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武侠小说 > 命中逆 > 第二百七十四章 身在何处?
    季无涯心悸不已,默默的看向那漆黑无比的山洞之中,仿佛在那深处,那种滔天之恨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的深刻。

    那种恨意,对他来说,今生难忘……尤其是似乎对于他这里,竟然存在着一股针对之意,虽然不是很明显和执着,可仅仅是露出那种敌意,就让他于那一瞬间感受到了生死危机。

    若是被吸入到那山洞深处,恐怕十死无生。

    默默中,他一阵恍惚,同样的这恨意让得他刻骨铭心,尤其是那刻刀,最后还在刻时,却无形中被一股力量直接蹦碎。

    那股力量在无形的刻刀刻字时一直都是存在的,可操纵刻刀的力量和意志,显然只能写下那五个字,而再想继续落下,刻出其他字,终究无法实现。

    虽那淡淡的痕迹无法看清,甚至连白痕也不算,只是白水过处罢了,可在他的心中,在那心悸和沉默中,他清晰的明白……那刻刀,想要做的,是在那些灵牌之上……刻下名字!

    刻下死去之人的名字,即便是无名宁弑天,可……终究还是想要留下名字,让后代世人知晓他们,而不是空留灵牌却无尊位。

    劫后余生,季无涯不知是被那恨意还是被那苍凉感染,心中莫名的蒙上了一股悲怆。

    他记得,不久前也有一股恨意,如此的强烈,让得他回想起来,整个人都要深陷其中,难以自拔……那是……“仙人必须死!”

    是当初于那八十一层戮仙塔中,他感受过的强烈意志,让他一想起来便全身悚然,何为仙?为何仙人必须死?!

    为何,宁愿死后无名,也要去弑天?天,只是代称,还是天地大道确有其形?

    他不明白,甚至在仔细思索中越加的迷茫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境地遭遇,才会产生这样的恨意?

    两种恨意,不能相比,但却都冲击着他的心神,摇曳中他的情绪呈现出剧烈的波动。

    “哎,你怎么了?”

    娇声惊吓蓦然传出,使得季无涯瞬间回神,这才想起,之前竟是一女子救了自己。

    他转头,恰好看到那身材有些娇小,大眼睛带着打量和惊恐之色看着他的女子。

    季无涯有些心中有些复杂,看来那山洞中一直跟在他身后,弄出诡异动静声响的就是这眼前女子,并且……他也看到了,这女子竟是一直兔子所化。

    这应该就是妖兽化形吧!但听闻,这需要妖兽实力达到一种程度才可,难道这眼前柔柔弱弱,甚至表现出胆惊害怕模样的女子,会是那种凶兽么?

    “多谢!”季无涯抱拳,向其一拜,态度诚恳真挚。

    只见季无涯深深一拜,缓缓起身后,女子吐了吐舌头,警惕和害怕之色也顿时消弭,只是那一双眼睛,再次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季无涯。

    待得他完全直身时,那女子注视向了他的双眼。

    二人在这一刻对视,季无涯眸子波澜不惊,宛如两汪深潭一般,虽不深邃可却带着一种难言的吸引力,让人情不自禁被牵扯其中难以自拔,他也在同一刻,打量着这柔弱女子。

    女子的眼睛十分灵动,甚至可以说,其中带着十分明亮的光彩,夺目灿烂,又纯净无暇没有丝毫的杂质,看着季无涯时,虽是打量可却更像是接触新鲜之物一样。

    突然,那女子如若娇羞一般,霎时低下了头去,不敢再去直视季无涯的目光,反而变得有些忸怩了。

    女子眼睛眨着中,双颊竟是有些红润,更觉心口砰砰乱跳,只是心中暗暗道,

    “怪不得主人说眼睛是天下最灵性之物,这人的眼睛好迷人啊。”

    季无涯不知女子为何低头,但将女子的举动一一收入眼中,推断中倒也知晓,这女子应该是个性格柔弱之人。

    “小姐,不知此地……到底是何处?”季无涯开口,向女子询问道。

    “啊,这里啊?这个,主人没和我说过,这是哪里……但你看周围,这里是一处山洞啊!”

    女子眼中露出思索,但却迷茫,对季无涯说道。

    季无涯眉头微蹙,可对方也不似撒谎,只是这些问题确实亟待解决,他又不甘心。

    “实不相瞒,之前我身受重伤,记得是在一处山林之中,可醒来便是在此地……只记得当时有一种如从天空中摔下来的感受,希望小姐你知晓哪里有符合这种条件的地方,还请告知!”

