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网 > 玄幻小说 > 魔法见闻 > 正文 第六章 地精劫掠者
    夜深了,诺林舒服的躺在浴池里,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随着哗哗的出浴声响起,一直等候在门口的伯爵贴身女仆伊莲捧着一套衣料舒适的内衣和睡袍递给了他。

    点头谢过,诺林换好了衣服,被伊莲引着来到了客房。伊莲安静的守在了门口,没有离去的意思。

    诺林刚开始融入人类的社会,正小心翼翼的触碰和接受着外界。虽然对伊莲的行为不解,不过也没有多说,推开房门准备进去。

    屋子里亮着浅浅的灯光,撩开床边厚厚的帷幕,诺林重重的把自己陷了进柔软舒适的大床。失血的头晕已经舒缓,可精神的疲倦却填满了脑袋。伊莲细心的将屋中的灯熄灭,轻轻的掩上了房门,不一会,房间就陷入了寂静。

    诺林躺在床上已经半睡半醒,所以没有听到窗帘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窗外的月光照进屋中,模糊的映出一个蹑手蹑脚靠近诺林的身影。

    这个身影轻轻的用手挡开遮眼的帷幕,看到诺林已经沉睡,不由的屏住了呼吸,右手高高的抬起。手中的锋利即使在黑暗里也散发出淡淡的锋芒,这个人瞄了瞄诺林的脖子,心一狠,倏的扎了下去。

    这个人左手半抬着,看起来正想捂住诺林的嘴巴。此时却颤抖的停在了那里,因为手下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就在刚才,诺林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敌意。即使这种感觉相比阿什纳要弱小百倍,但致命的气息却萦绕不去,脖子上根根汗毛竖起,险之又险的一翻身躲了开。

    诺林与刺客隔着床望着,嘴中喘着粗气。看到诺林逃脱了偷袭,知道此时已经再无退路,于是飞身向诺林恶狠狠的扑来!

    门口的伊莲听到了声音,已经闯入了屋内,看到刺客手中的锋锐已经扎到了诺林眼前,心中已经对诺林的生命绝望了。

    诺林却仍然像平时那样安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作。刺客身形矫健,还带着硬撼的军中作风,可不知为何,诺林眼中的他却动作笨拙得可笑。

    刺过来的锋锐已经近在眼前,已经可以看到这是一把军用的匕首,如果再仔细些看,甚至可以在黑夜中分辨出匕首上铭刻的字母。

    诺林只是微微一让,这个把全身精神都汇集的一击就如此轻巧的落了空,脸上还未变换出惊讶的神色,便被诺林抄住了握着匕首的手腕,略一用力,匕首就叮叮当当的落到了地上。

    伊莲此时惊讶的小嘴都能排下一个拳头了,却没敢忘记自己的使命,冲过去按住了想要挣扎的刺客,一边低声的和诺林解释到:

    “实在很抱歉,诺林先生,是我的保护不周让您遇到了危险。”一边说着,伊莲口中低低的吟唱起了咒语,随着束缚术的施放,一条漆黑的犹如蛇一样的绳子迅速的爬满了刺客的身体,将他牢牢的捆扎了起来。

    伊莲忍了忍刺客的相貌,有些吃惊,随即对诺林说:

    “这个人的处理我需要请示下伯爵!”说着便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屋子,再不敢离开太远,所以叫过来另一个女仆,让她通知伯爵大人。

    诺林没有看地上躺着的刺客,回到了床边呆呆坐着。

    回想起伯爵的话,自己所在别人面前展示的只有用血液拯救了伯爵之子。伯爵话中的意思应该就是自己在太多人面前展现了自己血液的神奇,引起了他人的觊觎。

    诺林心底有些复杂。

    可不知为何,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仍沉浸在刚才的刺激中,却好像痛饮了一半的美酒一般,兴奋的微微发抖,又带着遗憾的饥渴!

    踏…踏…

    伯爵急匆匆的赶了过来。看到了被绑在角落,面若死灰的刺客,额角青筋暴露,面无表情的走到了跟前,低着头俯视着他,又淡淡的看了一眼掉在旁边的匕首。

    “杰克,你为什么不在岗位,偷偷溜到这里了?”杰克似乎升起一点希望,他知道伯爵是个爱民如子的领主,刚要张口,伯爵却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我看到了什么?你在袭击一个小孩,用应该是在战场上杀敌的武器,去捅向了一个刚刚救过人的孩子?!”伯爵的声音冰寒刺骨,压抑着巨大的愤怒。

    “你的荣耀呢?你的信条呢?你在决定去做这件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会受到何等的唾弃?”说着,狠狠地一脚踹开了已经涕泗横流,挣扎着想要亲吻他靴子的杰克。“铮”的拔出了腰间的佩剑,直着他,冷声说道:

    “我允许你说一句遗言作为你的墓葬铭。”

    诺林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伊莲拉了拉衣服制止。杰克脸上混浊着泪水和鼻涕,惨笑着。

    “自从我的艾玛想要嫁给临街的富商时,我就再也不相信荣耀了,你知道他神奇的血液能够卖多少钱吗?!”哽咽着的大吼着,杰克忽然低下头狠狠地哭了起来,绝望而悲痛,恍若疯狂。

    “你的艾玛?”伯爵冷哼,“你何曾和她表露过心意?你只是个怯懦的可怜虫而已!”说着,剑尖斜指,就要挥下。

    “伯爵大人!”这时一个守城的侍卫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外面有一只地精的军队准备攻城,被斥候发现!”

