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都市小说 > 一见倾心,抢来的老婆有点甜 > 第88章 男人和女人最喜欢做的事
    霍之卿虽然与人在谈事情,但他眼角的余光的视线从未离开过对面房间的夏翩。

    她将身子隐在窗户后面,时不时地伸手‘抽’桌上的纸巾,让他不难猜出,她在哭。

    意识到这一点,霍之卿的心头一滞。

    只是,让他费解的是,她为什么要哭?

    谁惹她了醢?

    之谨?

    一想到这个可能,霍之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他突然沉下来的脸‘色’让对面坐着的男人一下子就‘蒙’圈了,他刚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么?霍先生怎么突然变了脸缇?

    再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坐在对面的男人,见识了霍之卿脸‘色’从缓和、‘阴’沉、冷厉、到森冷的变化。

    他内心惶恐不已,硬着头皮出声问道,“霍先生,是我哪一点说得不对吗?”

    霍之卿看向他,冷声道,“你继续。”

    继续?

    那男人看着他一脸的‘阴’鸷,犹豫了半响,还是硬着头皮把接下来的计划都说了。

    霍之卿听了,给了点意见,然后就让他走了。

    待那男人走了之后,霍之卿索‘性’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立在窗前,‘阴’鸷的眸子看着对面正在灌酒的某个小‘女’人,抄在‘裤’袋里的双手缓缓收紧。

    该死的,她竟然敢喝酒!

    然而,更让他生气的是,对面的霍之谨不但没阻止她,反而和她碰起杯来。

    两人喝得那叫一个畅快,时不时地还传来几声欢声笑语。

    于是,老男人的脸更冷了。

    很快,夏翩就醉了,趴在桌子上,连头都抬不起来。

    当看到霍之谨去抱她,老男人不自觉眯起了冷眸,转身叫来了服务生。

    “把霍之谨给我叫过来。”

    “是。”

    ……

    霍之谨抱着夏翩进了霍之卿的房间,一看到他,就像是见到了救星。

    “哥,好巧,你也在这儿。”

    霍之卿看他一眼,就将目光看向他怀里的夏翩,眸‘色’极深。

    薄‘唇’微启,嗓音沉得厉害,“怎么回事?“

    “翩翩吗?”霍之谨无奈解释,“不能喝酒,还非得跟我喝,一杯而已,就醉成这样。”

    霍之卿暗暗咬紧了牙槽,没有说话,而是直直地盯着那张因酒‘精’的作用被渲染的小脸,剑眉紧皱。

    恰这时,霍之谨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整天就知道催,催命呢。

    心里虽这样想着,但他还是将夏翩递给霍之卿,霍之谨一边转身朝外走一边回头说,“哥,麻烦你把她送回去,我现在有急事,得赶去机场。”

    话音未落,他人已经跑出很远。

    而房间内,霍之卿看着歪歪扭扭倚在他身上的‘女’人,狠狠地咬牙,“你这个……”

    “唔……“原本一动不动的夏翩,突然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醉意朦胧的双眼缓缓睁开。

    看着眼前的男人,夏翩费解地皱了眉头,“你你……“

    酒‘精’的作用,让她站立不稳,在他的身上东扭西扭。

    霍之卿暗自咬牙,一把箍住她的小腰,将她固定在他的身前。

    “我怎样?“他问她,嗓音带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此刻的夏翩,醉得一塌糊涂。

    现在的她,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霍之卿。

    她就这样直勾勾地看着他,半响之后,微微皱了眉头,不满地质问他,“你是谁?为什么和那个老男人长得一模一样?“

    老男人?

    霍之卿皱紧了眉心,“他是谁?“

    夏翩张嘴‘欲’说,但又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立马冲霍之卿神秘一笑,“这是个秘密,我不告诉你。“

    “……”

    霍之卿体内有一股冲动,他真想一把掐死她。

    在他面前,竟然还藏着一个秘密。

    更让他窝火的是,这个秘密还是属于一个老男人的。

    老男人,男人……

    “你这个‘女’人,你竟敢……”

    “嘘,”夏翩无视他的怒火,将食指放在‘唇’边,然后抬手,轻轻地抚上他因生气而紧绷的脸庞。

    “你真的好像他。”虽然醉了,但此刻,她呢喃的神情却前所未有的柔和,那双因酒‘精’有些‘迷’离的眼眸,也带着浓浓的爱恋,“就连生气时候的样子也一样。”

    他低头,垂眸凝着她,低低地问,“他是谁?”

