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灵异推理 > 夜半鬼入梦 > 第一章 对峙
    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手中提着便当,快速穿过巷子后,走到了一栋老楼中。他爬到顶楼,刚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忽然止住了手里的动作。

    家里有被人入侵的迹象。

    男人环顾四周,握着门把的手也凝滞住了。他略微思忖了几秒钟,还是选择打开了门,闪身进入屋内,随后将门悄声反锁。

    将便当放在门边的鞋柜上,男人悄无声息的摸出了藏在花盆后面的手枪,静静的穿过走廊,进入了客厅。

    “你回来了。”

    背对着他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子,在听到身后的动静后,他不紧不慢的转过了身。

    看着对方手中指着自己的枪,男子微微一愣,轻笑着推了推眼镜:“陈硕,你就是这么招呼客人的吗?”

    “原来是你。”陈硕见到对方的脸后,有些诧异。知道来人并非警察后,他摘下了帽子,将手枪放在桌上,转身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啤酒,随手丢给了青年:“怎么想起来找我?”

    “我也只能找你了啊。”青年利索的接过罐头,翘着二郎腿窝在沙发上,惬意的喝了一口啤酒,环顾四周道:“我说老陈,空间给你的奖励应该有一百多万了吧?你怎么就租了这么个破地儿?”

    “别忘了我是个逃犯。”陈硕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直勾勾的看着对方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既然你这么痛快,我也就不绕圈子了。”青年正襟危坐,面色严肃,和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判若两人:“告诉我,清哥到底瞒了我哪些事?”

    “阿凯,你想知道这些,可以去问徐真。”陈硕开了听啤酒,将其一饮而尽。

    戴时凯脸上挂着不明意味的笑容,他一边把玩着桌上的玻璃球,一边懒洋洋的说道:“徐真哥这个人,你也了解的:软硬不吃的主。他一定是受清哥所托,才会对我绝口不提那些事儿。只要他不想说,就算你撬开他的嘴,也问不出什么来。”

    玻璃球滚落在地,戴时凯弯腰,将其捡起来,顺着桌面滚到了陈硕面前:“至于雨轩,他可是个超级黑客。想查出他的住址,简直比登天还难。相比之下,要找你虽然费劲了一些,但动用我家和老白那边的财力,还是比较容易的。”

    “看来我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陈硕单手扣住滚动的玻璃球,将其丢回了杯子里:“不过你可能要白跑一趟了,吕清到底去了哪儿,我也不清楚。”

    “你是说真正知道内幕的只有徐真哥一个人?”戴时凯抱着胳膊,半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缓缓开口道:“先不说这个,我想问你关于上一次任务的事情。”

    “你是说红月高中?”陈硕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

    戴时凯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字条,递到了陈硕面前:“这是清哥失踪后,我在卧室枕头下面找到的字条,这上面的笔迹也是清哥的。当时我一心一意扑在了他的行踪上,现在想来,这张字条上的内容也很不对劲。”

    陈硕摊开纸条,在上面看到了这样一句话:在任务中只能靠自己。

    “一开始我以为是他在提醒我,不要相信任何人。毕竟咱们区已是今非昔比,想要打压我们的大有人在,自然少不了混进一些细作。”戴时凯看着陈硕若有所思的脸,继续说道:“但是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不对。”

    剖析这句话的意思,一般人确实都会这么想,吕清留下的信息是想提醒戴时凯地方其他人。

    “但如果清哥真的想表达这个意思,直接写:不要相信任何人就行了。他为什么非要拐弯抹角留下这么一句话?”

    以戴时凯对吕清的了解,对方写下的这句话中,应该暗含了其他意思。

    “因此,我有一个推测。结合你们之前的任务来看,清哥也许是发现了什么事情,而这件事事关重大,也许和空间有关……出于某种原因,我猜是空间的威胁,清哥不能直白的将这个秘密告诉我。因此,他才会留下这么一句话。”

    “实不相瞒,在任务里,吕清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令戴时凯惊讶的是,陈硕也得到了相同的信息。

    “我想不仅是我们两个,徐真和雨轩应该也知道这件事。”陈硕看着面前的青年,一字一顿说道:“我想不止我,他们应该都已经猜透了吕清的意思了。至于你,应该也懂了吧?”

    这个秘密只能自己放在心里,不能透露给其他人。恐怕一旦泄露,便会直接遭到空间的抹杀。

    “果然是这样么。”戴时凯的脸色愈发难看,喃喃自语。

    陈硕掏出打火机,将那桌上的字条付之一炬:“是的,所以在今后的任务中,我们只能靠自己了。说起来,也多亏吕清提前发现了这个秘密。不然,恐怕我们日后都得死在空间手里……”

    “红月高中那次任务的记录不完整,我查看了录像内容,关于清哥单人的那一部分,空间并没有直接展示出来。我想知道,他到底干了些什么?生路又是什么?”戴时凯问道。

    “说来话长……”陈硕点起了一根烟,陷入了回忆中。

    李文乔的死让吕清备受打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让他一改当时的颓废,继续走下去,但作为朋友,陈硕明能感觉到吕清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了。

    以往他做事虽然大胆,但却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可是文乔死后的晚上,他便找到自己,说有一个重要的想法需要去验证。

    “什么事?我陪你一起去。”陈硕看着吕清憔悴的面容,开口道:“你现在状态很不好,我不太放心。”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的。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如果明天早上我还没有回来……那可能是我猜错了。到时候你一定要告诉其他人,千万不要接近王雅雯!”

    “你要去找她?”陈硕反应过来以后,大惊失色:“她可是任务中隐藏的厉鬼啊!你怎么敢这么晚去找她?!”

    “我这次去有一半把握可以探寻出生路。”吕清面不改色道:“因此,这趟险还是值得一冒的。”

    “吕清,我知道文乔走了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你也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啊。听我的,再多观察几天,等有把握再去……”

    “我已经给王雅雯发了短信,约她今晚见了。”吕清的脸上写着决绝:“没有退路了。”

    陈硕面如土色,他思考了几秒,立刻说道:“那行。几点?我跟你去。”

    但是最后,吕清依旧拒绝了他。

    理由是他告诉王雅雯,这是一次单独的幽会,除了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如果陈硕跟过去被厉鬼给发现了,届时一旦王雅雯翻脸,二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