    杰克听到他的话,忽然止住了哭声,脸上挂着湿漉漉的东西,狂喜的冲着伯爵大声喊到:

    “伯爵大人,就让我在战场上洗刷自己的耻辱吧!!”

    伯爵手臂举的稳稳的,丝毫未动,轻蔑的哼了一声:

    “你?也配?”剑身挥下,脑袋应声而下,带着满脸的狰狞和不敢置信,没了最后一丝生命的痕迹。

    伯爵半跪了地上,伸出手,不顾杰克脸上的污浊,替他合十了双眼。

    “我将仁慈的对待弱者

    我将勇敢的面对强敌

    我将毫无保留的对抗罪人

    我将为守护家园奋战到底

    我将帮助那些需要我帮助的人

    我将忠诚的对待我的朋友

    我将宽恕逝去的人”

    伯爵低着头,认真而又清晰的说完,站起了身,插回宝剑,大步向外走去。

    “可以让我一起去么?”诺林静静的看着伯爵回望回来的脸。

    伯爵看了看诺林,回头对伊莲说道:

    “给他准备一身盔甲。”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请来这边。”伊莲准备引路,轻声对诺林说诺林点了点头,跟着伊莲走去,轻轻避开了杰克闭上了眼睛的头颅。

    来到了伯爵的院子,伊莲先是取出了一件贴身软甲为诺林穿上,又套了一件磷甲,此时诺林已经觉得有点吃力了,伊莲还不肯罢休的想要将一套厚厚的板甲为他穿上。奈何实在太过厚重,而且没有合适诺林大小的板甲,只得作罢,却又不肯罢休的在诺林身上挂了一堆护具。期间诺林挑了一把合手的十字长剑挎在了腰上,却是有意无意的很像伯爵的风格。

    穿戴完毕,诺林随着侍卫来到了城墙上。

    伯爵早已站在了那里,已经换了一身戎装,手里正拿着一个单筒望远镜瞭望着。

    诺林站在身后,向下看去。

    成上下黑压压的一片,大都是四肢瘦弱,绿皮长耳的穴居地精,夹杂着灰黑色,外表粗壮野蛮的熊地精。

    外面嘈杂一片,几个孔武的熊地精骑着体积巨大的矮脚蜥蜴,吓骂着,驱驰着大多身上只挂着几条布片,手里哪个木棒,铁条等杂七杂八武器的穴居地精发起冲锋。

    面对穴居地精近乎裸体的装备,人族的侍卫可谓装备精良,随着弓箭手一轮又一轮的放箭,城墙下已经积满了密密麻麻的尸体和断梯。

    空气中弥漫着咸甜的血腥味,诺林带着阵阵的眩晕感,震撼的看着。相比于杰克的死亡,眼前一条又一条生命悄无声息的逝去,带给诺林更大的震撼。

    伯爵这时将诺林叫到了身边,指了指下面,淡然的说:

    “这就是地精。荒原上强盗,直立行走的地鼠。他们繁殖速度快的可怕,而且什么都能吃。树叶,昆虫,腐肉,没有他们吃不了的,他们想蝗虫一样清扫过每一寸土地,每一处有他们生存的地方都是荒漠。每过一段时间,他们便不得不都会驱赶一部分没用的家伙去送死,以减少人口。要知道,丛林的狼王啃这些绿皮骨头啃的都快发疯了。”

    “这就是大陆种族之间的战争吗?”诺林有些喃喃,“有什么不可弥补仇恨必须要通过战争解决?不同种族的人难道就不能和平生活么?”

    伯爵笑着看着诺林,像看一个幼稚的孩子:

    “战争的理由有太多了,理念?仇恨?掠夺?占领?或者是杀戮的欲望?连人与人之间都可以相互杀戮,何况种族之间?”望着表情不在平静,迷茫中的诺林,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第一次参加战争的样子。心底感慨,平静的说:

    “这里是边陲,而且地精不算什么智慧种族,大多数智慧种族之间还是能维持表面上的和平。”看着诺林望过来的眼睛,又补充道:

    “当然,这些都是靠战争得来的。是人族无数死去战士的尸骨铺就的和平。”

    “如果你有想要贯彻的理念,”伯爵直视着诺林的眼睛,“那就尽快强大起来吧。”

    “想要敌人听话,就要先打的他们怕!”

    城楼上的弓手沉默而有序的将一波波的弓箭倾泻而下,倏倏的收割着大片的生命,城下苍凉的号角声低沉的鼓着,驱驰着绿皮的穴居地精哭嚎着不断地拥上来。

    伯爵眉头紧紧的皱着,这次地精突然的攻城总透漏着丝丝诡异,按照以往,地精即便是想要送死,也不会挑城镇这样的硬骨头去啃,他们更多的是去劫掠村庄或者干脆去丛林狼的猎场打秋风。

    反常必有妖,伯爵和异族前线对抗多年,早已见过太多的场面。

    伯爵指挥有条不紊,我方只不过稍有损伤便彻底瓦解了敌人的攻势。

    随着敌人鸣鼓收兵,这些绿皮的生物像潮水一般退了下去,难以想象在城墙下捐献了那么多尸体后,还有这么夸张的数量。也不得不庆幸他们太过弱小,不然只是一座小城镇的话,恐怕早就沦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