    嗓音不再冷厉,稍微放软了许多。

    对此刻醉酒的夏翩,最好的方式不是硬碰硬,而是……徐徐‘诱’之。

    果然,夏翩吃了他这一套,笑眯眯地看着他,反问一句,“你为什么这么好奇?是想知道我的秘密么?”

    “嗯,很想知道。”

    “嘻嘻,”夏翩朝他勾了勾手机,笑得一脸妩媚,“耳朵给我,我告诉你。”

    看着她妩媚的小脸,霍之卿的喉结不自觉地耸动一下,他想亲她。

    但他更想知道她的秘密。

    于是,强忍着亲她的冲动,他缓缓将耳朵伸了过去。

    夏翩微微踮起脚尖,将嘴凑到他耳边,就在霍之卿以为她要告诉他的那一刻,一阵啃咬的痛传来,让他痛得闷哼出声。

    这个‘女’人……

    他猛然抬头,黑眸看着眼前那个已经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眼里喷着火。

    她竟敢,咬他!

    夏翩一边放肆的笑一边冲他做鬼脸,“我不敢咬他,还不敢咬你么,谁让你长得和他一样,活该……“说道这儿,她打了个酒嗝。

    打完之后,她还特嫌弃自己的用手挥了挥,小鼻子皱了皱,说了一句,“好臭!”

    “……”

    霍之卿咬紧了牙关,微微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然后大步走出了房间。

    这个小东西,回去再收拾她。

    突然被抱起的夏翩,在瞬间愣神之后,突然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她一边挣扎还一边大叫,“你这个流氓,你……你快放我下……去,我告诉你哦,你敢不放我下来,我就打……”

    霍之卿根本不理会她的大叫,抱着她一路大步而行,穿过长长的回廊,走到了大‘门’口。

    闻声而动的宁湘看热闹不嫌多,提着大裙摆跑了过来。

    当看清了霍之卿怀里抱着的那个‘女’人时,一张嘴立马变成了‘o’字型。

    “什么情况?”她小跑着跟在霍之卿身边,兴奋地问,“这‘女’人不是之前那个和之谨吃饭……”

    “以后再说。”霍之卿打断她的话,“帮我把车‘门’打开。”

    宁湘一边给他开车‘门’,一边拿眼睛扫着夏翩,见她喝得烂醉,忍不住‘啧啧’出声,“一壶酒,和之谨两个人分,竟然还能喝成这样,真是……”

    十岁的宁夏能喝倒她十个。

    霍之卿将夏翩放进副驾驶座,用安全呆固定住她东倒西歪的身子。

    “这行么?”宁湘担心地问,“不然在我这边住下算了,等她酒醒再说。”

    霍之卿将车‘门’关上,随即上了驾驶座。

    他一边启动车子一边看向宁湘,“我之前给你说的事,你得放在心上。”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自然会帮你‘弄’得妥帖。”

    “嗯,走了。”

    “哎,晚上悠着点,别‘弄’疼人家小姑娘。”

    霍之卿淡淡地扫她一眼,随即开车离去。

    ……

    黑‘色’的悍马极速地行驶在深夜的主干道上,驾驶座上开车的男人一直不放心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视线不时地看向她。

    开始,她嘴里还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开到一半的时候,她就将脑袋靠在车窗上,一动不动。

    霍之卿有点担心,将车靠在路边停了下来。

    他倾身过去,大手扣住她紧紧贴在车窗上的小脑袋,扳正了之后,借着车外的路灯,这才发现,她睡着了。

    害怕会着凉,霍之卿伸手从后车座拿过他的西装外套,给她盖上。

    他动作放得很轻,生怕将她吵醒了。

    他真的不敢保证,吵醒之后,这个醉酒的小疯子又要闹什么。

    此刻的霍之卿才发现,对醉酒的夏翩,他丝毫没有办法。

    既狠不下心来,又不舍得对她怎么样。

    说道底,他是已经将她疼进了骨子里。

    静静地看了她片刻之后,霍之卿再次启动车子,朝着幻城公寓开去。

    不久之后,他将车子缓缓驶入车库。

    将车子熄了火,霍之卿下了车,绕道副驾驶座,打开了车‘门’随手解开了夏翩身上的安全带。

    没了安全带的束缚,夏翩整个身子就朝着他歪下来。

    霍之卿伸手,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从车里抱了出来。

    就这样一路抱着她进了电梯,直上十二楼,开‘门’进公寓的那一刻,原本安安静静窝在他臂弯之间的夏翩,发出一声痛

    苦的低‘吟’。

    霍之卿大步走进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见她拧着眉头在哼唧,便低低出声,“怎么了?“

