老总的小儿子,瑞士那边的朋友说,syv老总对这个小儿子是极其疼爱,基本不让他曝光,都是私下培养,大儿子莱恩只是空包弹!”

    “真的假的?这样一来,黎氏岂不是一步登天了?”

    “何止一步登天?你没瞧见刚才亨利贤看苏总那眼神?这俩人之间,明显是有戏!”

    “刚不是还有服务员瞧见了?他们一起去了搂上的客房,这孤男寡女的去客房,想想都知道是去做什么了?”

    沐衍琛已经听不下去。

    脸色发青,攥紧了手中的酒杯,却始终没有任何举动。

    他就那样坐在角落里,眼神淡漠的扫了眼周围。

    直到20几分钟后,苏黎和亨利贤还是没有出现后,才站起了身。

    *

    而顾斯白,此刻早已经把唐嘉千拉到了洗手间。

    将她的礼服撩起,没有一丝前奏,直接将她摁到墙壁上,从背后

    唐嘉千心里早已经把他骂了无数遍!

    自己只不过是过来陪苏黎参加酒会,哪里会想到遇到他?

    简直衰到家!

    顾斯白察觉到她的分神,猛地用力!

    然后在她耳边低声提醒:“我警告过你多少次?除非我在!不然绝对不能跟陌生男人喝酒!你特么的什么时候长过记性!”

    “我没喝多少啊!只不过才两杯!你至于这样吗!”

    “怎么不至于?大冬天穿成这样,就怕那帮男人不知道你胸/大是吗!”

    唐嘉千顿时觉得这男人就是胡搅蛮缠!

    “这是很正常的礼服!我又没漏/胸!也没露大腿!”

    话刚落,换来的是男人更深的惩罚。

    “顾斯白!你大爷的!”忍不住闷吼:“轻点不行吗!”

    顾斯白冷冷一笑,抓紧了她的肩膀,“对付你这样的女人!只有狠点!才能让你长记性!”

    说完,扳过她的头,堵住了她所有的语言。

    沐衍琛那边,已经乘电梯来到亨利贤所在的楼层。

    问过了前台,说亨利贤所定的房间就在这一层。

    走到那间房外时,站在门口握紧了拳头。

    很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依稀记得,十几年前,朵惠告诉他自己母亲跟陆向凯有染。

    起初他还不信,但是当他踹开办公室门,亲眼目睹到衣衫不整的男女,正在沙发上做那种事情后。

    从此,那一幕便成为了他心间永久挥之不去的梦魇。

    此刻,他又面临这种选择。

    是选择相信,还是推门而入?

    纠结了片刻,最终,他还是选择敲门。

    洗过冷水澡,正在打着喷嚏的苏黎,身上只批了件浴袍。

    头发湿漉漉的还没有擦。

    听到敲门声,以为是服务员送来了预防感冒的药。

    马上走过去打开了门。

    可是当她看到门口的男人,刹那间,就瞪大了眼睛,“衍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