    女子听得季无涯话语中带着的焦急,以及一丝急切之意,登时有些无措,大眼睛眨动间竟弥漫出了些水雾,如同委屈一般,大幅度的摇头,

    “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我跟从着主人,只记得有记忆开始便是这里了。”

    女子摇头中,那委屈更重,径直转过了身去,背对着季无涯,依稀中,好似有泪珠滴落砸在地面的声响传出。

    季无涯虽然焦急,可对女子却并无责备之意,此刻见到对方这般,心中发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了,只能僵僵的站在那里。

    片刻后,那女子微微震动的身躯停了下来,也不再有什么异样的动静,缓缓转身过来之后,看向季无涯,双目红红的,让人怜惜不已,

    “公子,我真的不知道你所说的事情,是主人让我过来接你的,若是我再晚来一步,你彻底走入那山洞深处,我可真的救不了你了。”

    梨花带雨,娇媚明眸,更有一种别样的姿态,而季无涯身心全然放在女子的话语上,倒是没有太过关注仪表,只觉此人心地善良,娇弱柔和。

    沉默一会,他大概理清了一些思绪,也许此地的事情,只有这女子口中的主人,才是一切的关键。

    找到了目标,心中顿时充满了斗志,加之对于大虎等人安危的挂念,他直接向前一步,再次拜道,

    “还请小姐,带我去见你家主人!”

    其实,如今之势,已是人在屋檐下,虽不知是福是祸,都要走上一遭才行。

    女子轻咬朱唇,然后咯咯一笑,巧笑嫣然,如绽开了万千明媚,

    “公子随我来,不用着急,主人她这几日一直在说,在等一个人,想必那人就是你了。”

    “在等我?”季无涯有些不解,问道,脚下已经跟上了女子的脚步。

    “可以说是你,毕竟你是最近这些日子中我见到的第一个人,以前主人也说过,只是好久好久都没人来过了呢!”

    “那以前有人来过么?”

    女子蹦蹦跳跳的,显得十分欢快,速度却是奇快,季无涯只是普通走路竟然跟不上,只能动用一些肉身之力,这才勉强跟在她的身后。

    “有啊,有过几个人。”

    “那是……多久之前?”

    “多久么……不清楚了诶,几千年?几万年?还是更长,我也记不得了啊!”

    季无涯听到此处,身体一僵,直接停在了原地,几千几万年……

    他只感觉,脑海中如有惊雷乍响,使得那稳定了一些的神魂如受到了刺激,无法控制的痛楚蔓延出来,让得他呼吸急促起来,身体不住的颤抖。

    这时间的久远,让他无法想象,更有一种荒诞和骇然从心底弥漫出来,扩散心神中,难以置信更伴着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短暂的空白,他再次回神,强忍住那痛苦,紧紧要着牙齿中再次跟了上去,只是脑海中一直都回荡着女子之前所说的话。

    随着他们向着后方走去,渐渐的走到了他最初醒来的地方,那里地面上明显可以看到一个区域,染着血,颜色也更加深了许多。

    那蓝色的光,再次涌入到季无涯的眼中,将他从那失神的状态中拉回来,那蓝色的光,从山洞四周散出。

    待得他看去,那散发出光芒的地方,正是一块块的蓝色的宝石,点缀在山洞的四周,将那黑暗驱散,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象。

    越向里面走去,那蓝色的宝石越多,光芒也就更加的明亮了起来,四周与他刚才所走过的那漆黑的山洞区域不同。

    相比于那种压抑,此地更加的开阔了许多,使得紧绷的心神可以放松下来。

    而那走在前方的女子,更加欢快许多,对于这些光芒享受一般,速度更快一些,可在季无涯的前方,竟然化为了一道白光,慢慢缩小中,变回了原先的那兔子的模样。

    雪白的绒毛,大大的红色眼睛,落在地上时,还站了起来,看着季无涯。

    “就要到了,主人一定会很开心的。”

    兔子说完之后,四脚落地,一跳一跳的向前跑去,却是眨眼数丈,转眼没了踪影。

    季无涯深吸一口气,感受着体内恢复了一层的修为,和几乎能够动用全盛时六成之力的肉身,他粗略估计着自己此刻可以发挥出来的实力。

    没有蛮神纹的加持,不能动用两种力量,踏歌剑法的剑种也是暗淡无法动用,他的这些手段都被限制,无法施展出来,无疑将他削弱到了极致,可并非说他没有一拼之力!

    按捺中心中的这些想法,他再次加速,踏着岩石,看着前方那十分明亮的白色光芒,刹那迈入到了其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