    ‘迷’‘迷’糊糊的夏翩,仿佛听见熟悉的声音。

    那个声音,是她心头念着的,于是,便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卧室内,灯光有些刺眼。

    眼睛睁开的那一瞬间,灯光刺得她难受,于是夏翩又将眼睛闭上了。

    但过了一会儿,她又睁开了。

    这一次,她好受了许多,抬眸看着俯身在她眼前的男人,眼睛眨了又眨,就在霍之卿以为她认出他来时,就听见她轻轻说了一句……

    “我想喝水。”

    “……”

    霍之卿咬了咬牙,最终是抵不过她那双渴求的小眼神,起身出了卧室。

    他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瓶矿泉水。

    她不在,家里连热水也没有。

    见他拿了水过来,口干舌燥的夏翩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

    霍之卿拧开瓶盖,将水递给她,夏翩接过之后,直接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了大半瓶之后,她将水瓶递到霍之卿面前,嘟着小嘴开始抗议,“我要喝热水,不喜欢凉水。”

    霍之卿看着被她一口气喝掉半瓶的水瓶,拧了眉,“还渴?”

    “不渴了。”夏翩立马咧嘴笑了,“我喝饱饱了,给你喝。”

    霍之卿扫她一眼,将水瓶放在一旁,俯身弯腰,想去给她脱鞋子。

    但不料刚一碰上她的脚,她的两条‘腿’就使劲地蹬了起来。

    毫无防备的霍之卿,就这样被夏翩使劲蹬了一脚。

    看着被蹬的地方,那脏兮兮的脚印,让霍之卿咬牙切齿,“你这个……”

    他话刚开口,夏翩就笑了起来。

    仿佛是被他狼狈的模样给逗乐了,夏翩笑得很欢,一边笑还一边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滚到了‘床’上。

    她一边滚一边用手指着霍之卿‘阴’得要下雨的脸,幸灾乐祸,“谁让你长了一张老男人的脸,我就踢你,我还踢。”

    她说着,抬起‘腿’就朝霍之卿踢去。

    而这一次,她没这么好运。

    见她的‘腿’踢过来,霍之卿大手一伸,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她的脚丫子。

    白嫩的脚丫子就这样被他握在手里,与他男人的肤‘色’形成鲜明对比。

    他眸‘色’一身,握紧了她的两只脚踝,一个使劲,夏翩就像只小猫似的,被他拽到了跟前。

    夏翩也没挣扎,就这样看着他,‘迷’离的眼眸中透着几分好奇。

    她仰着脸,问他,“你想对我做什么?”

    霍之卿俯身压下来,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将‘唇’紧贴向她的耳际,低低出声,“男人和‘女’人最喜欢做的事。”

    说着,他低头,作势要亲上夏翩的‘唇’。

    但就在即将挨上的那一刻,夏翩开了口。

    她说,“可你不是我的男人。”

    “……”

    霍之卿所有的动作都停了。

    他微微抬高身子,直直地凝着她绯红的小脸,然后‘阴’恻恻地问,“我不是?谁是?“

    “那个和你长得一样的老男人啊。”夏翩很干脆地说道,“他很霸道的,他不允许我靠近别的男人,所以你还是快点走吧,别被他逮住了。”

    好!

    很好!

    又是一个老男人!

    此刻的霍之卿已经完全能够肯定,夏翩嘴里的‘老男人’就是他!

    虽然听她亲口承认他是她的男人,但霍之卿却高兴不起来。

    他低头问她,声音不爽到了极致,“我真有那么老?“

    夏翩立马摇头,纠正他的错误,“不是你,是他!”

    “那我呢?”霍之卿还隐隐有所期待。

    夏翩静静地看着他数秒之后,就在霍之卿以为她能说点让他愉悦的话,谁知……

    “你和他一样,都是老男人!”

    “该死,”霍之卿一声挫败地低吼,“你这个坏‘女’人,我哪儿老了?”

    见他突然就发了飙,不明白状况的夏翩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她就瘪了嘴,一副委屈得不得了的表情。

    “你凶我。”她嘟着嘴儿,委屈地控诉,“我说错了什么,你本来就老……”

    “……”

    面对醉酒的夏翩,霍之卿完败。

    此刻,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封住这张让人讨厌的小嘴。

    于是,不顾夏翩还委屈着呢,一个低头,就攫取了她的‘唇’瓣……

    ---题外话---

    今天八千字加更,还有三千字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